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04, 2005

我们这一辈子(完整). Author: Tiger yang

这是一个朋友写得小说,很不错,记录我们高中生活的真实经历,推荐看一看.唯一不足的就是没有讲爱情,呵呵,可惜了.

(首篇)
这个暑假应该是我小半生最快乐的一个暑假。我快乐是因为我收到了一张重点高中的通知书。我高兴,爸爸妈妈高兴,当遇到街坊邻居他们居然也装出高兴的样子说出了至今让我恶心的话:呦,重点高中的通知书呀!那就等于半张大学通知书了!三年之后,事实证明他们的观点大错特错。
两个月后,我来到了某中,第一次见到我的新同学。其中一个叫做威,他将在两年之后成为我最好的朋友。可是,从第一次见到他到和他熟识两年时间里我对他的了解只用16个字就可以搞定:个子很高,(至少比我高的人我称他为个子很高),跑的奇快(200米之内),学习很好,傻子一个!只是个子很高和跑的奇快这两点就已经让我羡慕不已。因为个子高将会弥补我不帅的缺陷,跑的快又能让我在运动会上出尽风头。可惜,!可惜!两点都落一个傻子头上,到现在我都百思不得其解。
踏入高三,仿佛踏入了恐怖地带,让我惶惶不可终日。一向得过且过的我也开始考虑前途问题。努力这一年考上大学,不然前途就会黯然无光。可是只有一年时间,我行吗?好怀疑!
就在我彷徨的那段日子,我好象听说威每天下午都参加体育训练。果然是个傻子,都高三了,还要加入田径队。也好象在此时我开始注意这个傻子的种种怪行为。上数学课不听讲,自己在痴痴的地背英语单词。这是这一条十分充分的佐证证明他是个傻子。但事实并非如此,不只是数学课他移情别恋,我发现几乎所有课他都不听课,当然,体育课除外。
随着我对威的注意,铮也渐渐进入的视线。他看上去比威傻的得轻些,但他俩的行影不离与怪异行为让我觉得他俩真是天生的绝配。之所以我对铮感兴趣是因为他和威很相象。身高差不多,都是跑的飞快,学习都很好,说话也都很幽默。如果不是长得太不象了,叫他们twins都可以,这样香港的twins组合的歌迷该晕死一片了。
对,还没有给各位读者闪亮推荐铮与威的长象:威没,身高183cm,体重不祥,眼不大,但有神。鼻子不挺,不是我喜欢的那一种。什么?什么是我喜欢的鼻子?靠,我也形容不好。你认识莹吗?不认识也没有关系,以后我会提起她的,放心。她的鼻子高高的,尖尖的,我就喜欢。至于威的嘴巴嘛,一般。仍进嘴堆里就找不着了。下巴到挺有个性,上面的青春美丽痘老也好不了。没事时,威就抱个镜子,抠个没完没了。结果越抠越多,下巴就壮烈地沦落成为月球表面。耳朵,对,耳朵长得精致得象个饺子。听人说,饺子耳是美人耳,那照此推论,威就是个美人,而且是个清秀的美人。铮,身高182cm,体重不详,据说他对自己的体重很不满意,老是想减肥。双眼皮,大眼睛。眼神很庸懒,那是一种很吸引女生的庸懒。高鼻梁,很性感且红润滴水的双唇,当然好没有性感到能够媲及安吉利娜.朱莉。耳朵仍到耳朵堆里也找不到了,还是那句话一般。最经典的就是他居然有儿童般纯洁无暇的酒窝。他最好不要笑,一笑就会露出两片深深的酒窝。哇噻,真他妈的好看。
每每老师在课堂上提问威或铮时,他俩都紧张地脸色惨白,吱吱唔唔地到处搬救兵。如果老师先提问威,那么下一个定会提问铮,反之亦然。而且谁先谁后,两个人都是一问三不知。因为他俩是同桌,更因为他俩之前准是在那铁打不动地背English words。哈哈,傻子一对儿!
一个月之后,我终于知道真正的傻子是我。因为我居然在同学没告诉我之前没有看出他俩是在为即将出国留学做热身。我早应该猜到的,其实我是很聪明的,嘿嘿。这样的话,我想他俩到是挺聪明和用功的。渐渐的,我以经不把他俩当做怪人来看了,而是当做出世者而对他们的事情默不关心了。
(熟识篇)
打死我也想不到,如果不是这次谈话,我与威的兄弟般的友谊将会擦肩而过。这是三年级刚开学的一个无聊下午。阿虎,等等我。威从后面追赶过来说。什么事呀?我说。威从口袋里掏出5元钱递给我说;还你钱,谢谢啦!我假惺惺的笑着说道;算了,5元钱还值得还吗/心里想:他妈,这么晚才还我,我几乎都忘了。给你,哪有借钱不还的?威诚恳的说。靠,我初中时就经常借钱不还。,我心想。这时我适时的转移了话题;听说你要出国了,哎!爽呀,不用参加高考了。什么时候走?
我如果签证顺利的话,过年前就将踏上英伦三岛的土地。威轻描淡写。靠,吊什么?还不是不敢面对残酷的高考。逃兵!我心里嘀咕着。威好象想起什么重要的事说;阿虎,你长跑那么厉害,学习又还可以(什么叫做又还可以,说我不行就得了),跟我们一起练体育吧,保证你能考上全国最好的体育类大学,怎么样?明天来加入我们田径队吧?在考虑不到3秒钟之后,我做了一个一生中最大的决定;行呀,只要能上好学校,练体育也可,嘿嘿。我用一个憨厚的笑容来掩盖威的惊讶。这也难怪,是个正常人都会对我的几乎不通过大脑的决定感到吃惊。
就这样,为了我那点儿可怜的虚荣心,我决定考取体育类大学。也就是这次谈话的第二天,我见到了我们的教练李伟(一个中国大地上极为普遍的名字)。当我第一次和他面对面站在一起的时候,each of us都目瞪口呆了。李伟想;威怎么给我找了个书呆子。身高也就1米7多,体重最多100来斤,瘦得让非洲难民都感到信心百倍。哎,算了吧。毕竟是重点班的,学习还过得去。在我的调教下,体育成绩也勉强能过。让他练几天,苦他几天,他自己就会卷铺盖走人了。我用余光扫了李伟一眼,看见他正用不屑的眼神上下打量我。心里忐忑的想;如果这个家伙敢说出一句轻蔑我的话语,我就立刻闪人,才不在这个人那里耽误功夫。瞧他,还不到1米7,戴一副眼镜,长得跟范伟似的,仍进人堆里就找不着了,站在马路中间还会影响市容。没办法,看在威的面子上,跟他练几天。如果教的不好,我马上拍拍屁股走人。谁知伟哥(李伟)语出惊人,让我无话可说;他就是某虎吧,好,换衣服吧,今天跑公路,小圈。就这样,我开始了第一天的轻度训练。
慢慢的,我对伟哥开始有了感性的认识,觉得他这个人还是不错的。他也就30岁刚出头,由于头发稀少我刚开始一直以为他40岁刚出头。他有个小女儿,还不到1岁,经常见他抱着他女儿幸福得仿佛抱着的是整个世界。他爱好下围棋,这一点我和威深有体会。每次和威走进他宽大(由仓库改装而成,不大就怪了。)的办公室,总是见他和别人对弈。我们如果不主动叫他,他专心地永远都不会发觉我们来找他安排训练任务。李老师,我们下课了,来训练。今天练什么?我问抑或威问。哦,昨天练的是素质是吧?那今天就练速度吧。两组60–80-100跑(60,80,100米各跑一次)。你们先去换衣服,我一会过去。他头也不抬的盯着棋盘好象在对棋盘说话。好我们齐声答到,随即走出办公室。威总是怀疑伟哥的训练任务是从棋局中抽身后用一秒钟思考时间临时想出来的,其实根本没有什么训练计划。我却一本正经的说;阿威同学,你不应该怀疑李教练,毕竟他每年都为我们学校培养出那么多高素质的体育大学生(一年只有1~2个能考上体育学院),没有过人的本领谁能做得到?威听后会更加一本正经的解释说;对不起,阿虎同学,我作为21世纪的高中学生和社会主义建设伟大事业的肩负者,有这样恶劣的想法真是无地自容。我一定要改正,请党中央,国务院放心,请祖国放心!然后紧接着就是我俩的喷饭狂笑!哈哈,在压抑的高三,我们就是这样找乐子的。
渐渐的,我和威因为天天在一起训练,而且有共同的人生目标考上北大(北京体育大学),所以成为好朋友自然不在话下。我们俩的性格有些相似,有共同语言,互相在训练中关心鼓励对方,这为我们以后成为好兄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 No comments Not publicly viewable


Add a comment

You are not allowed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as it has restricted commenting permissions.

April 2005

Mo Tu We Th Fr Sa Su
|  Today  | May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Search this blog

Galleries

Blog archive

Loading…
Not signed in
Sign in

Powered by BlogBuilder
© MMXX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