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7, 2009

Chinese women

My grandmother died when I was 9. I have some memories about her, but the memeries is leaving me. I can’t recall the details as I used to. I didn’t meet my great grandmother. I know her from pictures.

When I become a mum, my daughter was born in Britain, so called BBC. She speaks more English than Chinese. What can she communicate with her grandmother? What I can tell my grandchildren about the family history?

I look back to where I come from, recall everything I can rememeber about my grandmother and great grandmother. They are just ordinary Chinese women. I even don’t know my great grandmother’s name. What was her life? What did she think and do?

I am trying to make a story about them based on limited informations.

I call it Chinese women, because that might be most Chinese women’s lives at that time.


May 21, 2008

Wonderful! Warwick Chinese students!

5。12 四川大地震牵动着世界各国人民的心。海外的中国留学生们用捐款的方式,为万里之外的四川灾民奉上自己的爱心和支持。

华威的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在一天的时间里,就在华威大学筹到了1万多英镑的捐款。

如果你看看BBC的报道,会发现,伦敦唐人街的华人们筹得了超过5万镑,而其他学校刚刚统计出来的数字是伦敦大学的4千多镑。

也许数字说明不了什么,多少都是一份爱心。但是,华威的中国学联让我感动,他们不是为了让自己多么成功,只是为了及时地出一份力。华威的中国学生们让我感动,大家没有多余的考虑,只是捐出自己的一份爱心。

那天我要上课,老公和孩子到学校去捐款。没有很多,只有把我们的一份支持和关心奉上。

感谢曾宇,作为学联的主席,无怨无悔地奉献自己的热情和时间。感谢所有的同学,在这次天灾中无私宏大的爱心,让冷漠的情感再次沸腾。

为华威骄傲。


October 23, 2007

与你同行

第十篇 与你同行

旅行中最重要的,不是景色美不美,风土独特与否,最重要的是要有一个好的游伴。

好的游伴会让你一直保持舒畅的心情,去与旅途中的形形色色的人和物交流;好的游伴会化腐朽为神奇,让你的视野满是惊喜;好的游伴,会碰撞你的思想,升华你的感情。

此次旅行,最精彩的,莫过于与心鱼同行了。

就这样随心所欲,目的地是哪里无所谓,计划可以随时改变。有新的发现一拍即合。我喜欢。

我们可以面对面地坐在一起说上一路;也可以分坐前后,为了都能得到美丽的视角;还可以各踞一脚,独自默默的想点什么或者什么也不想。同行的是思想,不是客气。

你喜欢音乐,我喜欢服装。好吧,你去看CD, 我就去看苏格兰格子,节省时间,还互不影响。

不说了。

下次有时间再一起出去玩吧。我期盼着下一次。

后记

短短四天,收获颇多。

很多人和事,还在记忆中停留。

同到高地的那对美国老夫妇,女的曾经做过记者,很健谈。可惜我晕车,在车上睡了太久,错过了交谈的机会。

来自伯明翰的四口之家,虽不是需学问高深之人,但是他们的友好和热情不难看到。

回程的火车上,还和一个犹太家庭坐在一起,他们的冷静,平和让我震惊。那家十岁出头的大女儿,照顾三个弟妹的责任感和热情,让人感动。还抱过他们家那个最小的六个月的男孩子,他的清澈的平静的眼睛吸引着我。

还有在纽卡锁上车的一大堆球迷。那个认真照顾俩个孩子不被人群挤到的父亲,和哪个言谈虽粗鲁但心地还不错的大个子,也不时浮现在我的记忆中。

很多难忘的记忆在旅途中。我收获得远远多于闭门读书四天。

此行不虚。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对这句话有了更进一步的理解。我们所经历的人生也是一本精彩的书,不是吗?

2004年5月7日 星期五 于华威


爱丁堡的停留

第九篇 爱丁堡的停留

返程的路上会经过爱丁堡。我们只有20分钟的停留。可是火车却误点了。

幸运的是(对我们来说, 是幸运的), 到达爱丁堡的时候, 得知有一段铁路需要维修, 我们不能及时坐上火车了. 铁路公司安排我们坐巴士到纽卡锁中转.于是,从北边南下的人们便在火车站排起了没有尽头的长队。

也只有英国人,才会这样平静的在长长的队伍中等待。

我们不是英国人,我们没有耐心。但是,我们有了充足的时间去浏览一下爱丁堡, 这个北方重镇.

爱丁堡的建筑多数是石头的,高大,肃穆。街道也是由大块的石头铺成,给人一种历史的质感。街上多数是买苏格兰格子呢绒和围巾的礼品店。高中低档都有,供不同的游客选择。

眼光还不错,但荷包不太鼓。我看好的东西,价格都不是我所能负担的。只好作罢。

高亢的苏格兰风笛把我们引到了一座高大的建筑前,一个穿着红色苏格兰裙子的先生正在街头表演。

粗狂的格子穿在这个威猛的汉子身上,背景是爱丁堡灰色的石头建筑,这就是苏格兰特色吧。

心鱼建议去一家叫马叟寅(Mussel Inn)的餐馆去吃Mussel. Mussel在上海叫青口,在山东,我们叫做海红。这家店,心鱼陪她妈妈来过,据说很不错。

一进店门,一个中国小姑娘,直接就用中文问我们:“想点什么?”

我们笑了。

她建议说,每样点半份,两个人就可以吃到四种不同的口味。于是我们就有了原味儿的,墨西哥风味而的,印度芥末味儿的和奶油味儿的。好丰盛。也很好吃。那个笑眯眯的中国女孩儿,给人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我最喜欢的,还是那原味儿的。

我们那里是盛产海红的。还有其他的海产品。妈妈会把大锅烧热,把一大盆的海红倒进去,翻炒着,几分钟,海红就熟了,乳白的汁,红红黄璜的肉,黑色的贝壳。不需要水,不需要任何调料,吃的就是这种原汁原味儿的海的气息。

一下子,想家了。


峭壁上的伴侣

第八篇 峭壁上的伴侣

我们来到了大不列颠岛的最北角, 庄阿戈柔特(John o’ Groat).

踩在那厚厚软软的草原上(让我心悸的草原), 海风在猛烈的吹着. 四月的苏格兰还是很冷的. 突然又下起了雨. 雨虽不大,可是又增添了几许寒意。

在海边的峭壁上, 居住着一群白色的海鸟. 也许就是海鸥吧. 只有它们是不受气候影响的. 你会看见他们一对一对的在峭壁的缝隙处(是他们的家了?)依偎着,娓娓倾诉着说不完的缠绵。他们是不会感觉到寒冷的。

- 让人妒嫉。

鸟儿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祖祖辈辈,延续着同样的生活,演绎着同样的恩爱。不会因为生活的单一而厌倦,也不会因为外来的诱惑而动摇。在苏格兰最北的海边崖壁上,我感觉到了爱情的永恒。

永远有多远?

一生一世。

童话故事中,王子和公主总是在经历了种种磨难之后,生活到了一起。未经恋爱的少男少女们便会憧憬轰轰烈烈,久经考验的“真爱”。恋爱中的男女也会因为激情的消退而怀疑感情的真挚。即使是已婚的夫妇,也会质疑自己的选择,因为平淡,平凡的生活。

每每感动于基督教的婚礼,男女双方,在神的面前发誓:我愿意成为他(她)的妻子(丈夫), 无论贫穷,富贵,疾病。我愿意。

但是,还要加上,平淡。

每天,鸟儿互相表达爱意的方式,或许只是互相的偎依,一只虫子,一片叶子。爱意,就在这不变的一天天中永恒。

我只想,偎着老公的肩,问他:早餐想吃点啥?


厚土

第七篇 厚土

当我看到, 生长在岩壁上的草, 我的心在悸动着. 因为那不仅仅是绿色的草, 那是千百年来生生死死的草, 厚重的堆积在一起, 你看不到岩石和泥土, 只有深深浅浅的绿和黄. 一年又一年, 他们在岩壁上自生自灭. 死去的草变成了泥土滋养着未来的生命. 也许长在南方的人会觉得草和树是很普通的, 可是,在我, 草和树是那样的不同.

小时候家里分了一亩地的责任田. 每天放学后, 我会帮着妈妈到地里去拔草. 土地是要长粮食的, 杂草会夺走土地的养分, 拔草, 是决定着粮食收成的一件大事. 但是, 草的生命力是那样的强. 刚刚拔完, 一场雨之后,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种子, 便有茁壮的冒出了生命, 而且很快就会比麦苗长的还要高. 拔草, 便成了每天早晚我们要做的工作. 父母都在村里的工厂里上班, 那是没有节假日的工作. 但是要强的母亲, 不允许自家的地里长杂草的. 一是为了有好的收成,.另外, 没有杂草的土地, 意味着主人的勤劳. 这样的人在北方的农村是受到尊重的. 每次与母亲去田里, 经过几个人家的地头, 母亲总要比较一下这家人的勤劳, 和那家人的懒惰, 以及他们各自不同的生活状况. 告诉我老百姓过日子, 凭的就是自己的一双手.
靠着我们的手和锄头, 我们拔掉了杂草, 从土地里收获着我们的口粮.

母亲来自山区. 那里的生活更艰难. 作为兄弟姐妹中的老二, 母亲只有读到高小, 便开始在家里照顾弟妹. 而当年的父亲是因为家里太穷, 只好到山里去娶妻. 于是, 他们两个人便结合到了一起. 也许他们当初没有什么爱情, 或者说他们的婚姻只是为了传宗接代. 但是30多年来, 父母互相扶持着走过了风风雨雨. 母亲总是知足的比较着今天的富足和以前的贫困. 他们用双手为自己赢得生活和尊重.

姥姥家的山上是梯田, 除了山东特有的花生和地瓜, 还有我们烟台所富产的苹果和梨. 幼时的我, 尤其喜欢在夏天和秋天去姥姥家住. 因为那时候, 意味着漫山遍野的成熟. 我可以随便得吃任何长在山上的东西. 山里的人们是毫不吝惜与客人分享的. 因为每天在山上劳作, 这里的人的肤色都是黑黑的, 女孩子脸上有着健康的红晕.

可是为了从土里夺食, 人们开垦着荒山, 清除着杂草. 尤其是在春天.有时候人们吃完了秋天储存的粮食, 就会到山上去寻找可以吃的草, 还有, 可以用来烧好做饭的草和灌木. 就这样一年又一年. 山变枯了. 你可以责备山里人的愚昧和短视, 不知道环保, 不知道水土保持. 可是, 除了向大自然索求, 人们还能干什么呢? 80岁的姥姥总爱重复着感慨: 当初那么多孩子, 也这样长大了. 每一张嘴都是要吃饭的阿.

为了生存, 人们顽强的向自然索食. 可是, 过渡的开垦, 留下来的是什么呢?

看着苏格兰高地上那积存了千百年的厚土, 我想到了在越来越贫瘠, 越来越有限的土地上耕耘的祖辈.

什么时候, 那里才能重新基起绿色的厚土?


高地之旅

第六篇 高地之旅

第二天一早,到了游客信息中心,又见到了那个声音性感的苏格兰小伙子。心鱼问他有没有去尼斯湖的一日游。他向我们推荐了到最北角的一个路线。我捏了一下心鱼,我们交流了一下眼神,点点头,就是这个了。

半个小时后,我们已经坐到了一个绿色的小巴上。

司机兼导游是一个个子不高的中年女士,驾驶技术好得不得了。在一些崎岖的山路上,她开的极稳。

同行的有一对美国老夫妻,一个来自德国的中年人,一对年轻的,可能也是来自德国,或者是欧洲什么国家的小情侣,还有一个来自伯明翰的四口之家。再加上我们两个,一个来自大陆,一个来自台湾的中国人。这也是一个国际化的旅游团。

天阴阴的,典型的苏格兰春天吧。导游一边驾车,一边给我们讲着沿途的景色和风情。海边的海豹首先让我们兴奋起来。透过望远镜,几十头海豹懒懒得躺在岸边,有的还肚皮朝上,小小的四肢,轻轻的晃着,很是惬意。

很是佩服英国人对动物的爱护。这一路上,我们不时地会停下来,给羊群让路。看到鹿群时,敏感的鹿很快便觉察到我们在偷窥,霎时飞奔而去。导游抱歉地说:“我们打扰了他们的晚餐。”

这种对动物的爱护和尊重是随处可见的. 在华威的校园里, 天鹅, 大雁, 野鸭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水鸟,旱鸟在水中嬉戏,在草地上悠闲的散步. 我们去年住在”湖畔”, 一群大雁,每天早晨从湖边穿过马路,到对面的山坡上晒太阳,路过的车总是停下来,耐心的等他们过去。晒完太阳, 他们会扭着屁股,慢慢悠悠的再集体穿过马路,回到湖边。行人或者车辆丝毫不会影响他们的频率。野鸭在学生宿舍的窗外漫不经心的交谈着,有人会喂它们一些面包。刮风下雨的时候,他们会跑到宿舍楼的建筑间躲避。还有松鼠,经常会突然从树丛间窜出来吓你一跳。经常会有人说半夜时看到了狐狸,又让人有了几分迤逦的想象。

人与自然,就这样和谐的相互依托着。

在高地,你更会感觉到,这里是动物的家。我们只是游客。车行在窄窄的,只能容一辆车通行的路上,对面有车驶来的时候,一辆车要先在一个会车点停下来,双方才能通过。大家都友好的鸣笛,或者招手示意。羊群,自有的在路上走,毫不为前面或者后面的车辆动容。车就耐心的等,等他们走到路边的草场上。

有一片草场上养了几只高地牛。我问:他们养牛是为了什么?取奶?取肉?还是为了毛皮?答曰:因为喜欢。

我不得不为我的经济眼光而汗颜。

车在一片草场前停下来,几匹高大的马以高雅的姿势跑过来。导游介绍说马是养来干农活的,很温顺。并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苹果来喂它们。我们拿着分到的苹果,不觉都走到两匹英俊的双胞胎般的马跟前。另外一匹,可怜巴巴的望着我们。心鱼感慨:“漂亮的动物,漂亮的人都是受优待的。”

原来,好色是没有国界和物界的。


苏格兰的音乐酒吧

第五篇 苏格兰的音乐酒吧

塔里思客的老板娘向我们推荐了一个苏格兰风格的餐厅,还有一个有苏格兰音乐表演的酒吧。这就是我们这个晚上的节目罗。

老板娘一定没有拿餐厅的回扣儿,那餐厅的饭菜不仅好吃,而且很实惠。而且还有葡萄酒,蔬菜是不限量供应,服务也是一流的。我不会忘记,她的名字叫芥菜种子. 很好玩的名字.

喜欢殷沃内斯, 不仅是因为她的美丽景色, 好客的主人, 还因为可口的饭菜, 更因为那美丽的音乐.

没有听到苏格兰风笛的表演, 但是听到的是另外一种乐器, 可能是苏格兰风琴吧. 那声音悠远的, 苍凉的, 但也是欢快和跳跃的. 可以想见, 高地的自然环境给了苏格兰音乐高亢的旋律和宽广的韵律, 而苏格兰人坚韧乐观的性格, 又给音乐注入了欢快的活力. 你会不知不觉中随着音乐律动着. 是的, 还要有威士忌. 当一杯威士忌下肚之后, 你的血液会慢慢地沸腾起来, 歌唱起来. 笑容会不知不觉中盈上你的眼角, 于是, 陌生人开始变得亲切了, 不知什么时候, 你发现, 你已经打开了交谈的门.

一对中年夫妇要走了, 热情地让我们移到他们的座位上,因为那里是看乐队表演最好的位置. 几个后来的游客,不知怎么就和我们叫起来. 那个住在伦敦的叫韶恩的爱尔兰人开始给我们讲起了爱尔兰和苏格兰音乐的相似之处, 以及这种音乐跟印度舞蛇音乐的仿佛. 我还没有来得及跟他说我们的二胡,和蒙古草原上的马头琴. 他已经谈到了历史, 谈到了爱尔兰, 苏格兰和英格兰的恩恩怨怨.

他的幽默, 使那段悲伤的历史丝毫没有影响我们欢快的情绪. 但是我们从他身上感觉到了爱尔兰人的坚定和执著. 他清楚地告诉我们: 你要自己来赢(earn)得尊重. 爱尔兰人是这样做的, 中国人也要这样做.

是啊, 赢得尊重. 历史上外族的入侵和欺侮给我们带来了永久的痛. 直到今天, 走出了国门的我们偶尔还会感觉到在西人的礼貌或者友善中, 还有人有着那微妙的, 让你无法不思考的漠视和轻慢. 要想得到别人的尊重, 我们首先要正视自己, 尊重自己. 平等的与各国人士交流. 我们无法改变我们的外表, 但是我们能够改变的,使我们的行为, 以及我们的行为给别人留下的印象.

苏格兰的音乐, 那苍凉掩不住的对生命的热爱, 和对生活的追求, 会是我今夜梦中的歌吧.


小旅店

第四篇 殷沃内斯小旅店- 塔里思客(Talisker)

在火车站辞别了美国老太太一家,我们开始讯问租自行车,找住处。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租车的店,店主说,他们已经有一年不做这个生意了。

到游客信息中心,一个声音很性感的苏格兰小伙子,耐心地给我们介绍者殷沃内斯的情况,心鱼就问了人家好多问题。

然后,离开了那性感的声音,我们按着他的指引在几分钟内走到了尼斯河边。

好美。

河的对岸,几个四五层楼的建筑,看起来是酒店。我们对它们没有兴趣(钱多的话,或许会考虑,哈哈哈)。

沿着河岸,是一所所可爱的小房子。心鱼拿出了相机,拍了一个,发现,西面还有更美的。而且,很多都是家庭式的小旅馆。会很贵吗?我们俩交换着眼神。

问一下嘛,太贵了就退出来。

老板,一个亲切的中年男子出来应门。两个可爱的房间使我们不愿意离去。问过了价格,很合理,我们便选了一个窗口对着尼斯河的房间。大大的床,浪漫的床罩,可惜我们两个都是女孩子,不然,一定有蜜月的感觉。

心鱼马上便拉开了窗帘,坐在窗台上望着河水陷入了沉思。她的脑袋里不知道又有什么思绪在闪吧。

两个窗口都对着河,不用抢,一人一个。

左边的窗外,是一个银白色的步行铁索桥,轻盈的横跨在河上。远处朦胧的是绿树掩映的小岛,近处沿着河边是一座座可爱的欧式小楼,更远处,是淡淡的山影。在苏格兰四月午后的阳光下,这样的小桥,该是恋爱中的男女约会的烂漫地点吧。可惜,我没有看到一对约会的人儿。偶尔,一个老人牵着狗从桥上走过,那也很惬意的。

右边的窗口,正对着河,以及河对面的大酒店,一个叫心鱼的女孩子,正坐在窗台上沉思。

太好了。这是我理想的度假。

下午,我们步行到了不远处的小岛。回来的时候,见到了“塔里思客”真正的主人 – 老板娘。

老板娘热情的笑容,可以融化北极的坚冰;老板娘温暖的话语,足以安慰异乡的游客。

突然想起了很多老板娘的形象。文君与司马相如私奔后当斛卖酒,勇敢,美丽,当是较早的老板娘形象吧。水浒传中的孙二娘,热情之外又多了几分杀气。豆腐西施,挡不住的是南方美女的温柔。沙家浜开茶馆的阿庆嫂,让我难忘的是那句“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人一走,茶就凉”的咏叹。而新龙门客栈中的金镶玉,几许风骚中,也有身在江湖的无奈吧。

许许多多的老板娘们,相同之处,大概都要有热情的笑容和亲切的话语,使人宾至如归。

笑容是交流中最好的媒介。

语言有不同,文化有差异,但是笑容和热情是没有国界的。在苏格兰,塔里思客小旅店的老板娘,以她老板娘式的热情的微笑和温暖的话语温暖着我们,来自异国它乡的游客。使我们有了家的感觉。


走啊走,去高地

第三篇 走啊走,去高地

我问心鱼,我们要到哪里去?

“不知道啊,”欣瑜缓缓地说,“我想我们就往北走了,我们会先到殷沃内斯的。你看,就是这里了,然后,就再看了。尼斯湖,或者斯盖岛。。。不知道啊,我想我们可以租辆自行车,走到哪里,就是哪里。。。”

哇,原来是这样的。一直觉得心鱼是一个旅行专家,跟她走应该不会有错吧?

“我把自己交给你了。”

坐上了北上高地的火车,看着车窗外影影绰绰的山峦,人突然变得兴奋起来。车厢很空,我么面对面坐着,开始了我们的对话之旅。

话题随着窗外景色的改变而改变。再加上两个思维跳跃的行者。

到爱丁堡换车去珀斯,刚一坐下,欣瑜便急急得说,说到哪里了?哦,说到了北方的农村是睡火炕的。赶紧找到纸笔,边讲边画。炕一般是修在房间的南边,灶间烧火做饭的时候,焰火在炕下面循环,炕便热了。但是冬天,那点热气是不够的,于是在卧室里面,还要升上炉子。炉子是铁的,烧煤,烟囱也是东到炕里,可以在上面做饭,烧开水。因为烧炉子烟灰太脏了,现在的人们会把炉子移到灶间,联上水箱,这样就成了土暖气。既暖和,又干净。

哇,海啊。铁路蜿蜒在海边。

我们的话题又转到了海。我是住在海边的。水果之乡烟台辖下的龙口市。就是龙口粉丝的发源地。龙口三面环海,可是我不会游泳。

就这样天南地北的聊着,火车驶进了珀斯。从珀斯换车到我们买的车票的最后一站,美丽的殷沃内斯。

车窗外的景色开始改变, 当积雪的山顶出现在视野中时,我的呼吸都急促了。“我是不是有高原反应呢?”

心鱼要笑死了:“不会吧,这里的海拔并不高的.”

那只是我的心理作用了,或者是我太激动了。哈哈哈,不好意思,我们俩大笑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对面的一位来自美国的老太太加入了我们的谈话。

从这一刻起,我们的旅途更丰富起来。

老太太的丈夫的老爹,出生在英国的利物浦,然后到了美国。现在,她的老公退休了,他们终于有了时间出来旅游。她的老公,应该是个成功人士了,出钱;作为成功人士的太太的她,成为了这次旅途的决策者。随行的,有她老公的两个妹妹,和她的一个在伦敦工作的儿子和儿媳。那儿子和儿媳可是一对璧人。尤其是那个儿子的眼睛,蓝澜的,深深的,能把人陷进去。这是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老太太不忘介绍她还有另外一个儿子,娶了一个美丽的韩国女博士。而且生了一个迷人的孙女。现在小孙女已经16个月了。

好一幅美满的图画。

美国老太掩饰不住的幸福:“我们很幸运,有两个美丽,可爱的儿媳。”

“那时当然了。但是重要的是,你有两个优秀的儿子,不然怎么可能吸引到这么好的姑娘呢?最根本的是,是你,他们的的母亲,养育了你的儿子们。你才是最成功的天才。”

我把我的推论说出以后,老太太略一沉吟,“这是中国式的恭维吗?我觉得有道理,我接受了。没错儿,我是一切的核心。”

她的那个脑袋奇大的老公从旁边冒出来要吃的,嬉笑说他的老伴儿很能说。然后就走了。心鱼跟那个儿媳妇隔着走道聊了半天,也加入了我们的交谈。

“你觉得这里跟美国有什么不同呢?”心鱼很会找谈话的题目。

老太太也是见多识广的,毫不迟疑地说:“这里的铁路系统根发达,而且很准时,在美国,火车要是晚点几个小时也是有的。”这话要说给英国人听才好,英国人是每天都要抱怨火车不够准时的。

“但是,这里的年轻人太现代了,我在伯明翰见到很多人纹身,而且穿得很性感。这在美国,至少在我的家乡是很少见到的。”这很让我吃惊,我一向认为美国好像是更开放一些的。

“我觉得苏格兰人更友好,这里的风景更美。”

我们听得眉飞色舞。心鱼提起了一个很好的话题。很有意思,会听到美国人眼中美英的不同。我也曾跟英国人谈过美国,英国人认为美国人讲话是在糟蹋英语。你要是说一口流利的美语在英国,会有人说你的英语不好的。

实在有趣,老太太又讲了他们邻居的儿媳妇来自台湾。生孩子的时候女方的母亲出钱雇了一个中国保姆,照顾产妇的生活。“实在无法相信,她有六个月不用作任何事情。”

是啊中国的女人生孩子的时候为什么要坐月子呢?一个月躺在床上啊,不能洗澡。这在西方人看来太不可思议了。我曾经从男权中心的社会制度考虑过。旧时的妇女在结婚后要照顾丈夫和公公婆婆的起居,一年到头没有空闲。都是别人躺在床上,她们侍候别人。生了孩子才会母因子贵,身份得以提高。再者,生完孩子后,又要继续更多的劳作。有一个月的休息,有一个月由别人照顾自己何乐而不为呢?这也是旧时女人唯一享受的权利了。于是,千百年来,这便成了风俗和种种禁忌。

古老的文明留下了很多神秘的遗产。我们还谈到了风水。在美国,越来越多的人对风水产生了兴趣。我学过一点周易,便对这一话题聊了一点。心鱼对于老太太发出“风水”这个中国词汇很感兴趣。无疑,英语中没有这个词,是引进的。文化的全球化。

正要继续下去时,火车进站了。精彩的谈话,缩短了旅途。

我们来到了苏格兰北方的小镇,美丽的殷沃内斯。


November 2022

Mo Tu We Th Fr Sa Su
Oct |  Today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Search this blog

Tags

Most recent comments

  • One of my Grandfathers died just before I was born. He was an engineer at a Nestles factory and trav… by Sue on this entry

Blog archive

Loading…
RSS2.0 Atom
Not signed in
Sign in

Powered by BlogBuilder
© MMXX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