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02, 2005

我们这一辈子.(二) Author: Tiger yang

训练是辛苦的,也是快乐的。我是一个很浮躁的人,一天学习之后让我在跑道上飞驰真是一种享受。随着训练强度的加大,技术含量也逐渐加深。这让我感到体育真是体力与脑力的完美结合。转眼间,到了十月份。伟哥为了检验我和威的训练成果,让我们参加校秋季运动会。我们的主项是100米。所以我们几个体育生代表高三只参加100米的比赛,本来高三是不参加运动会的,可是我们这次看来要破例了。危险时刻方显英雄本色,其他几个体育生因为害怕丢人都借故不参加这次运动会。其中一个很老道的编出了一个旷世奇谎让伟哥根本没有理由训斥他。他本人的原话如下:“李伟老师,真是抱歉没有来参加今天的运动会。主要是因为下午上学的时候,在路上,忽然,我看见一幢房屋浓烟滚滚,于是乎我冷静的拨通119火警电话。为了能及时抢救人民的生命财产,在挂掉电话后,我毅然决定留下来站在最显眼的地方等待消防车并引导他们准确到达火灾现场。正当我心急如焚的盼来消防人员的到来之后,更由于道路狭窄,在加上围观群众的拥堵,导致消防人员处理火灾比较困难。我又只好加入到维持现场混乱秩序的队伍中去。直到火势得到控制之后,我才想起今天的比赛事宜,可是此时早已来不及赶到学校了。真是抱歉。我………..”此时,他低下了懊悔的头颅,等待伟哥的狂骂。可是伟哥听后,惊异于这小子的口才了得,害怕他编出更为悲壮的奇人奇事,此事也就不了了之。可是其他人的翘赛,真是害苦了我这个手无束鸡之力的弱书生。在众多的师弟师妹面前献丑自然也就没得躲了。此情此景依然历历在目。广播响起了甜美的女报幕员的声音:“下面进行的是…….高三年级100米决赛(其实根本没有预赛)。”全场一片肃静,众人等待运动员的入场。我,威 A君(另一位体育生),怀着不同的心情迈着矫健的步伐步入会场。威很有实力,当然是想在众女生的面前出尽风头。A君实力稍逊于威,当然也想痛宰我这只沉默的羔羊.至于我嘛,耐力超强,但爆发力般般,虽说只有我们仨跑,我最多也就得个季军.(郁闷!)此时,观众议论声铺天盖地如潮水般涌来. “什么呀,高三不是不参加吗?怎么有这三个人来参加100米” “懂什么?一定是他们三个是三年级的飞人,来这里秀一秀,展示一下三年级的风采.” “我看不是,你们看那个瘦子(说我)怎么可能跑的快?我一只腿都能跑过他……”晕此时我顿升自杀的念头,不过自杀之前,先打断那个说我是瘦子的学弟的一条腿,了却他想当残疾人的愿望. “啪!”枪声一落,威和A君象离弦的箭一般飞了出去。我却象离箭的弦尽力跟上去。忽见右前方30度方位有几位美女在为我加油,我很感动(事后才知道她们是为威加油)。顿然,我的肾上腺激素暴放在每一根血管,保三争二的欲望呼之欲出。

短短的100米在我看来是那么遥远。前方的威依然是一马当先。唯一给我生的希望的是实力比我高那么一点点的A君居然被我超那么一个身位。哈哈,愉悦感涌遍全身。在距离终点的10米左右,我的双腿象灌了铅似的只能靠惯性机械地一屈一伸。“白米亚军”离我只有两米而已,我咬了咬(只能在心里跺一跺脚),奋力向前一扑,终于跌倒在终点线上,并保持超人飞行般的动作在地上向前滑行了1米左右。双腿鲜血如泉涌(当然,有一点点夸张)。更让我内心鲜血如泉涌的是季军仍然非我莫属,成绩是13秒41。我趴在地上不想起来,直到他们给我扶起来。其实我那被挫败的仅有的一点在体育上的信心在那时几乎永远也无法再站起来了。

运动会之后,我由于膝伤停训了一个多星期。这段时间,我想退出田径队,老老实实的学习,不想考体院了。可是威的鼓励以及渴望名牌大学的虚荣心有把我留了下来。没等伤势痊愈,我又加入如火如荼的训练中去。如果当时我真的退出田径队,此时的境遇会是怎样,我不得而知。但是,非常庆幸我留了下来。在威和其他人的关心和鼓励下,我渐渐的爱上了体育,爱上了我的朋友们,爱上了我永远值得回忆的高三生活。当然这种爱是抛弃掉一切虚荣心,抛弃掉一切功利心,完全彻底的爱,是我一生的宝贵财富,让我享用终生。

4真空篇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日子日趋平淡,仿佛真空一般只能在闹海中浮现几幅记忆残片。不要忽视这些残片,如果不是甜蜜,经典,残酷,。搞笑,悲伤,….的事情,何以在晃若真空的记忆中而存留。所以,本篇在全文中举足轻重。

快乐的公路跑——我和威是班里仅有的体育生,也好象是全校仅有的两个体育生(A君和其他几个人根本没有资格)。不知怎的,我万分厌恶“体育生”这个称呼,其他所谓“好学生”视“体育生”为异类,轻蔑又好奇.所以,以下我将更换我们的称呼为“运动健将”。嘿嘿,好听嘛。下午两节课后去训练,经常出校门训练,所以学校门卫都是老相识了。所以其他人正在上课的时候,我们可以进进出出跟走城门一样。每次跑公路,有大,中,小圈之分。至于哪种,这跟伟歌的“训练计划”有直接关系。无论那种,我都很乐意。下午时光,暖洋洋的阳光撒满全身,煞是舒服。心理想象着其他“好学生”在刻苦学习,几十个人蜷困在一个狭小郁闷的房间里,真为自己开心,为他们默哀。管他们呢,反正,阳关,热闹,开阔的世界是属于我们运动健将的。在漫跑中交谈,欢笑是那么惬意,有多少人这一生没有做过这开心又反常规的事情。在城市中的柏油马路上的两个跑者,为了自己梦想仿佛是猎鹰在湛蓝的天空中搜寻自己的猎物。每次都是从校门口来向西跑去,再由东跑回。象是一种轮回。每次轮回都感到自己更强,更快,离自己的梦又进了一步。

痛苦的300米——曾经有多少次300米跑摆在我面前,我很珍惜。当我摆脱他时,兴奋无比。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跑300米的机会的话,我会对这机会说:“NO!”。如果非要对他加以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FOREVER!”这都是我的真心话。你看,如果是100米,那种飞一般的感觉过后,由于短短的十几秒无氧呼吸总不会太累。而漫长1500米的有氧呼吸,只要跑的有节奏,也轻松。但是介于长跑于短跑的300米,总要竭尽全力。不但要求步幅更要求步频,是中途换了好几口气冲到终点的。那怕只用了白分之八十的能量,两趟下来,腹腔内七上八下,欲吐不止。身体仿佛耗尽每一焦耳的热能,连纯氧此时似乎都不能满足血液的需要。可是伟哥却特别衷爱用这种极刑来折磨我们。因为据有关资料显示,这样能提高100中后程的耐力速度。深信这一理论的伟哥当然不能放过我们。我们也有时会偷懒放水,直到现在每每想起那种跑完300米后的感觉,都还会让我刻骨铭心。

HAPPY小吃店——运动健将的特权

辛苦的训练也会带来宝贵的特权——more free time.从下午两节课后到晚自习这段时间,当其他人还在abcd,之乎者也,背的头昏眼花的时候,我和威正在运动场上俯卧撑,冲跑,颠球,拉韧带……。训练过后既是吃饭时间。可以在学校买点可乐,香肠,蛋黄派之类,或干脆出校门挑一间人少的小吃店喝羊肉汤,吃灌汤包,来杯梨汤,或是麻辣烫….。总之我最中意在小吃店聊天,话题当然除了学习以外包罗万象。从伊拉克战争到中东和平进程;从allenjackson到刘翔谁跑的更快,到大威和小威哪个更黑;从刘德华到梁朝伟谁在《无间道》中的表现更出色;当然最多的还是探讨百米技巧,铅球技术,跳远滞空,云云…..。真是相见恨晚,唯一不足之处是他不沾烟酒,我也只好舍命陪君子了,做一个“忍”者。现在也有路过绿城广场,看见以前的小吃店一个个都被拆除或搬迁,莫然的怀念与伤感潜入心中。那时吃东西的味道,现在怎么寻不着,真是壮士一去兮不复返!now只剩下我的人形吃着学校餐厅可恶的食物,苟活于世!:)


- No comments Not publicly viewable


Add a comment

You are not allowed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as it has restricted commenting permissions.

April 2005

Mo Tu We Th Fr Sa Su
|  Today  | May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Search this blog

Galleries

Blog archive

Loading…
Not signed in
Sign in

Powered by BlogBuilder
© MMXX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