All entries for Sunday 09 January 2005

January 09, 2005

Cutting off Chicken| Day 5

I can't believe that I have only been through this diet for 4 days, I thought this was the 6th day….

List of the food taken today:
two oranges
some potato salad
a piece of bread
a piece of biscuit

waw… that's all….
I gonna have some more oranges later :D


妍媸迥殊与东施效颦

为了给马上要展开的正规论文写作创造一个良好的状态,我决定在这里先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世说新语》上的新发现.

妍媸迥殊 (yαnchījiǒngshū)
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少时挟弹出洛阳道, 妇人遇者,莫不连手工萦之。左太冲绝丑, 亦复效岳游遨,于是群妪齐共乱唾之,委顿而返.

各位看官应该发现了,以上这段文字正说的是我们熟悉的帅哥潘安的故事。不知道古代人真是那样还是作者故意要夸张搞笑,这故事还真挺好玩的。说的是潘安一出街就广受大众欢迎(当然,主要是师奶级的),所以呢丑人左太冲也学他出街,却被大众唾骂了一番,所以只能灰溜溜的回家了.词里妍是美的意思,而媸是丑的意思,合起来就是说美人和丑人所受的待遇定是大不一样的.

对于潘安的“美”作者是颇费了一番笔墨的。他不仅在文章上做了工夫,说这潘郎“妙有姿容”又有“好神情”,脚注中还要标明著名的“掷果盈车”的故事。 “掷果盈车”的典故说潘安每次出街都有一堆师奶带着礼物去追随他,走不久他那车上就满是礼物果品了。而“掷果盈车”这个词,翻译成英文,比较通俗一点的就说是“incredibly handsome”。其实哪有那么incredible,现在隔三差五就新出道两个的男明星受的礼遇比他还好很多呢。就连台北市的市长马英九也被大纪元网站称赞做有“掷果盈车”的外貌哩。我想依此类推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任的国家主席胡景涛也可以带上“掷果盈车”这样的帽子了吧,什么普京,布莱尔也应该不在这话题外吧。政治谄媚也不要这么明显么。

回到《世说新语》的故事上。就因为潘安总是受到这样那样的礼遇,跟他同时代的人物左太冲就坐不住了。刘义庆够狠的,形容左太冲这个人,就两个字“绝丑”。大概他觉得世界上美人有很多种,而丑人全只有一个样吧。说得也是,貌美的人被人看得比较仔细,自然能分出很多品种来,什么“阳光型”,“忧郁型”,“斯文型”,“冷酷型”等等等等.
商家根据自己现在手头上已签约的帅哥们理出了这几大类,而狂热的少女们就根据这些被展现在她们面前的帅哥形象选择她们男友对象,天生不丽质的少男们就只能追随商家提供的线索对号入座,梳某某帅哥那样的头,穿某某帅哥那样的衣服,消费的帐单全又寄回商家那里去。有什么办法呢,生理需要么。这些少年自然比左某人幸运,他们至少有幌子挡着,偶尔也能成功迷惑几少女。左某人生不逢时,他那个时代的商家还不知道给所有人穿上统一的制服其实就是最大的商机,也没能因此改变左某人的耻辱经历。所以那天当左某人学潘安的样子走上街的时候,所有的师奶都朝他吐了一口口水。虽然我并看不出现代少年学偶像明星做派的行为和左某人有什么不同,但我想是因为现代少女也被经济的大轮转得晕头转向的,早就没有了辨别能力,管他是美是丑,那商家告诉她穿这个的就是美,她偏还就相信了,所以现代少年幸免于貌丑歧视。不过其实即使是左太冲也没什么好惨的:一,骂他的不过是一群老太婆,又不是他择偶的对象,这次出行虽然耻辱却并不影响他的人生。二,他的名字连头条都没上,不过就是被刘义庆隐秘的说了一声绝丑,怕什么,第二天天一亮大家就都忘记了。

同样是妍媸迥殊的故事,发生在女人身上可就不一样了。我想不出这世上还有哪个女人比东施更惨?“东施效颦”,她的大名亮晶晶的就写在头版头条上:若把春秋战国时期所有的作品合在一起出一期报纸,把〈庄子〉放在头版上不为过吧;庄子像小报记者一样在标题上点了东施的名与姓,这不是头条又是什么?所以〈庄子〉流芳百世,东施就遗臭万年。一个成功男人背后总有一个倒霉的女人,放在这一对身上再恰当不过。东施不过皱了皱眉,就因为她丑,所有人都说她在学西施,庄子还说了,东施一皱眉,地球都要抖三抖:一抖,所有富人把门关上震动太大;二抖,所有穷人脚一跺把好奇的妻子扯开去的回声太响;三抖,那是无数长得像东施的少女在号啕大哭呢(这一点庄子当然没想到)。这样一来,东施所有的求偶机会都没有了,独处闺中爆发不了,只好在沉默中变态。就是因为东施的故事太可怕,中国所有的女人都害怕变丑,就连商品社会的到来也没能挽救她们濒临崩溃的神经。所以时机一成熟她们就要去整容:“西施有双眼皮吧,我也要一个!”“我要照图片上西施的眉毛纹一个一模一样的!”“什么,隆西施那样的鼻子会有后遗症?我认了!”诸如此类.也不知这叫不叫做“东施效颦”呢?还有的女人,没有在一片喧嚣之中去整容,但她们却也没逃脱对东施命运的永久的畏惧,所以她们有的选择去喝那种用胎盘做的饺子汤以求容颜永驻,这是底版比较好的;另有一种则是无限的在生产猜忌与愤恨,直到把所有除了长相以外其他的美好都破坏了为止——比如说,中国式地离婚。庄子的出发点,也许不是说东施的丑后果有多严重,但在全中国、甚至东亚范围内引起的女性对丑的恐惧却是歇斯底里的。本来嘛,这东施只要一笑,说不定也是一纪阳光少女,被庄子这么一说,咸鱼翻身的机会都没了。就跟如花被吴宗宪在千万观众面前现了一现,整都整不去丑女的名声了。

所以,不需要我总结你们也知道,中国女性的地位自古以来就不如男性,女性没好看的脸就跟生活在精神病医院一样——只能靠激素过活,男性就算是“绝丑”也不过是灰溜溜的回家跟老婆睡(当然现在可不能这么说,50年过后中国待婚女性的人数将大大少于同龄男性,到时候男性灰溜溜了也没老婆可以抱了。活该,谁叫你们写东施效颦,这辈子做女人的下辈子都不敢投这个胎了,万一再变东施还不如让我少活五百年。)所以男性朋友们,恭喜你们,照这种情形下去,再过个一百来年你们就会有一个清净的纯男性世界了。届时不管是美是丑,谁效仿谁,都无所谓了。所谓的“妍媸迥殊”将不过是浩瀚历史中的一砾微尘,不值一提。


January 2005

Mo Tu We Th Fr Sa Su
Dec |  Today  | Feb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Search this blog

Galleries

Most recent comments

  • Democracy is not going well, maybe we should switch back to socialism… by baia azzurra on this entry
  • testing here.. by cloudy on this entry
  • I dont think wedding venues has anything to do with this! :) by Gambling on this entry
  • I dont know if you are but for an ectomorph like me this sounds like great weight gaining advice by kigokare on this entry
  • Good luck with your new blog! by Frucomerci on this entry

Blog archive

Loading…
Not signed in
Sign in

Powered by BlogBuilder
© MMXX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