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06, 2005

Tin & Cam(3)

Follow-up to Tin & Cam(2) from Yoiko's blog

Chapter 3

Tina到了伦敦后还常常摸摸自己嘴唇,真的被那家伙亲过了耶。这样的初吻算是什么呢,她总觉得自己亏了,被一个不喜欢自己,自己也不喜欢(?)的男生kiss,一点也不好。她想当时应该拒绝他的,不过不知为什么她被睿康抱在怀里的时候就无法动弹了。算了,反正睿康总比“人猿泰山”好。

那天Tina上网打开icq就有人和她搭话,她再一看原来是睿康。她再看看表,伦敦时间已经是晚上六点了,中国该是深更半夜了。

“你怎么还没睡?”
“等你。”
“干吗?”
“干牛。”
“神经病。”
“你自己神经病。那个,上次的事情对不起,没问你就……”
“什么事情啊?我早就忘记了。”
“??那算了,我还以为你在生气了。”
“拜托不要这么老土,一个kiss而已,以前没做过吗?!”
“???我以为那是你的first kiss……不过仔细想想也不可能,你看我把你想得多纯洁。”
“倒……”
“既然你也不是认真的,那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好了。”
“本来就是,是你小题大作。”
“好好,我小题大作,我老土,好了吧?”
“烦,我下了。”

打完这句话以后Tina就气鼓鼓的关上电脑。原来他不是认真的,哼,反正自己也不是认真的。去死吧,CAM!

不过开学以后Tina就没空生气了,大学里的事务繁忙,脑子里的粉红影象都被各种各样的理论代替了。戴眼镜的教授每次教课都只讲一遍,好像别人也和他一样是经济学专家。害得Tina现在只能靠自己发奋向上了。其实Tina用功起来还是挺聪明的,考试的时候她还名列前茅了,同学有不懂的地方就问她。

上大学以后,她搬到大学宿舍住,没有父母在,Tina真的成大人了,不仅学会了烧饭(虽然仅限于意大利面条的范围),还懂得照顾自己。和男孩子打交道也比以前多了,Tina现在知道把握分寸,她和好多男生都处的不错,晚上常常和朋友去pub。

她还是每星期给睿康写mail,写她的教授写她的同室寝友写她对生活的感受。有时候在icq上也能碰到他,但总是聊不上几句两人当中的一个就有事得下线了。

睿康已经把看Tina的信当成习惯了,他觉得那丫头上大学以后是真长大了,成熟了。虽然多数时候她还是和以前一样俏皮,但从她信里可以看出她的转变,现在她拿到钱不再乱花了,知道哪家超市的东西便宜,而且还知道怎么样打零工最划得来,看见漂亮的男孩子也不再像个花痴一样呆呆流口水了,从她的叙述里可以看得出她现在和很多异型朋友有往来。

她说冬天到了她想买一件暖和的黑色呢大衣,和一个高大男孩子在素青色的大街上漫步,看雪花像小狗身上的茸毛一样轻轻缓缓地飘落到地上,侧耳听它们消融的声音。睿康回信说她该是找个男朋友的时候了,她的reply里写道:“先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别老是盯住一个女孩子不放,世界上的美女不只颍一个。”睿康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他开始和那些整天环绕在他周围的红粉知己单独出去,给自己也给别人一个机会。睿康的人际关系一向很好,和任何人都谈得来。他认识的女孩子当中有很多出色的--漂亮,聪明,独立自主,但是睿康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觉得缺了些什么。圣诞节的时候他收到了Tina寄给他的圣诞礼物,是一件呢格子的衬衫,她说她在很小的时候就很喜欢他穿这种花样的衬衫。“穿上吧,”她在便条里写道,“保证会有一排女生跟在你后面的。”

那件衬衫大了一号,不过睿康还是很乐意的穿上它了。也许那件衬衫真是会
招来桃花运,圣诞节那天颍出现在他宿舍门口。他立刻请她进屋却为房间的杂乱而感到羞愧。颍问他是不是打扰了,如果他有事她马上就走。他当然说是没事没事--虽然他记得晚上是和哥们约好一起去一个圣诞party。颍说起了她的男友,原来他是个三心二意的人,常常和其他女孩子单独出去,还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孩子跳舞。说完颍的眼睛里已经噙满了泪水。睿康默默的搂住她,亲吻她的额头。

那天晚上,他没有去party,他带着颍去了三里屯,他们去了好几家酒吧参加圣诞活动,但是颍不喝酒,她只是要了几杯加冰的可乐。他们在一家有现场爵士乐的pub坐到天亮,一整晚,睿康都紧紧握着颍的手。睿康是聪明人,他知道颍只在那个晚上属于他。果然,天亮后她还是走了,回到她的男友身边,因为爱。

元旦是睿康一个人过的,他在电脑前和Tina聊了很久,说了很多关于颍和那个晚上的事情。Tina那天没有笑他,她很认真的看睿康打出来的每行字。她劝他忘了颍,他说不可能,他爱她,全系的人都知道他爱她,她也知道。Tina看到这里的时候轻轻叹息了一声,她在icq的聊天格里写上“一声叹息”。睿康写说,是叹惜不是叹息。也许吧,Tina写道。

Tina在贺年卡上写说她找到了那个可以和她一起看雪的人。男孩是她的同班同学,常常上课听不懂,考试前总是来叫Tina帮他补课。有时候为了答谢,他请她喝咖啡。晚了,他送她回家。Tina有时请他顺便到上楼坐坐。渐渐久了,他就从同学变成了她的男朋友。Tina说她的他和所有英国人一样是个温顺礼貌的人,能纵容她任性。她说他很高大双肩有些瘦削,在他怀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

睿康看了这些话有一点点嫉妒,不过想想没道理,tin跟他只是朋友而已。他回信时很衷心的祝福了Tina。

春天是爱情的季节,睿康谈了几个很烂的恋爱,最长的记录是三个星期,连他自己都觉得失败。颍还是常常来他这里,可他知道他不会拥有她。颍就像是毒药,他知道自己陷在里面不停的下沉,却还不停的要,一直一步步迈向绝灭。和他在一起的女孩都知道他的心里其实还是有颍--就像他知道颍心里还是将男友放在第一位一样--没有一个女孩子喜欢

与别人一起分享男朋友的,所以睿康的恋情总是维持不长。

Tina那边看起来似乎进展的很顺利,那丫头沉浸在爱情的甜蜜里,几乎很少回信了。睿康有些羡慕她。

五月的时候他收到Tina的mail,她说她和他分手了,现在觉得很累很down。睿康写信说要不要把“少年维特之烦恼”寄回去。她说不用了,她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教训那家伙一顿。睿康在icq上对她说他有办法,只要她把那个人的icq号码给他。Tina半信半疑的把人家的icq号码给了他后,他就下线了。第二天她又在网上碰见睿康,他告诉她一切搞定了。她问他到底做了些什么,他说他托计算机系的哥们通过icq把那家伙的电脑搞瘫痪了。Tina看到这里情不自禁哈哈大笑起来。这下爽了吧,他问。嗯,Tina在qq上回答,还贴了个笑脸。这次回国我一定要请你喝酒,她写道。

“哦,又要回国了?”睿康敲下这行自言自语的话,也贴上了个笑脸。


- No comments Not publicly viewable


Add a comment

You are not allowed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as it has restricted commenting permissions.

April 2005

Mo Tu We Th Fr Sa Su
|  Today  | May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Search this blog

Galleries

Most recent comments

  • nice story by Jane on this entry
  • ADD ME AS YOUR GOOD FRIEND? may I? by vanessa on this entry
  • http://vanessaleeedward.spaces.live.com/default.aspx?owner=1 ??blog! ??!???! by vanessa on this entry
  • can i cite it in my blogTHX by ling on this entry
  • 18ËêÒÔǰϲ»¶¸ÖÇÙ£¬ÏÖÔÚϲ»¶´óÌáÇÙºÍÊúÇÙ£¬Èô±ðÈËÎÊÆ𣬻¹ÊÇ»á˵¡°¸ÖÇÙ¡±£¬ºóÃæµÄ²»ÐèÒªÈËÖªµÀ¡£Ç°ÕßÊÇÎÒÑÛ… by ling on this entry

Blog archive

Loading…
Not signed in
Sign in

Powered by BlogBuilder
© MMXXI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