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entries for Sunday 06 March 2005

March 06, 2005

一日长于百年(转贴)

送给在十字路口迷失的自己.

下班的时候,天空还有些微明。伦敦的冬季,白天短得可怜,下午不到4点天就黑了;这样的薄暮竟是久违的了。这不经意的发现一下子拨动了某种潜伏的思绪,令我有种恍惚纷错的惆怅,就好像这是一个暖暖的夏日午后,自己也正徘徊在陈旧影片的街头。
回家时,走在人流熙攘的街上,这种迷离的感觉来得更加强烈,身边行色匆匆的路人慢慢褪色成布景一样,那些不同肤色的人们和老式的公车熙来攘往,却好像始终隔着层薄薄的空气,将我和这个世界隔开;我混迹在他们中间,思想却被这团空气尘封密闭,甚至肉体也仅在自己的空间里行进,——平行于所有人。微微仰头,触目尽是鳞次栉比的英国旧式建筑,昔日的繁华和今天的喧嚣如此的相似,将近百年的时间和演化消解为零;每一片石墙都仿佛积淀着无数印痕,旧的不曾消褪,新的又叠加其上。一片微明的淡蓝灰色的天穹就是这城市街道的底景,狭窄拥塞反而使这难得的傍晚显得格外明净。
其实,每天都经过同样的街道,却唯有今天象见到新大陆一样,那景象强烈得让人想流泪。(回过头对我的同事说,觉得好象暮春啊,这样的黄昏让我想家。——他应该不会明白吧,但我并不在乎。)
想起曾经看过的一个影片,主人公每天都重复前一天,重复相同的人和事情,在时间的死循环中无路可逃;那种造化的捉弄让人哭笑不得,这一刻想起忽然暗暗的心惊。如今自己孤身漂泊异乡,每天竟然也在重复这样的循环不可自拔;一种沧凉从头顶直灌到脚下。想自己可能是真的老了,会开始莫名其妙的怀念过去,想念华灯初上的长安街,还有每家每户灯火通明的窗。想着想着就觉得自己很悲壮,还有一点点矫情的空虚。望向窗外的一瞬间,有点心酸,好像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碰触了,——好像伸出手,就能在窗畔折一支我家墙角攀援灿然的牵牛花。这是多么奇怪的感觉啊,我只能用生涩的英语对同事说,觉得好象暮春啊,这样的黄昏让我想家。
这异国的天空在彻底黑掉之前,就那样温情脉脉的注视着我,抚摸我的发际和眼角,像母亲也像爱人,我便也满怀感激的徜徉在她的怀抱中,专注的吮吸这难得的温柔;好像有一层润滑的空气的壳包在我的四周,我相信这使我在他的面前独一无二。
很多年前,一个人在大学校园的湖畔独立,曾经为自己的孤独感到骄傲;那样的岁月刻在心底原来从未消失,如今,同一个人就这样在异国的暮色中优雅的流浪着,这样的孤独感是每个人内心深处无法摆脱的吧。在这个有点脆弱的夜晚,回家的路竟然也象流浪,其实我在这里本来就没有家。

03.03.2005
伦敦


March 2005

Mo Tu We Th Fr Sa Su
Feb |  Today  | Apr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Search this blog

Most recent comments

  • a by Alex on this entry
  • ",'' by Karl on this entry
  • 最近看到一句很有意思的话,'A traditional professor always says A, writes B, but he means C, actually, it should b… by on this entry
  • ART…..."The Art of Mathematics"... by on this entry
  • !!! Warwick Math DeptArt,Science(~) by Karl on this entry

Blog archive

Loading…
Not signed in
Sign in

Powered by BlogBuilder
© MMX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