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08, 2005

今天是母亲节

Follow-up to 想送给老爸的东西 from 小雪的后花园

我没有忘记的,今天是母亲节......亲爱的老妈,节日快乐!!!(小雪小声的说,总是有人说我偏心总向着老爸......)

想送给老爸的东西

一本书我最喜欢看的一页是第一页或者第二页上只有一句话,写着“To Stuart, with all my love”,每次看到这样的话都有一种由衷的羡慕,倒不是羡慕这些被赠书的人,而是羡慕作者可以永远这样的一段文字篇章这样的一页来表达对其最爱最重要的人的感情,有点古时皇帝号诏天下立太子封后的架势.
如果我有这样的一页,不管书的内容是英文也好公式数字也好,我一定会用中文写六个字“送给我的父亲”.任何形容词都可以省略了,因为那一页,那个位置,表达了我所有的爱和感激.
我想如果我以后会出书,这是第一动力.看看吧,说不定还和数学有关,管他的呢,我在乎的,只是那一页.

关于文理的胡思乱想

学理的看学文的,就像男人看女人,潜台词永远都是“这个你不懂.”曾经以为自己这辈子肯定是要貢獻给文学了,可是造物弄人啊,如今掉入了数学这“火坑”.熊熊燃烧的数学和公式,燃起了我对生活的一些更深的理解和感悟,似乎多少懂了一些理科人对文科人骨子里的“歧视”.
理科人,简称“理人”;文科人,简称“文人”.
文人觉得理人悲哀,觉得他们无动于情,无动于衷,毫无动情的悲欢,更无法以世人理解的方式去表达,无情入无感出,乃机器也;
理人觉得文人悲哀,黛玉葬花是典型的文人式脆弱,文人们为轻风细雨所动,被落花流水打败,被朝霞晨暮打倒,被夕阳黄昏打倒,此乃“天若有情天亦老”.
理人的生命以一种歇斯底里的方式在探索和创造,不屑于为琐碎动情,更不屑于用文人可以理解的方式表达.因为那些符号和公式,就是他们对生活的表达,而文人们,“这个他们不懂”.
公式是诗,数字是文,无一汉字的篇章也可以让人陶醉,这种魅力,文人们,永远不懂,就像理人们永远不懂为何落花要被叫做“落红”,还“不是无情物”一样.其实是同等的热爱,同样的激情,因为在讲的,都是生活.
左手写数字写公式,右手写文章写诗.突然有一种像做回古人的冲动,学他们“之乎者也”的说话,双面微闭的吟诗作对,那种陶醉,也许是因为那时候人们还没有发明这么多的公式和定律吧.所感所想所悟乃生活的全部,没有任何定理去推翻他们的遐想和假设,也无需证明存在与否,独立与否,答案有很多种,没有对与错,也不需要在规定时间内作答,因为放弃回答也可以是最佳答案.
到底是我越活越回去了呢,还是数学这把烈火把我烧得有点晕头转向了?以为在地上打个滚儿,地球是围着我公转了一周?!

April 03, 2005

想起

是因为距离而选择放弃,还是因为想放弃而选择距离。
当你每天对自己说10遍“我爱这个人”的时候,你就会真的爱上他。
当你每天对自己说10遍“我不爱这个人”的时候,那其实是你很爱他。

March 08, 2005

神经

祈祷,神经粗如电缆,不为轻风细雨所动,也不畏雷鸣闪电;炼就钢筋不败之身,刀枪不如,无人以伤害.

尘可尘,土可土

缥缈间的尘土,何时沦为绚丽的琉璃,那之唯美的光彩是照亮了黑暗,还是仅仅置为一种空渺的渲染.土之残,尘之渺,似于苍然间之逝者.为之的悲哀而颤抖.琉璃之残,莫于冷艳,也苍凉.
淡者,虽为过客,而不留.

March 06, 2005

一日长于百年(转贴)

送给在十字路口迷失的自己.

下班的时候,天空还有些微明。伦敦的冬季,白天短得可怜,下午不到4点天就黑了;这样的薄暮竟是久违的了。这不经意的发现一下子拨动了某种潜伏的思绪,令我有种恍惚纷错的惆怅,就好像这是一个暖暖的夏日午后,自己也正徘徊在陈旧影片的街头。
回家时,走在人流熙攘的街上,这种迷离的感觉来得更加强烈,身边行色匆匆的路人慢慢褪色成布景一样,那些不同肤色的人们和老式的公车熙来攘往,却好像始终隔着层薄薄的空气,将我和这个世界隔开;我混迹在他们中间,思想却被这团空气尘封密闭,甚至肉体也仅在自己的空间里行进,——平行于所有人。微微仰头,触目尽是鳞次栉比的英国旧式建筑,昔日的繁华和今天的喧嚣如此的相似,将近百年的时间和演化消解为零;每一片石墙都仿佛积淀着无数印痕,旧的不曾消褪,新的又叠加其上。一片微明的淡蓝灰色的天穹就是这城市街道的底景,狭窄拥塞反而使这难得的傍晚显得格外明净。
其实,每天都经过同样的街道,却唯有今天象见到新大陆一样,那景象强烈得让人想流泪。(回过头对我的同事说,觉得好象暮春啊,这样的黄昏让我想家。——他应该不会明白吧,但我并不在乎。)
想起曾经看过的一个影片,主人公每天都重复前一天,重复相同的人和事情,在时间的死循环中无路可逃;那种造化的捉弄让人哭笑不得,这一刻想起忽然暗暗的心惊。如今自己孤身漂泊异乡,每天竟然也在重复这样的循环不可自拔;一种沧凉从头顶直灌到脚下。想自己可能是真的老了,会开始莫名其妙的怀念过去,想念华灯初上的长安街,还有每家每户灯火通明的窗。想着想着就觉得自己很悲壮,还有一点点矫情的空虚。望向窗外的一瞬间,有点心酸,好像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碰触了,——好像伸出手,就能在窗畔折一支我家墙角攀援灿然的牵牛花。这是多么奇怪的感觉啊,我只能用生涩的英语对同事说,觉得好象暮春啊,这样的黄昏让我想家。
这异国的天空在彻底黑掉之前,就那样温情脉脉的注视着我,抚摸我的发际和眼角,像母亲也像爱人,我便也满怀感激的徜徉在她的怀抱中,专注的吮吸这难得的温柔;好像有一层润滑的空气的壳包在我的四周,我相信这使我在他的面前独一无二。
很多年前,一个人在大学校园的湖畔独立,曾经为自己的孤独感到骄傲;那样的岁月刻在心底原来从未消失,如今,同一个人就这样在异国的暮色中优雅的流浪着,这样的孤独感是每个人内心深处无法摆脱的吧。在这个有点脆弱的夜晚,回家的路竟然也象流浪,其实我在这里本来就没有家。

03.03.2005
伦敦


January 30, 2005

春节小语

即将到来的,是我在异国他乡的第五个春节.似乎少了很多该有的一些思乡之情;而关于“每逢佳节倍思亲”的诗句仿佛早已是谈笑间不痛不痒的话题. 繁忙的学业和身边的琐事让我们有些淡忘这个传统节日,也真的没有太多的精力和金钱让我们来渲染节日的气氛.也许春节的意义仅仅是几个朋友可以在一起大吃一顿的借口.

然而,我相信,此时此刻,觉得倍感思念的,是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每逢佳节倍思亲”,在那里,才有它真正的意义.周围的节日气氛,身边的朋友们家人团聚,无时无刻不提醒着他们,远在大洋彼岸,有他们无比思念的儿女.

细细想起,每年和朋友们一起过春节,无非就是一顿大餐,大厨们炫耀一下手艺,偶尔还能吃到老爸老妈寄来的腊肉香肠.过节的感觉,来自于这种朋友们相聚的形式,也许正是这种传统的分享快乐的方式,从真正意义上造就了中华民族骨子里的那种凝聚力吧.

也许想得过于深刻和认真了,只是每每春节到来,我都会有种淡淡的伤感,那种感觉好像就是虽然远离千里万里,却不断有一些情感时时提醒着我去想起我真正属于的地方.我想,这就是牵挂吧;而那个我真正属于的地方,就是家.


January 03, 2005

随新散想

新的生活,也许是个开始,也许本来就是旧时的延续,只是生活永远都是新的。

或者,一切都如其原始,从来就未曾随尘世而改变过,那些所谓的“新”仅仅是人的感觉。

总是把面前的世界看得太认真,总要谈到去“面对”,仿佛眼前的生活有如对手,想去击败,却又害怕被其抛弃。

小心翼翼,本来就一种浪费,使我们失去周遭赐予我们的创造力。

世事万物,却找不到,叫做“净”的,一种东西,或者一种心境吧。更没有必要说到某种幻想来的“静”了。

一整个儿的没劲,不是说这个世界本身,或者,想表达的就是这点儿对宇宙的张狂吧。

一百万亿个细胞,天文数字本来就无聊得不需要去想。

也许就是人的渺小才激起这一百万亿个细胞中的某一些“群体”发起对生活中某些有意义无意义冲击。


November 07, 2004

闪亮的日子(一首老歌)

我来唱一首歌,
古老的那首歌.
我轻轻地唱,
你慢慢地和.
是否你还记得,
过去的梦想.
那充满希望灿烂的岁月,
你我为了理想,
历尽了艰苦.
我们曾经哭泣,
也曾共同欢笑.
但愿你会记得,
永远地记着,
我们曾经拥有闪亮的日子.

November 2019

Mo Tu We Th Fr Sa Su
Oct |  Today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Search this blog

Most recent comments

  • a by Alex on this entry
  • ",'' by Karl on this entry
  • 最近看到一句很有意思的话,'A traditional professor always says A, writes B, but he means C, actually, it should b… by on this entry
  • ART…..."The Art of Mathematics"... by on this entry
  • !!! Warwick Math DeptArt,Science(~) by Karl on this entry

Blog archive

Loading…
RSS2.0 Atom
Not signed in
Sign in

Powered by BlogBuilder
© MMX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