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01, 2005

《桃花庵歌》唐寅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间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开花落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贵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贫贱比贫者,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April 04, 2005

我们这一辈子(完整). Author: Tiger yang

这是一个朋友写得小说,很不错,记录我们高中生活的真实经历,推荐看一看.唯一不足的就是没有讲爱情,呵呵,可惜了.

(首篇)
这个暑假应该是我小半生最快乐的一个暑假。我快乐是因为我收到了一张重点高中的通知书。我高兴,爸爸妈妈高兴,当遇到街坊邻居他们居然也装出高兴的样子说出了至今让我恶心的话:“呦,重点高中的通知书呀!那就等于半张大学通知书了!”三年之后,事实证明他们的观点大错特错。
两个月后,我来到了某中,第一次见到我的新同学。其中一个叫做威,他将在两年之后成为我最好的朋友。可是,从第一次见到他到和他熟识两年时间里我对他的了解只用16个字就可以搞定:个子很高,(至少比我高的人我称他为“个子很高“),跑的奇快(200米之内),学习很好,傻子一个!只是“个子很高”和“跑的奇快“这两点就已经让我羡慕不已。因为个子高将会弥补我不帅的缺陷,跑的快又能让我在运动会上出尽风头。可惜,!可惜!两点都落一个傻子头上,到现在我都百思不得其解。
踏入高三,仿佛踏入了恐怖地带,让我惶惶不可终日。一向得过且过的我也开始考虑前途问题。努力这一年考上大学,不然前途就会黯然无光。可是只有一年时间,我行吗?好怀疑!
就在我彷徨的那段日子,我好象听说威每天下午都参加体育训练。果然是个傻子,都高三了,还要加入田径队。也好象在此时我开始注意这个“傻子“的种种怪行为。上数学课不听讲,自己在痴痴的地背英语单词。这是这一条十分充分的佐证证明他是个”傻子“。但事实并非如此,不只是数学课他移情别恋,我发现几乎所有课他都不听课,当然,体育课除外。
随着我对威的注意,铮也渐渐进入的视线。他看上去比威傻的得轻些,但他俩的行影不离与怪异行为让我觉得他俩真是天生的绝配。之所以我对铮感兴趣是因为他和威很相象。身高差不多,都是跑的飞快,学习都很好,说话也都很幽默。如果不是长得太不象了,叫他们twins都可以,这样香港的twins组合的歌迷该晕死一片了。
对,还没有给各位读者闪亮推荐铮与威的长象:威没,身高183cm,体重不祥,眼不大,但有神。鼻子不挺,不是我喜欢的那一种。什么?什么是我喜欢的鼻子?靠,我也形容不好。你认识莹吗?不认识也没有关系,以后我会提起她的,放心。她的鼻子高高的,尖尖的,我就喜欢。至于威的嘴巴嘛,一般。仍进嘴堆里就找不着了。下巴到挺有个性,上面的青春美丽痘老也好不了。没事时,威就抱个镜子,抠个没完没了。结果越抠越多,下巴就壮烈地沦落成为月球表面。耳朵,对,耳朵长得精致得象个饺子。听人说,饺子耳是美人耳,那照此推论,威就是个美人,而且是个清秀的美人。铮,身高182cm,体重不详,据说他对自己的体重很不满意,老是想减肥。双眼皮,大眼睛。眼神很庸懒,那是一种很吸引女生的庸懒。高鼻梁,很性感且红润滴水的双唇,当然好没有性感到能够媲及安吉利娜.朱莉。耳朵仍到耳朵堆里也找不到了,还是那句话——一般。最经典的就是他居然有儿童般纯洁无暇的酒窝。他最好不要笑,一笑就会露出两片深深的酒窝。哇噻,真他妈的好看。
每每老师在课堂上提问威或铮时,他俩都紧张地脸色惨白,吱吱唔唔地到处搬救兵。如果老师先提问威,那么下一个定会提问铮,反之亦然。而且谁先谁后,两个人都是一问三不知。因为他俩是同桌,更因为他俩之前准是在那铁打不动地背English words。哈哈,“傻子“一对儿!
一个月之后,我终于知道真正的傻子是我。因为我居然在同学没告诉我之前没有看出他俩是在为即将出国留学做热身。我早应该猜到的,其实我是很聪明的,嘿嘿。这样的话,我想他俩到是挺聪明和用功的。渐渐的,我以经不把他俩当做怪人来看了,而是当做出世者而对他们的事情默不关心了。
(熟识篇)
打死我也想不到,如果不是这次谈话,我与威的兄弟般的友谊将会擦肩而过。这是三年级刚开学的一个无聊下午。“阿虎,等等我。“威从后面追赶过来说。”什么事呀?“我说。威从口袋里掏出5元钱递给我说;”还你钱,谢谢啦!“我假惺惺的笑着说道;”算了,5元钱还值得还吗/“心里想:他妈,这么晚才还我,我几乎都忘了。”给你,哪有借钱不还的?“威诚恳的说。”靠,我初中时就经常借钱不还。“,我心想。这时我适时的转移了话题;”听说你要出国了,哎!爽呀,不用参加高考了。什么时候走?“
“我如果签证顺利的话,过年前就将踏上英伦三岛的土地。”威轻描淡写。“靠,吊什么?还不是不敢面对残酷的高考。逃兵!”我心里嘀咕着。威好象想起什么重要的事说;“阿虎,你长跑那么厉害,学习又还可以(什么叫做“又还可以”,说我不行就得了),跟我们一起练体育吧,保证你能考上全国最好的体育类大学,怎么样?明天来加入我们田径队吧?”在考虑不到3秒钟之后,我做了一个一生中最大的决定;“行呀,只要能上好学校,练体育也可,嘿嘿。”我用一个憨厚的笑容来掩盖威的惊讶。这也难怪,是个正常人都会对我的几乎不通过大脑的决定感到吃惊。
就这样,为了我那点儿可怜的虚荣心,我决定考取体育类大学。也就是这次谈话的第二天,我见到了我们的“教练”——李伟(一个中国大地上极为普遍的名字)。当我第一次和他面对面站在一起的时候,each of us都目瞪口呆了。李伟想;“威怎么给我找了个书呆子。身高也就1米7多,体重最多100来斤,瘦得让非洲难民都感到信心百倍。哎,算了吧。毕竟是重点班的,学习还过得去。在我的调教下,体育成绩也勉强能过。让他练几天,苦他几天,他自己就会卷铺盖走人了。”我用余光扫了李伟一眼,看见他正用不屑的眼神上下打量我。心里忐忑的想;“如果这个家伙敢说出一句轻蔑我的话语,我就立刻闪人,才不在这个人那里耽误功夫。瞧他,还不到1米7,戴一副眼镜,长得跟范伟似的,仍进人堆里就找不着了,站在马路中间还会影响市容。没办法,看在威的面子上,跟他练几天。如果教的不好,我马上拍拍屁股走人。”谁知伟哥(李伟)语出惊人,让我无话可说;“他就是某虎吧,好,换衣服吧,今天跑公路,小圈。”就这样,我开始了第一天的轻度训练。
慢慢的,我对伟哥开始有了感性的认识,觉得他这个人还是不错的。他也就30岁刚出头,由于头发稀少我刚开始一直以为他40岁刚出头。他有个小女儿,还不到1岁,经常见他抱着他女儿幸福得仿佛抱着的是整个世界。他爱好下围棋,这一点我和威深有体会。每次和威走进他“宽大”(由仓库改装而成,不大就怪了。)的办公室,总是见他和别人对弈。我们如果不主动叫他,他专心地永远都不会发觉我们来找他安排训练任务。“李老师,我们下课了,来训练。今天练什么?”我问抑或威问。“哦,昨天练的是素质是吧?那今天就练速度吧。两组60–80-100跑(60,80,100米各跑一次)。你们先去换衣服,我一会过去。”他头也不抬的盯着棋盘好象在对棋盘说话。“好”我们齐声答到,随即走出办公室。威总是怀疑伟哥的训练任务是从棋局中抽身后用一秒钟思考时间临时想出来的,其实根本没有什么训练计划。我却一本正经的说;“阿威同学,你不应该怀疑李教练,毕竟他每年都为我们学校培养出那么多高素质的体育大学生(一年只有1~2个能考上体育学院),没有过人的本领谁能做得到?”威听后会更加一本正经的解释说;“对不起,阿虎同学,我作为21世纪的高中学生和社会主义建设伟大事业的肩负者,有这样恶劣的想法真是无地自容。我一定要改正,请党中央,国务院放心,请祖国放心!”然后紧接着就是我俩的喷饭狂笑!哈哈,在压抑的高三,我们就是这样找乐子的。
渐渐的,我和威因为天天在一起训练,而且有共同的人生目标——考上北大(北京体育大学),所以成为好朋友自然不在话下。我们俩的性格有些相似,有共同语言,互相在训练中关心鼓励对方,这为我们以后成为好兄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April 02, 2005

我们这一辈子.(二) Author: Tiger yang

训练是辛苦的,也是快乐的。我是一个很浮躁的人,一天学习之后让我在跑道上飞驰真是一种享受。随着训练强度的加大,技术含量也逐渐加深。这让我感到体育真是体力与脑力的完美结合。转眼间,到了十月份。伟哥为了检验我和威的训练成果,让我们参加校秋季运动会。我们的主项是100米。所以我们几个体育生代表高三只参加100米的比赛,本来高三是不参加运动会的,可是我们这次看来要破例了。危险时刻方显英雄本色,其他几个体育生因为害怕丢人都借故不参加这次运动会。其中一个很老道的编出了一个旷世奇谎让伟哥根本没有理由训斥他。他本人的原话如下:“李伟老师,真是抱歉没有来参加今天的运动会。主要是因为下午上学的时候,在路上,忽然,我看见一幢房屋浓烟滚滚,于是乎我冷静的拨通119火警电话。为了能及时抢救人民的生命财产,在挂掉电话后,我毅然决定留下来站在最显眼的地方等待消防车并引导他们准确到达火灾现场。正当我心急如焚的盼来消防人员的到来之后,更由于道路狭窄,在加上围观群众的拥堵,导致消防人员处理火灾比较困难。我又只好加入到维持现场混乱秩序的队伍中去。直到火势得到控制之后,我才想起今天的比赛事宜,可是此时早已来不及赶到学校了。真是抱歉。我………..”此时,他低下了懊悔的头颅,等待伟哥的狂骂。可是伟哥听后,惊异于这小子的口才了得,害怕他编出更为悲壮的奇人奇事,此事也就不了了之。可是其他人的翘赛,真是害苦了我这个手无束鸡之力的弱书生。在众多的师弟师妹面前献丑自然也就没得躲了。此情此景依然历历在目。广播响起了甜美的女报幕员的声音:“下面进行的是…….高三年级100米决赛(其实根本没有预赛)。”全场一片肃静,众人等待运动员的入场。我,威 A君(另一位体育生),怀着不同的心情迈着矫健的步伐步入会场。威很有实力,当然是想在众女生的面前出尽风头。A君实力稍逊于威,当然也想痛宰我这只沉默的羔羊.至于我嘛,耐力超强,但爆发力般般,虽说只有我们仨跑,我最多也就得个季军.(郁闷!)此时,观众议论声铺天盖地如潮水般涌来. “什么呀,高三不是不参加吗?怎么有这三个人来参加100米” “懂什么?一定是他们三个是三年级的飞人,来这里秀一秀,展示一下三年级的风采.” “我看不是,你们看那个瘦子(说我)怎么可能跑的快?我一只腿都能跑过他……”晕此时我顿升自杀的念头,不过自杀之前,先打断那个说我是瘦子的学弟的一条腿,了却他想当残疾人的愿望. “啪!”枪声一落,威和A君象离弦的箭一般飞了出去。我却象离箭的弦尽力跟上去。忽见右前方30度方位有几位美女在为我加油,我很感动(事后才知道她们是为威加油)。顿然,我的肾上腺激素暴放在每一根血管,保三争二的欲望呼之欲出。

短短的100米在我看来是那么遥远。前方的威依然是一马当先。唯一给我生的希望的是实力比我高那么一点点的A君居然被我超那么一个身位。哈哈,愉悦感涌遍全身。在距离终点的10米左右,我的双腿象灌了铅似的只能靠惯性机械地一屈一伸。“白米亚军”离我只有两米而已,我咬了咬(只能在心里跺一跺脚),奋力向前一扑,终于跌倒在终点线上,并保持超人飞行般的动作在地上向前滑行了1米左右。双腿鲜血如泉涌(当然,有一点点夸张)。更让我内心鲜血如泉涌的是季军仍然非我莫属,成绩是13秒41。我趴在地上不想起来,直到他们给我扶起来。其实我那被挫败的仅有的一点在体育上的信心在那时几乎永远也无法再站起来了。

运动会之后,我由于膝伤停训了一个多星期。这段时间,我想退出田径队,老老实实的学习,不想考体院了。可是威的鼓励以及渴望名牌大学的虚荣心有把我留了下来。没等伤势痊愈,我又加入如火如荼的训练中去。如果当时我真的退出田径队,此时的境遇会是怎样,我不得而知。但是,非常庆幸我留了下来。在威和其他人的关心和鼓励下,我渐渐的爱上了体育,爱上了我的朋友们,爱上了我永远值得回忆的高三生活。当然这种爱是抛弃掉一切虚荣心,抛弃掉一切功利心,完全彻底的爱,是我一生的宝贵财富,让我享用终生。

4真空篇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日子日趋平淡,仿佛真空一般只能在闹海中浮现几幅记忆残片。不要忽视这些残片,如果不是甜蜜,经典,残酷,。搞笑,悲伤,….的事情,何以在晃若真空的记忆中而存留。所以,本篇在全文中举足轻重。

快乐的公路跑——我和威是班里仅有的体育生,也好象是全校仅有的两个体育生(A君和其他几个人根本没有资格)。不知怎的,我万分厌恶“体育生”这个称呼,其他所谓“好学生”视“体育生”为异类,轻蔑又好奇.所以,以下我将更换我们的称呼为“运动健将”。嘿嘿,好听嘛。下午两节课后去训练,经常出校门训练,所以学校门卫都是老相识了。所以其他人正在上课的时候,我们可以进进出出跟走城门一样。每次跑公路,有大,中,小圈之分。至于哪种,这跟伟歌的“训练计划”有直接关系。无论那种,我都很乐意。下午时光,暖洋洋的阳光撒满全身,煞是舒服。心理想象着其他“好学生”在刻苦学习,几十个人蜷困在一个狭小郁闷的房间里,真为自己开心,为他们默哀。管他们呢,反正,阳关,热闹,开阔的世界是属于我们运动健将的。在漫跑中交谈,欢笑是那么惬意,有多少人这一生没有做过这开心又反常规的事情。在城市中的柏油马路上的两个跑者,为了自己梦想仿佛是猎鹰在湛蓝的天空中搜寻自己的猎物。每次都是从校门口来向西跑去,再由东跑回。象是一种轮回。每次轮回都感到自己更强,更快,离自己的梦又进了一步。

痛苦的300米——曾经有多少次300米跑摆在我面前,我很珍惜。当我摆脱他时,兴奋无比。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跑300米的机会的话,我会对这机会说:“NO!”。如果非要对他加以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FOREVER!”这都是我的真心话。你看,如果是100米,那种飞一般的感觉过后,由于短短的十几秒无氧呼吸总不会太累。而漫长1500米的有氧呼吸,只要跑的有节奏,也轻松。但是介于长跑于短跑的300米,总要竭尽全力。不但要求步幅更要求步频,是中途换了好几口气冲到终点的。那怕只用了白分之八十的能量,两趟下来,腹腔内七上八下,欲吐不止。身体仿佛耗尽每一焦耳的热能,连纯氧此时似乎都不能满足血液的需要。可是伟哥却特别衷爱用这种极刑来折磨我们。因为据有关资料显示,这样能提高100中后程的耐力速度。深信这一理论的伟哥当然不能放过我们。我们也有时会偷懒放水,直到现在每每想起那种跑完300米后的感觉,都还会让我刻骨铭心。

HAPPY小吃店——运动健将的特权

辛苦的训练也会带来宝贵的特权——more free time.从下午两节课后到晚自习这段时间,当其他人还在abcd,之乎者也,背的头昏眼花的时候,我和威正在运动场上俯卧撑,冲跑,颠球,拉韧带……。训练过后既是吃饭时间。可以在学校买点可乐,香肠,蛋黄派之类,或干脆出校门挑一间人少的小吃店喝羊肉汤,吃灌汤包,来杯梨汤,或是麻辣烫….。总之我最中意在小吃店聊天,话题当然除了学习以外包罗万象。从伊拉克战争到中东和平进程;从allenjackson到刘翔谁跑的更快,到大威和小威哪个更黑;从刘德华到梁朝伟谁在《无间道》中的表现更出色;当然最多的还是探讨百米技巧,铅球技术,跳远滞空,云云…..。真是相见恨晚,唯一不足之处是他不沾烟酒,我也只好舍命陪君子了,做一个“忍”者。现在也有路过绿城广场,看见以前的小吃店一个个都被拆除或搬迁,莫然的怀念与伤感潜入心中。那时吃东西的味道,现在怎么寻不着,真是壮士一去兮不复返!now只剩下我的人形吃着学校餐厅可恶的食物,苟活于世!:)


August 2019

Mo Tu We Th Fr Sa Su
Jul |  Today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Search this blog

Galleries

Blog archive

Loading…
RSS2.0 Atom
Not signed in
Sign in

Powered by BlogBuilder
© MMX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