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08, 2005

那些年少轻狂的岁月...

全题:那些年少轻狂的岁月如今只能小心轻放

作者:1900

一、 桥

那时侯最喜欢下雨,雨中,江南水乡迷蒙的美,在那个小小碎石铺就的拱桥上,达到极致。

雨水落在河面上,会稍稍溅起,晶莹的水珠活泼得跳动一下,然后才终于沉下,溶如水中,留下一圈圈涟漪。大的圈套小的圈,最后,一个个散开,散开。

光是看这个,就能过上半天。

而窄窄的河面,两边的陈旧民居,虽然那么灰暗,砖瓦都有残缺,在雨水绵密的刷洗下,在阴蓝的天色掩映下,倒有种安详平静的沉稳之美。

那时侯每天都要经过好多次这种小桥,习惯成自然到以为天下的桥都是如此,弯弯的,小家碧玉的,有点旧,有点窄。因为铺着的是碎小的砖块,所以骑自行车,一路颠簸。上桥的时候要使劲多踩两下,下桥的时候,就放松双脚,直冲落桥底。车铃一路都在叫,没有人动它,只是因为路面的不平,让它有惊叫的欲望。

那时侯就常常看见美院的学生们坐在小马扎上,选个角度,描画这每天见惯的小桥流水人家,仰慕地看着他们,再仔细看他们笔下的桥,虽然是眼熟,总失却了家常的滋味。

多年后看见铺天盖地的周庄宣传资料,看着那些被强调的小桥,才知道,桥,和人一样,原来也有运气。

竟然运气,是这样难以抵挡的东西。

二、 烟

其实很小的时候,就偷偷抽烟。

时光是多么奇妙的东西,多年后的今天,坐在电脑前回忆的我,竟然连那第一包烟的牌子都不复记忆。如同今日的我,根本就不会再抽烟。

而当年的抽烟,是一种姿态,对一个只有14岁的女孩而言,抽烟是对成人社会最大的反对姿势。至于抽的是什么,也许,根本就没有必要关心。

那时侯开始听驿动的心,开始听一场游戏一场梦,开始向往一种沧桑过后和阅尽人间冷暖的悲凉。

可是面对着千篇一律的学生生活,只有靠藏在抽屉最里面套在水彩盒子里的烟盒里几支神秘的香烟带来一种刺激。

在模仿电影电视里那些风情万种的女人缓缓吸进一口烟,又轻飘飘若无其事吐出的过程里,一个女孩对自己内心世界的探索到达颠峰。

如今想来,那幼稚可笑到极点的姿态,那气概万千实则只是身穿睡衣,站在镜前,一听到门外响动立刻如兔子般窜到卫生间掐灭香烟的女孩,竟然是若干年前真实存在的自己。

想起一家有名的酒吧,名字叫做覧时光雕刻。

在这个全世界最昂贵的雕刻机里,那个对着镜子一次次演习如何把抽烟的姿态演练倒最佳的女孩,如今已经成为一个循规蹈矩的少妇,每天面对的烟,是厨房里的油烟,每天做的梦,是永远不要有飘泊苍凉的日子。

三、 作诗

念初中了,忽然看不起比自己大的人,也看不起和自己一样大的人,更看不起不比自己大的人。

唯一看得起的,是诗人。

北岛说:一切都是命运,一切都是烟云,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开始,一切都是没有结果的追寻。顾城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用它来寻找光明。

我看得心潮澎湃,我看得悲从中来,我看得热血沸腾,我拿起手里的笔,在草稿纸上做起诗人。

那时坐在我前排的一个长得如同耗子般的男同学与我同好。于是就常常一起探讨彼此在代数物力研究间隙得出的佳句妙词。比如什么:何时能够倚着温暖的火炉,重温逝去的成功。比如什么:我可以把自己放逐在旷野的边缘。

自信满满地向着诗人的道路进军。

当然最后的结果不用再提,除了因为要吟诗而多看了几本唐诗宋词元曲因此古文比较好语文课比较好混外,就剩下对经常结伴对诗常去的那家茶馆里五香豆腐干的美好回忆了。

话说回来,那家茶馆的豆腐干真的好吃到无法形容,值得在以后的日子里鄙视所有同类产品。也值得单开一节来隆重介绍吃豆腐干的日子。

写到这里,不得不提到这位当年的诗友,如今的我的保险代理人,在成功帮助我花大钱保小险N年之后,已经同我曾经有过的确切无疑的诗兴一起人间蒸发,飘渺不知所终。

在这个短暂的回忆里,我不得不想起一首词: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诗强说愁;如今识遍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4、王杰

上初三的时候开始知道世界上有一种人,虽然和你完全没有关系,但是你却居然会时时刻刻竭尽所能地关心他。

第一次听见那把苦得挤得出血的声音,所有对沧桑飘泊的向往就从脚底开始经过脾脏心脏后脑勺一路向上,爱火刹那间喷出双眼,直奔一个长着天生的苦涩脸庞的男人覧王杰。

还有那首带着哭腔的歌覧安妮,生生把小女生对凄美爱情的向往提高到一个新的档次和高度。以至于从此对爱情的最高向往是,有朝一日,可以美丽而憔悴地死在一个英俊而专情的帅哥温暖坚强的怀里,并且,从此帅哥永远揣着对死去的我的无限怀念和热爱走完漫长孤独的岁月,直到头发花白被上帝召回天堂仍然焦急地在第一时间寻找当年的天使一般的爱人,我。

此时此刻,王杰作为过气老牌歌星驰骋在现在的荒唐世界里,穿红衣,带笑脸,温和谦逊地以新人姿态向现实妥协;轻放在炎热夏天闷湿的客厅里一边和老公讨论晚餐的排骨汤的咸淡一边敲击被评论为不敢恭维的文字。

而生活,就是这样继旭着,如同当年的高中语文老师曾经高声演唱过的王杰的《安妮》,荒腔走板却终究挣扎到了最后,也许听众早已觉得惨不忍听,但是当事人始终兴高采烈。

其实,是不得不兴高采烈。

5、豆腐干

下午上两节课,随后是自修时间。因为老师通常只注意班上最好和最差的学生,所以这段时间,我们这些二溜子通常溜出去泡茶馆。

学校后面就是小区的老年活动中心,居然是一个湖心亭式的建筑。茶馆就开在这里,针对的,本来是60以上的老头。现在杀来一彪十几岁的小孩子,每日里唧唧喳喳闹成一团,老爷子们处惊不变,根本连正眼都不带扫小毛孩们一眼的,着实让这帮毛孩子们领教了若干若干年后风靡大江南北的那个字覧酷。

泡茶馆的主要活动,就是下棋覧飞行棋,打牌覧争上游,吟诗覧朦胧诗,吃东西覧豆腐干。而归根结底,最重要的活动,其实就是覧吃豆腐干。

在一口大锅里,放入打碎外壳的鸡蛋、豆腐干、茶叶、茴香,煮煮煮,煮得香气四溢,味道飘满茶馆方圆100米,渗透进豆腐干的每一个平方毫米,捞出来,一块豆腐干,就是一块充满了殷实香味的超级美食,只要1角钱,就吃得一帮小孩满嘴留香,居然在几乎15年后,还念念不忘。

照例要说一说现在的豆腐干,自然不如当年,否则何必心心念念惦记着。再说说当年这个茶馆,现在改成麻将室,依然是60岁以上老人的俱乐部,却再也不会有小朋友过去占张桌子玩飞行棋。现在的小孩,每天要学的东西太多,玩的东西太高级,当年那种淳朴的游戏,已经随着时代的进步被甩在了遥远的地方。

拜拜,我的豆腐干。


- No comments Not publicly viewable


Add a comment

You are not allowed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as it has restricted commenting permissions.

April 2005

Mo Tu We Th Fr Sa Su
|  Today  | May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Search this blog

Galleries

Most recent comments

  • nice story by Jane on this entry
  • ADD ME AS YOUR GOOD FRIEND? may I? by vanessa on this entry
  • http://vanessaleeedward.spaces.live.com/default.aspx?owner=1 ??blog! ??!???! by vanessa on this entry
  • can i cite it in my blogTHX by ling on this entry
  • 18ËêÒÔǰϲ»¶¸ÖÇÙ£¬ÏÖÔÚϲ»¶´óÌáÇÙºÍÊúÇÙ£¬Èô±ðÈËÎÊÆ𣬻¹ÊÇ»á˵¡°¸ÖÇÙ¡±£¬ºóÃæµÄ²»ÐèÒªÈËÖªµÀ¡£Ç°ÕßÊÇÎÒÑÛ… by ling on this entry

Blog archive

Loading…
Not signed in
Sign in

Powered by BlogBuilder
© MMXXI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