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06, 2005

Tin & Cam(5)

Follow-up to Tin & Cam(4) from Yoiko's blog

Chapter 5

垂头丧气回到北京,睿康才想起来这是他大学的最后一年了。想一想考研不是没有能力,却并不必要。再在北广呆两年,眼看颍和别人在人前牵手,他怕自己的心脏承受不了。还是毕业后直接回上海,在电台找个好工作,凭他的资历,说不定还可以在电视台谋份好差事。想到这些事情时,睿康会突然发觉自己俗不可耐,麦田守望者里的男主人公曾经说过长大=变得庸俗,想来自己也许走完了成长最后的一步了。

他也曾试图联系过Tin,秋天刚开学的时候,他也曾每天一封电邮给她道歉,偶尔想她的时候也曾连续几天在ICQ上等她到深夜,甚至还打过电话给她上海的外婆家问Tin在伦敦的地址--结果当然是被老婆婆好好训了一顿无功而返。

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消逝,生活变得忙碌而枯燥无味。考试,写毕业论文,实习,找工作,剩下不多的课余时间还要当颍的后备--他无法拒绝那双无辜而水灵的大眼睛的,始终无法拒绝。渐渐的,Tin鲜活的笑容在他的记忆中模糊起来,她已经有半年没有和他联系了。也许她已经把他忘了吧,他想。其实,Tin是个挺不错的女孩,睿康有时候想,他应该是喜欢她的吧。然而大四的生活是如此繁忙,圣诞节后,他就几乎没空想Tina了,更别说给她写信了。
寒假过后,睿康和所有其他同学一样不停寄简历给各大电台电视台。虽说睿康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但他也不能担保自己一定就能在上海找到工作。他是比较恋家的男人,想在自己出生长大的城市安定下来。

眼看毕业的日期一天天逼近,睿康心里清楚自己和颍分别的时候不远了。颍是北京女孩,她男友是南京人,颍不管留在北京还是跟男友去南京,就是不会去上海。四月时,睿康已经收到上海一家大电台的录取通知书,合同从九月开始生效。他知道自己很幸运,同届的同学不少人的前途都还没有着落。然而偏偏在这时候他开始失眠了,躺在床上的时候,颍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常常浮现在他的眼前。

那天颍来找他的时候,他第一次变得很激动。

你不能再让他这样对你,我不会让他再这样对你!他摇晃着她瘦弱的双肩几乎在喊叫。

颍挂着泪珠的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不要紧的,我没有关系,她轻轻说道。

那你为什么会来找我?所有的这些日子,你在我宿舍门口徘徊的日子,难道就都不算?!你快乐吗?和他在一起你快乐吗?说出这样的话,睿康有种浪子不回头的感觉。

不快乐。但是我爱他。颍轻轻的一句话叫睿康无话可说。

睿康长叹了口气,沉默在空气中蔓延。

颍悄悄拉住睿康的手,她的动作一直都是那么温柔。

也许这是最后一次了吧,睿康想到这里五味交杂,他有些冲动想把颍搂在怀里,但他没有那样做。

跟我回上海吧。许久,他如是说道。
这是一个不需要回答的问题。

因为他从一开始就知道答案的。

最终颍是跟着男友一起去南京,她依旧是他温柔的附属品。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睿康和一帮哥们到Pub喝了个酊酩大醉。

而在酒醒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Tin写信。那是一封很长的手写信,睿康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写那么长的信的。信纸用了一张又一张,他想写的话就像开了龙头的水,一泄而出。写信的时候,睿康觉得他又变回了那个什么都不在乎的少年,远离世俗,他是在和Tin分享最原始的自己,生活的无奈与痛苦。

这封长度与他的毕业论文有得一拼的挂号信寄到伦敦北部Tina手里已经是一个星期后的事了。好厚,这是Tin在拿到这封信时的第一感觉。拆信的时候,她的手有一点发抖,因为她不太确定那会不会是一封情书。结果不是的,她的嘴角掠过一丝自嘲的笑容。她读了个头,便把它放在一边,继续吃盘子里的火腿煎蛋。

你不看信?坐在她对面的男人问她。
她笑着摇头。

那么厚,看起来很重要的样子。那个桌前和她一起吃早餐的男人有着所有英国男人应有的绅士风度和礼貌--虽然他也许连她的名字都没有记住。
她再笑,摇头。

这是第几个了呢?她也记不清了。自从自己和好友在外面租了公寓后,她就开始了这样的生活。每天晚上在不同的酒吧出没,因为她讨巧的嘴和可爱的笑容,长得不算漂亮的她也总会招来年轻男人的搭讪。喝过酒后她都会变得有些疯狂,她知道那些男人看重的只有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于是她选择其中长相比较英俊的,他们一般个子超过一米八五,瘦瘦高高,有着英国人典型的微笑和淡色头发,那是她一夜情的对象。

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时,她还有些不安。九月初抵伦敦时,她这样只是为了麻痹自己消沉的情绪而已。睿康给她的E-mail她不是没有看到,只是她能多说什么呢?对于这样一个男人,还有什么值得好说的呢?到此刻为止,她一直都是真心喜欢他的,她很清楚这一点。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变得不可原谅。他有他的颍,那Tin呢,她当然也该有自己的生活。于是某天,三杯啤酒下肚后,Tina对自己发誓,要把这个叫睿康的人忘得干干净净。即使以后再有瓜葛也不会来真的了。换了E-mail,关了ICQ,和Cam断绝关系就是那么简单。
渐渐她也变得越来越老练,那些每天早晨在她身边醒来的男人中,不乏认真的人。不是没有人问过她要不要做别人的恋人,只是对这些问话,Tina一向只有一笑了之。对男生说出来的话,她可不会再仔细推敲了。什么海誓山盟,对她来说还不是耳边风,吹过不留下任何痕迹。

Tina以为能够隐藏在堕落的外壳下,能把自己保护得很好了。所以她才有勇气读睿康的信,很平静的用三天的时间,抽空看完这封信。但当她在浴缸里念完最后一个字时,心里还是有一个角落被触动。毕竟是睿康啊,和那些在Pub里认识的男人是不同的。她再打开信,重读了最后一句话。

夏天,我等你回来。

她在叹了口气,蹬了下浴缸里的水。

明天,打电话给旅行社,看看回国的机票还有没有打折,她想。

但不会再做傻事了,她对自己说。


- No comments Not publicly viewable


Add a comment

You are not allowed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as it has restricted commenting permissions.

April 2005

Mo Tu We Th Fr Sa Su
|  Today  | May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Search this blog

Galleries

Most recent comments

  • nice story by Jane on this entry
  • ADD ME AS YOUR GOOD FRIEND? may I? by vanessa on this entry
  • http://vanessaleeedward.spaces.live.com/default.aspx?owner=1 ??blog! ??!???! by vanessa on this entry
  • can i cite it in my blogTHX by ling on this entry
  • 18ËêÒÔǰϲ»¶¸ÖÇÙ£¬ÏÖÔÚϲ»¶´óÌáÇÙºÍÊúÇÙ£¬Èô±ðÈËÎÊÆ𣬻¹ÊÇ»á˵¡°¸ÖÇÙ¡±£¬ºóÃæµÄ²»ÐèÒªÈËÖªµÀ¡£Ç°ÕßÊÇÎÒÑÛ… by ling on this entry

Blog archive

Loading…
Not signed in
Sign in

Powered by BlogBuilder
© MMXXI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