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06, 2005

银色东京,青色巴黎(上)

素素的“假装是一次偶然”里,有一个向往东京的上海女子,路过旅行社的时候会看橱窗里的海报,等待东京两个字的出现。在素素的书里我第一次得知村上春树这个名字,随后买了他的“挪威的森林”。

究竟是因为村上而喜欢东京,还是因为喜欢东京而喜欢村上,我不得而知。

很多朋友说我有着日本情结。我想用东京情结更合适一点。

漫画中,“白色圆舞曲”里的东京是几十年以前的;“EVA”里的东京是几十年以后的。当然,还有“东京巴比伦”里,现时的东京--歌舞升平,繁华如锦。烟花散尽后,人们所看到的是一个颓废的城市。在CLAMP的笔下,每颗空荡的灵魂都怨恨着东京。“我最讨厌东京了”是最常见的用语,看得我触目惊心。然而最终,他们都留在了那个城市,无论是生是死。还是喜欢东京,虽然她 的美丽会把人心刺出血来。

赤名莉香,银座,24小时便利店,山手线,御茶水。我对东京的印象。

想去东京,从13岁开始。18岁时,终于如愿以偿。

坐在车里,从成田机场开往姑妈家的高速公路上我睁大眼睛打量周围。出乎意料的,东京的夜景异常平和,灰蒙蒙的雾气中偶尔几点星星火火,和上海不可同日而语。但当我们飞驰过“Welcome to Tokyo”的路牌时,我还是听到自己的心跳。

姑妈住在一个幽静的小区,穿过苍绿细窄的小道,走到热闹地区要一刻钟。我珍惜这15分钟。有时候白天走在小巷里,路上空无一人,于是我会细读每座民宅的门牌:石诚,织田,加藤。偶尔,会听到屋里生硬的钢琴曲,夹杂在后院的泉水中,流淌。

在东京呆了两个星期,姑妈急于带我游览著名的皇居,Disney乐园,亚洲第一水族岛,而我情愿自己搭地铁到新宿吃一碗热腾腾的汤面。从姑妈家到新宿,不过是短短几站路,却好像到了另一个世界。新宿的街头,充斥着密密麻麻的路人,过往的疾步男女,或低头作沉思状,或目视前方,表情呆滞。走几步,看到一字排开的星巴克,伊势丹,Sanrio专卖店。再环顾四周,又觉得满街都是星巴克,伊势丹,Sanrio专卖。站在大街上,略一迟疑,立即被后面上来的人撞到。面对对方叠声的歉意,我只是微笑。此时此地,我正强烈的感受到东京,是东京,是的。

伊势丹里有很多疯狂购物的女人。她们脸上有精致的妆容,粉底是资生堂的,皮包是Prada的。她们通常在专位前抢购五万日元的特价服饰。看到她们,我会想到伊势丹漂亮的电梯小姐。每天,她用永远不变的微笑迎送顾客,用她温柔的声音重复着同样的话语,微鞠她的细腰重复着同样的动作。下班后,无异于其他女子,她自然而然的融入到伊势丹的购物大军中去。

相对的,东京的年轻女孩要可爱很多。有时孤身坐在肯德基,邻桌的高中女生们绘声绘色,表情夸张,一串串日语就像珠子一般从她们嘴边滚落。虽然我能听懂的通常只有“kawai”和“ganbane”,却总是忍不住笑出声来。那些将头发染成栗色橙色金黄色的年轻女孩,下课后直接穿着海军服,高筒袜走进游戏机房。掏出化妆袋,好朋友之间互相帮忙,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再去照最新款的大头贴。很多中国人会对着她们摇头,然而我很喜欢她们。

姑夫带我去了台场,一个径直建在东京湾对面的娱乐场所。因为浪漫,它成为东京情侣约会理想的场所。日本最有影响的电视台总部也在那里,所以很多日剧的场景在那儿拍。我和姑夫在一家顶楼餐馆的阳台吃晚餐。一眼看下去,东京湾的海因为夜晚而变得神秘。侍应端上最精致的和式餐点。我手拿寿司,眺望东京桥上隐约的路灯。铃木保奈美,木村拓哉,深田恭子,金城武,在这个地方上演过一出出的团聚和离别。此刻,在我身边,有一百多人,那是一百多个聚散离别。在我眼底,有千万颗忙碌的心,上演着千万个聚散离别。

“带我去东京铁塔吧。”我如是对姑夫说。

“……每当午夜降临的时候,会有一道不可思议的光芒从东京塔顶翩然而降,温暖每一颗受冻的幼小心灵……”这是日剧“东京灰姑娘”里的开场白。“东京灰姑娘”是我最喜欢的日剧。

所以坚持要去东京铁塔,虽然被告知那是乍进城的乡下人观光的地方。

花了不少钱乘出租到那里,发现东京塔并没有自己想像的漂亮。全塔漆成灰红色,风格与艾菲尔铁塔相近,只是没有后者的雄伟气派。也许,晚上来会漂亮一点,我心里想。

在乘观光电梯的时候,日剧里的情景一幕幕掠过我的脑海。这就是松井杏子和高木雅史的爱情纪念地,现在我站在同样的地方,和他们呼吸同样的空气。电梯到第二层,进来了一个日本人,一个美国人,两者兼西装笔挺,尽显疲态。听到日本男人用口音很重的英语和老外讨论合作项目的价位,我想提醒他们我们现在是在东京塔。

不过,在东京塔的电梯里谈生意,他们活得很东京。

临走的那几天,姑妈带着我在热闹市区兜逛,疯狂采购:Hello Kitty, 和服,漫画,时装…… 一向是路痴的我,闭着眼睛也能摸到去原宿和池袋的路。

最后,姑妈问我,还有什么地方想去?

我想了想说,银座。

姑妈恍然大悟。对呀,对呀,怎么会忘记带你去银座呢,她有点自责的笑道。

于是在我离开前的那个晚上,我们一起搭山手线到银座。

我们走的是一个小出口,出来后是银座附近的一条小巷子。虽然只是条小巷子,却被各式酒吧舞厅挤满,五六层楼的建筑,每层都至少有两三家店。我看到一些陪酒女笑盈盈的送客人到门口,有些穿着温顺的和服,有些身着火辣晚礼服。

这块地方叫做歌舞妓町,姑妈告诉我。银座附近有多少条这样的巷子,我问。凭借着在新宿的经验我知道这不会是唯一的一条。姑妈略微思索了一下,百把条吧,她说。

我们继续往前走,遇到不少醉醺醺的日本男人,上班族。但转进大路后,风景立刻不同。在银座的大街上,有漂亮的西方建筑。高高的屋顶有巴洛克风格,路两旁的大厦威严而庄重,虽然其实它们并不高 - - 为了预防地震,东京很少有高层建筑。立在建筑物上的标牌无一不是某某银行,某某株式会社。

相对白天的新宿,晚上的银座略显冷清,过往的人不少,但因为道路太宽而显得空旷。清爽的路灯打影到迎面走来的年轻女子脸上,神圣而高贵。她与我擦肩而过的瞬间,我嗅到CK香水独特的气味。

步行到银座最有名的十字路口,我用力抬起头看对面圆顶上的大钟。

姑妈请我到钟对面楼里的咖啡馆去,说那里看的比较清楚。

座落在那种地方的咖啡馆,当然有最到位的服务,以及最咋舌的价位。身着黑色西装的侍应生微笑着端来我的红茶时,我发现茶托和茶勺是纯银做的。茶具是纯白的,真真正正的雪白,从未看到过做工那么细腻的瓷器。我和姑妈坐在靠窗的情侣座,暗红色的雕花椅让我舍不得离开。

当我最终再次将目光投向窗外时,我看到一个月白色的银座,梦幻而冷艳。我不懂,一个笑看浮华众生,沉置于纸醉金迷之中的地方,如何依旧能保持她的圣洁。

一瞬间,完全理解了“东京巴比伦”中那些幽怨的灵魂。

“我最讨厌东京了。”

但是无法逃脱这个城市,因为她是独一无二。

终归还是喜欢东京的,虽然讨厌。

第二天我乘四点的飞机,离开了这座银色城市。


- No comments Not publicly viewable


Add a comment

You are not allowed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as it has restricted commenting permissions.

April 2005

Mo Tu We Th Fr Sa Su
|  Today  | May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Search this blog

Galleries

Most recent comments

  • nice story by Jane on this entry
  • ADD ME AS YOUR GOOD FRIEND? may I? by vanessa on this entry
  • http://vanessaleeedward.spaces.live.com/default.aspx?owner=1 ??blog! ??!???! by vanessa on this entry
  • can i cite it in my blogTHX by ling on this entry
  • 18ËêÒÔǰϲ»¶¸ÖÇÙ£¬ÏÖÔÚϲ»¶´óÌáÇÙºÍÊúÇÙ£¬Èô±ðÈËÎÊÆ𣬻¹ÊÇ»á˵¡°¸ÖÇÙ¡±£¬ºóÃæµÄ²»ÐèÒªÈËÖªµÀ¡£Ç°ÕßÊÇÎÒÑÛ… by ling on this entry

Blog archive

Loading…
Not signed in
Sign in

Powered by BlogBuilder
© MMXXI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