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07, 2005

Tin & Cam(10)

Follow-up to Tin & Cam(9) from Yoiko's blog

Chapter 10

她对他说“byebye”的时候,没有哭出来。虽然觉得眼泪就要涌出来了,最后还是没有哭。但是飞机起飞时,看到地面上的高楼大厦越变越小,最终缩成一个个火柴盒,眼泪忽然之间淌就下来了。她隔着机舱直愣愣的往下看,第一次的,她体会到了“离别”的含义。每年上海伦敦来来回回的跑,她却从未像现在这样感伤过。泪眼婆娑看着窗外的云朵,她预感自己不会再回来了。

不会再回来了。

爱过,伤过,痛过,不会再回来了。

她想要的百分百爱情,睿康从未给过她,她以为有一天他会的。这么多年来,她始终以为他会的,可现在她明白了,他不会,也不能,睿康是不会只做她一个人的Cam的。

既然如此,就挥一挥手,和过去道别吧。Cam这个名字,最终也仅仅成为记忆中的一段胶卷,时间久了,也会变得模糊不清。

既然决定和过去说再见,就得下决心,断得彻底。

手机换了,E-mail也换了,ICQ关了。收到他的信,通通原封不动的放到抽屉里。原本她完全可以把他的信扔掉,但不知为什么她却有些舍不得。有一天吧,她这样想,也许有一天,能够有勇气再看他的信,等到那一天,说不定会后悔自己把他的信都扔掉了。这样一来,她书桌的一个小抽屉成为专门存放未被拆阅的来自上海的信。

大学的最后半年异常繁忙,由于假期里的放松,光是写毕业论文就忙得她晕头转向。为了让毕业证书好看一点,她努力温习,尽量把成绩考得漂亮一点,把过去拉下的都补回来。忙,对于她来说不是坏事,伤痛可以在忙碌中痊愈。
别人眼里,她还是阳光灿烂的Tina,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常常思念到睡不着觉。有好几次,她半夜失眠,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打开抽屉,有好几次,她差一点就要拆开那厚厚一叠信了。

但最终她没有。

她收到的最后一封信是在六月,她毕业的时候。头戴方顶帽的喜悦冲淡了她过往的忧伤。毕业典礼的那一天,教授对她说“其实你是个很聪明的女孩,为什么不继续深造下去呢?”

在这之前,她从未考虑过考研,她只想早点毕业,早点出去工作,自己养活自己。考研,是啊,为什么不呢?她其实很喜欢这样为念书而忙碌的生活,回首自己大学三年,为学业付出的时间实在太少了。就这么告别校园,踏上社会,还真有点舍不得。再看自己的毕业成绩单,是三年来最漂亮的,于是她当下决定继续读下去。

夏天放假三个月,她在一家德国大公司伦敦分处实习,一边还要申请念硕士学位,天天忙得团团转。吃饭都买外卖,回到家就只想睡觉。至于有多久没收到睿康的信她早已不记得。毕业回国的想法也被搁到一边。

她的辛苦还是有回报的,最终她如愿以偿在伦敦经济学院攻读硕士学位,当她把这个消息告诉父母时,他们还以为她在骗人。Tina笑了,是啊,有谁能想到,一年多前,凡事及格万岁的她现在竟然就要到驰名世界的名校读书。
进入LSE 后的压力是难以描述的。这里的每个人都很聪明,很用功。多数人都是从本校升上来的,Tina的很多基础课存在漏洞。在竞争激烈的LSE,她的那点小聪明根本就不顶用。加上硕士课程是一年制,每天的课都安排得很紧,而且根本没有假期这一说。

Tina自己在伦敦外城区租了一小间公寓。父母支付她一部分的学费,剩余的由她自己在业余时间打零工赚钱。她还是在那家德国大公司上班,每个星期二十个小时,薪水对于还在念书的她已经相当不错。只是一边工作,一边读书,很是疲累,要补回过去拉下的基础课,自己还得苦读。她发现自己真的开始抱怨每天只有24小时,而且有时候还开始想人为什么要睡觉的道理。难得周末有不用写论文又没有工作的时候,她就舒舒服服躺在床上,睡它个天昏地暗。去Pub对她来说已是奢侈品,最后一次进电影院更是上辈子的事情。课程铺天盖地赶不过来的时候,她就骂这个死大学没人性,骂教授没人性,同学没人性。骂完了只好再继续乖乖背书,查资料,写论文。

至于睿康这个名字,早已被她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不是她把他给忘了,只是她没空想他。她已经搬了家,当然也就再没有收到睿康的信过。只有那厚厚一叠抽屉里的信跟着书桌一起搬到新家里。

第二年九月,她毕业了,拿到学位证书的一刻,她真想大吼一声:“ 我解放啦!”回想这一年,简直就是恶梦一场。最后一次睡足好像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照照镜子,眼角竟然已经有出现皱纹的趋势。还好身材没有变化,没有被那四季不断的外卖吃胖。心疼自己,Tina决定在往后的一年好好慰劳自己。
找工作很容易,一张LSE的文凭到哪里都可以找到高薪的工作。而以往她在德国大公司工作的经验也让她比起同龄人更有优势。最后她在一家著名的美国电讯公司落户。从此,Tina也成了伦敦高薪白领中的一员。

上班要化淡妆,不能穿短裙,早上要打卡,中午有午休,下午有喝茶时间。美国人没有德国人一般严谨,但毕竟也是大公司,是有自己的规矩的。Tina就过着这样朝九晚五的生活,出没于伦敦内城区最高级的老式写字楼之间,天天接触的男性都是西装笔挺,打着领带,穿着浆过的白衬衫的绅士男人。周末和朋友去名牌商店购物,去最好的美容院做护理,偶尔练练瑜珈,去名流所开的酒吧餐馆。生活过得很舒适高贵,却不见得有多满意。

在公司的化妆间照镜子的时候,她会朝镜子里的自己挥挥手,对自己说早安。
她会对着镜子里的Tin大叫,试图挽留那个穿着火辣,戴着银足链的Tina。她害怕自己被Kenzo的套装同化,被Shiseido的化妆品粉饰,被CK的One香水渲染,她害怕自己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她的上司是个华裔,伦敦生伦敦长,谈判和开会的时候巧舌如簧,私下里却是个沉默的人。三十出头的他,跟所有的写字楼里的英国男人一样,西装领带,戴着金丝眼镜,即使是Casual Friday 也始终只穿烫得笔挺的白衬衫。

同事都有点怕他,Tina却很喜欢逗他。虽然是上司,他却常常被她一个玩笑窘得面红耳赤。慢慢的他们会偶尔一起去看场电影,有时也会在下班后一起吃晚饭。和她约会的时候,他会戴隐型眼镜,Tina笑问他这样是否方便接吻,他当场脸红到脖子根。

这样的交往平淡如水,他是个正经人,有着英国人的礼貌,从未对她做出任何越轨的事情。开始约会半年后,他才敢第一次在她家门口吻她。

对于这个毫无惊喜的吻,Tina的反应竟然是不知所措。也许太久没有恋爱了,她几乎已经忘了接吻的滋味。最终她推开了这个好男人。不是他不够格,也不是不喜欢,只是……难以置信的,她的脑中飞快的掠过一个久违而熟悉的名字。

她以为自己不会再记起的。

那天晚上,她打开了那个被遗忘已久的抽屉,小心翼翼拆开最上面那封信。
有一天,她可以心如止水的去拆他的信。她做到了。

“Tin:

到现在我还是喜欢这么叫你,虽然你从来不回信,但我坚信你是看过我的信的。叫Tin的时候,我会强烈的感受到你的存在,你永远是我的Tin,我也永远是你的Cam。

半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当初我曾经答应过你在半年中给你答复。这半年你始终没有回过信,手机打不通,E-mail也换了。猜想你一定很生气,但不知为什么我相信你始终还是在等待着我的答复的,对吗?

关于我的答复,我只想说,我在等你回来。

今年夏天,和往年的夏天一样,我在等你回来。

不知何时起,我已经将夏天与你紧紧联系在一起。没有你,对我来说就没有夏天,这样一年就只有三季,多可惜。

我知道你讨厌自己像货架上的商品任人挑选。而事实上,我从未把你当作商品,也从未面临过选择。因为我没有别无选择,早在我觉悟到这一点之前,我就已经爱上了你。这么多年来,与这种爱对抗的只是我所憧憬的完美梦想。现在意识到这一点,也许已经为时太晚。

近来我常到外滩去散步。有时想你在身边,几乎笑出声来。如果你愿意再陪我去外滩散一次步,我会任由你穿多短的紧身裤,也愿意陪你当众谈手淫。记得卖夜来香的老太太吗?我还是常在她们那里买一株一株的夜来香,只是买来却没人送。

我坚信你会回来,如果今年夏天无法见到你,也许明年夏天可以,后年夏天可以。我希望以后不再仅仅与你共渡夏天。我们还从未一起见识过春天和秋天的外滩呢。我确信你会回来,也许现在不会,但在未来的某一天,你会像上次一样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把玻璃窗敲得咚咚作响。所以我会等,一直等到那一天的到来。

这也许是我给你的最后一封信了,也许你根本看不到它。你是否看到了信,这对我来说,也并不重要。现在我又重新开始等待,如同去年一样,很平静安稳的等待你回来和我斗嘴。你给我的维特的书和格子衬衫都被我放在抽屉里,有时我会去看看她们,然后想到你,就莫名其妙开始笑。
夏天,我在等你回来。

你的Cam ”

署名下的日期是两年半之前,真的是隔了太久。她嚅动着嘴唇,轻轻发出简单的声音:“Cam – Cam.”

这个名字在她的记忆中尘封了太久,大滴大滴的眼泪落在信纸上。

打开衣橱,满柜做工考究的名牌服饰,套装,竟然没有找到当初那条热裤。

“我这过的是什么生活?我这过得是什么生活?”她自言自语着,纵声大哭起来。

躺在床上,她一晚上未阖眼。她想到很多,很多关于睿康的事情。她记得14岁那年第一次看到睿康时,他穿的格子衬衫;还有第一次碰面时他穿的红T恤。她记得他如何微笑着将暗香的白色小花别在她胸前,记得他用单车歪歪斜斜的载她。

大哭一场以后,第二天照样按时起床,继续她朝九晚五的生活,穿着套装坐在写字楼做那一份属于她的工作。这是理智的。

放弃身边的一切,为了两年半以前一个不可靠的诺言飞会上海。这是疯狂的。
一晚上,她就在理智和疯狂之间摇摆不定。她很仔细的权衡,可是越是权衡就越是患得患失,愈加难以打定主意。昏昏沉沉即将睡去的时候,她心想,明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个想法就会是她的决定。

第二天早上,她照样化着淡妆,身穿黑白色的GUCCI到公司。

穿过衣装整齐,目光呆滞的忙碌人群,她走进上司的办公室,安静的将辞呈放在桌上。那个斯文的年轻男人摘下眼镜很是惊讶的看了一眼手中的辞呈:“何必呢?”

她笑:“我知道我是个疯子,但是我没办法。”
他又打量了她一会儿:“何苦呢?”
她再笑:“很多事情,不赌一赌,又怎么能甘心呢。”

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她突然想起这是他们第一次用中文对话。
有些人随着岁月的推移,就会渐渐被遗忘,有些却不会。
即使使劲试图去遗忘,也不会。


- No comments Not publicly viewable


Add a comment

You are not allowed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as it has restricted commenting permissions.

April 2005

Mo Tu We Th Fr Sa Su
|  Today  | May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Search this blog

Galleries

Most recent comments

  • nice story by Jane on this entry
  • ADD ME AS YOUR GOOD FRIEND? may I? by vanessa on this entry
  • http://vanessaleeedward.spaces.live.com/default.aspx?owner=1 ??blog! ??!???! by vanessa on this entry
  • can i cite it in my blogTHX by ling on this entry
  • 18ËêÒÔǰϲ»¶¸ÖÇÙ£¬ÏÖÔÚϲ»¶´óÌáÇÙºÍÊúÇÙ£¬Èô±ðÈËÎÊÆ𣬻¹ÊÇ»á˵¡°¸ÖÇÙ¡±£¬ºóÃæµÄ²»ÐèÒªÈËÖªµÀ¡£Ç°ÕßÊÇÎÒÑÛ… by ling on this entry

Blog archive

Loading…
Not signed in
Sign in

Powered by BlogBuilder
© MMXXI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