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06, 2005

Tin & Cam(6)

Follow-up to Tin & Cam(5) from Yoiko's blog

Chapter 6

当Tin穿着时年最流行的无带小背心与米色细带鞋出现在Cam眼前的时候,一股熟悉而陌生的气息扑面而来。明明还是那个衣着前卫清凉的Tina, 脚脖依旧挂有银足链,皮肤还是健康的小麦色,瘦瘦高高身材仍然维持得很好。但是睿康从第一眼见到她就察觉到一种不可名状的变化。

她见到他的时候将嘴角一抿,嫣然一笑。“还是和以前一样嘛。”她在他胸前轻戳一下笑说。

就这么一个笑,一句话,睿康就立刻看出变化来了。

“怎么,发呆?我变得更漂亮了吧。”Tina看他走神,便揶揄他。

睿康摇头:“只是觉得你变了,至于变漂亮与否,这个我不敢说。”

Tin本来可以“哼”一声,再接话说“看你这样不会说话,怎么到电台工作去”,这样一来,他们的关系就可以轻轻松松又回到过去的层面上,又可以做一夏天无话不说,天天吵架的好朋友。

可是她没有这么做,她只是有些漠然的回答:“变了么?也许吧,每个人都是要变的,难道你还期待着我一辈子是个莽莽撞撞,爱情至上的小女生吗?”
Tin说出这话的时候,其实还是有些动摇,一出口才觉得自己的话重了些,兴许太心狠了。

睿康默然,这并不是他想像中与Tina的重逢,因而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他们在襄阳公园门口碰面,沿着淮海路一路走一路聊。等两人最终在星巴克里坐定时,彼此在这一年中所经历的种种趣事也已经讲得差不多了。然后很自然的,捧着冰镇咖啡的Tina提到了颍。

但他似乎不愿谈及这个名字,只是直问她这一年来的感情生活。

“Cam……”Tina皱了皱眉,“你不要这样子。”

她还是叫他Cam,睿康发现自己很喜欢这个称呼,她一直都这么叫他,也只有她这么叫他,好久没听她在他耳边这么叫,重又听她的声音,他才发觉自己对这声“Cam”有多怀念。

“其实,对不起。”睿康扯开话题。

“啊?”Tina其实知道他什么意思,却故意装傻。

“去年夏天的事情……”

“哦,算啦,我早就不计较了,否则我还会在这里吗?”Tina露出大喇喇的笑容,“知道道歉就好,不过你要赔礼请我吃饭哦。”

看着Tina笑,睿康自己也不禁笑起来,这个丫头,还是和以前一样。

睿康赔礼的那顿饭是请Tina去吃巴西烧烤自助餐。人家都说情侣约会最忌讳的就是去吃自助餐,因为吃相太难堪,会给彼此扣下不少印象分。可是Tin和Cam又不是情侣,再说睿康九月才开始工作,Tina那个大胃王,也就只有请她吃自助餐才不会破产。

大胃王果然是名不虚传,每次有烧烤端上来,Tin都发疯似的狂嚼一番,可怜其他的顾客,还没来得及拿菜,菜就都被她抢光了。睿康看着她发呆,一年没联络,他差点把她的吃相都给忘了。

“你看什么?”Tina手拿鸡腿,口叼牛排问道。
“唔,没什么,我收回上次的话,看样子你还是一点没变。”睿康撑着下巴回答。

“你傻啊?你付了钱,当然要敞开肚子吃啦,我是在帮你把你的钱花在刀刃上啊。要不要ice cream?我去拿。”说罢,她又端着空盘跑到甜品柜。
睿康坐在座位上,看Tina挖冰淇淋挖得起劲,不禁失笑。她真的是独一无二的。这时,他又觉得自己很喜欢眼前这个女生。

在回家的路上,Tina打了个饱嗝,被睿康讥笑了一番。笑了一阵以后,两人又都不知说什么好,便沉默起来。

这样默默走了一段,Tin决定先向Cam告别回家,睿康却坚持要送她。

“你现在一个人住吧,一个人回家太危险了。”他如是说。

Tina低着头又沉默了一会儿。

“其实呢,”她突然开口,“上次你说的话是对的。我确实变了。”

睿康停住脚步,听她说。

“我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在伦敦的时候我总是很怕早晨在镜子里照自己,我问我还是不是我,还是不是……”说到这里Tina有些难过,把头埋进胸口。

睿康轻轻抚摸她的头。

“曾经,我想以后不要再和你联系了,可是收到了你信,我还是又回来了。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又变成了原先的Tina,我喜欢这样的自己,所以才会回来见你。”

睿康把Tina的头按在胸前,他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成长的代价是抛弃纯真,变得世故,然而每次和眼前这个女孩在一起,他又仿佛回到了高中时光,和她在一起时他是快乐的。Tin是这样自然清新,在这个偌大的城市,她的不做作显得愈加珍贵。

“Tin……”睿康用两只大手环抱住Tina,喊她的名字。

“嗯?”

“我喜欢你,Tin.”他又叫了一遍她的名字。
他感觉她在他的怀里抽动了一下。

“我想我应该在很久以前就喜欢上你了。”他补充道。

Tina犹豫该不该将他一把推开,去年夏天的回忆难道还不够惨痛吗?但最终她没有,只是乖乖的依偎在他的怀里,觉得很温暖。

他本来是期待着她对他说出同样的话的,可她没有,她只是一言不发。但,她接受了他的吻,这样一来,也可以算是接受他的告白了吧,他是这么以为的。
然后,那一夜,睿康很理所当然的没有回家。

再然后,他终于发现Tina的变化到底是在哪里。

做完之后,两个人都有些尴尬。

因为睿康以为Tina是第一次,结果他猜错了。

而Tina以为睿康不是第一次了,结果她也猜错了。

“是前年的那个英国男友?”睿康在黑暗中问。

“不是。你为什么那么在意。”Tina背对着他答道。

“我不是在意,我只是担心。”

“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这是很正常的事。”她若无其事的继续说道。

“这是你第几次?”他接着问。

“你怎么那么罗嗦。”渐渐的Tina开始不耐烦了。

“那你说我是你第几个男人?”他紧追不舍。

“我怎么知道?你怎么那么烦!”她发起火来又有些心虚。

“我不是烦,不是保守,我是担心你!”睿康终于也动火了,拉亮电灯。

“有什么好担心的,再说你有什么资格担心?”Tina还是不看他的眼睛。

“什么?”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为什么我没有资格担心?你连这是第几次,我是第几个都记不清了,你叫我怎么放心?”

“拜托,这是我的事,不要你管,难道和我睡一次就算是我的男朋友了,就变成正义凛然的护花使者了?”

“难道不是这样吗?”睿康反问。

“当然不是。”Tina一字一句的回答,让睿康哑口无言。

“在伦敦的时候,在酒吧里遇到合眼缘的男生,隔天早上便在他身边醒来,我已经习惯这种生活了,”她若无其事的叙述着,“所以,你最好也别太认真了。闷热的夏天,大家都想方设法让日子别过得太无聊,不是这样的吗?”
“不是这样的。”睿康的回答让Tina吓了一跳。

“我对你真是太失望了……”睿康穿好衣服站起来,叹了口气。

“其实睿康你也只是对我心怀好感而已,你最喜欢的是颍吧。”Tina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睿康一时语塞。

“不过,我对你也心存好感。这样的事情,只要彼此对对方有点好感就不算是欺骗。所以就保持这样的关系,不是很好吗?你需要我的时候就找我,我需要你的时候我就在你面前出现,夏天过了,我就回伦敦,也不会来纠缠你。”Tina还是喋喋不休继续她的理论。

睿康重新又走回来,注视着Tin的双眼,然后给她一个重重的耳光。
她完全被惊呆了,捂着脸说不出话来。许久,才流下了委屈的泪。

他看着哭泣的她,又忍不住心疼抚摸她红肿的脸颊。

“对不起,”他道歉,“可是我不喜欢你变成这样。别人怎么样我无所谓,全伦敦
的人天天一夜情我都无所谓,可是我就是害怕看到你变成这样。因为你是Tin呀,因为你是我宝贝的Tin呀。”

说着睿康用被单给Tina擦眼泪。

这样一来,她反而哭得更厉害。

他紧紧抱住她的同时,五味杂陈。

那天后,睿康就常常住在Tina家。他父母看到儿子总算有了个女朋友,欢天喜地还来不及,根本就不约束他。而Tina一个人在上海,本来就很自由,因此没有人来责背。

睿康开始把Tina带到朋友面前介绍。现在她是他名正言顺的女朋友了,也有朋友揶揄说咦,去年夏天她不是表妹嘛,然后大家便哄堂大笑。

Tina为人很开朗,也很能说,很快就博得了大家的喜爱。只是她说话时尺度还是很宽,往往她在说黄色笑话的时候,睿康会看到朋友给他使眼色,似乎是在说:哈,你这个女朋友很厉害嘛。

事实上,他去她家过夜的时候多数只是睡在她身边。他是真的担心她,看她过得安稳,他也就睡得安心。

有时他们还会一起去外滩散步,他就一直牵着她的手,她很开心很幸福。“其实只要这样牵一牵手就好了,”她有时候会这样说,“这样就很满足了。”她这样说的时候,会抬起头看他的笑。

“那我们就一直这样牵手走下去。”他拉起她的手像小学生一般晃悠着说。

“你神经病啊。欠揍,死Cam。”Tina骂人的功夫还是和以前一样炉火纯青。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睿康却喜欢上这种被骂的感觉。

只是有时候,他会在她眼里读到一点不安与逃避。其实他也一样有些不确定,他是喜欢Tina的,这点毋庸置疑。可是颍呢,四年的爱恋就这么化作青烟了
吗?他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能够把她忘了。

在Tina回伦敦前,他们好好谈了一次。

“你对我,到底什么看法?”Tina问。

“什么看法?”睿康一向如此,碰到感情事就不再伶牙俐齿了。
“喜欢我?”
“喜欢。”

Tina撅撅嘴,似乎嫌他的回答不够好。

“这样说吧,”睿康思量了一下,补充道,“我认真喜欢你。你对我来说,是独一无二,是我永远的Tin,所以如果你想要我等你,我会有这个耐心。”

“ 那颍呢?”

“那你呢?你喜欢我吗?”问出这话时,睿康自己都觉得肉麻,但她确实从来
没有回答过他这话。

“那颍呢?”她只是重复。
“颍……”睿康不知该怎么说,“她也是独一无二的,她永远是我心目中的颍。”他还是实话实说。

“那么说,她是无法替代的喽?”Tina接着问。
“嗯……”睿康模糊应了一声,嘴巴有些发干。
“那你也可以一直等她喽?”Tina语气平静的再问。
“这是什么话……”睿康想为自己辩解,却感到心虚。

她叹了口气,过了一会儿,才再开口:“你问我喜欢不喜欢你。Cam,你真是世界第一大白痴,我从初中开始就喜欢上你了,这难道还要说嘛。我给你寄得维特,给你买的衬衫,特地为你的一封信飞会上海,这些难道还不能说明什么吗?我知道你觉得我自暴自弃,其实我这一年来所有的经历加起来,都还不如去年夏天你一句话给我带来的伤害深。因为你是Cam,所以我就在意你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个动作,如果和你在一起,更无法容忍第三人的存在。现在你给我听好,我不是不喜欢你,我只是怕了,不敢喜欢了。”

睿康低着头,什么都没说。她说得对,他还能说什么呢。

Tina深吸了一口气,又恢复了大大咧咧的模样,一拳揍在他肩上:“好了,该说的都说完了。你这个傻愣愣的Cam,过两天我就回去了,你自己有时间好好想想。我倒不急着要你等,要是你想等的人不是我咧,最后还不是浪费了你的大好青春,浪费了我的好心情。所以喽,这等不是那么容易的哟。”

“再说了,你这种热手货,还担心销不出去吗?”她又开玩笑补充道。

睿康终于被她逗得笑起来了。

最后他们约好在网上碰面。

这一次的离别有一点不一样,睿康所感受到的不是沮丧和失落,而是希望和期待。


- One comment Not publicly viewable

  1. Jane

    nice story

    20 May 2007, 15:39


Add a comment

You are not allowed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as it has restricted commenting permissions.

April 2005

Mo Tu We Th Fr Sa Su
|  Today  | May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Search this blog

Galleries

Most recent comments

  • nice story by Jane on this entry
  • ADD ME AS YOUR GOOD FRIEND? may I? by vanessa on this entry
  • http://vanessaleeedward.spaces.live.com/default.aspx?owner=1 ??blog! ??!???! by vanessa on this entry
  • can i cite it in my blogTHX by ling on this entry
  • 18ËêÒÔǰϲ»¶¸ÖÇÙ£¬ÏÖÔÚϲ»¶´óÌáÇÙºÍÊúÇÙ£¬Èô±ðÈËÎÊÆ𣬻¹ÊÇ»á˵¡°¸ÖÇÙ¡±£¬ºóÃæµÄ²»ÐèÒªÈËÖªµÀ¡£Ç°ÕßÊÇÎÒÑÛ… by ling on this entry

Blog archive

Loading…
Not signed in
Sign in

Powered by BlogBuilder
© MMXX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