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08, 2005

大哥(上)-幽谷蓝天

作者:幽谷蓝天

与大哥拜把子的时候,我大一,他研一。

怎么拜的把子,我已经记不清楚。无外是臭味相投,某一天热血上涌,就此称兄道弟。

不过我是女生。故此成为大哥的小妹。

大哥是法学院的高才生,研究生会副主席。因为长得高大英挺,颇得女学生的青睐,女友一直换得似走马灯。

一年级的时候,大哥的女友,是哲学系三年的丁佳瑶。丁佳瑶肌肤胜雪,有一把异常秀丽的长发。我常常看见大哥在校园里悠闲地骑着车。丁佳瑶的一双玉臂轻轻地环着大哥的腰。

大哥看见我的时候,会照例停下来。并不下车,而是一条长腿支在地上,打个招呼。他的招呼多少日子都千篇一律:晚上去小洋楼?好象北京人见面问:吃了吗?

我总是点点头。然后笑着问丁佳瑶:去不去?一起去?我来叫你?直到和丁佳瑶约定了时间,才向这对壁人挥手告别。

小洋楼是大哥的根据地。尚未认识大哥之前,就听闻法学院的施正言非同小可。这个人八面玲珑,长袖善舞,竟然把学校最好的一栋小洋楼,划进他施某人的辖区。他每日在那里运筹帷幄,呼朋喝友,直把小洋楼变成他的私人办公室。不知道大哥哪里弄来的款子,反正小洋楼里空调、电话、电视、冰箱、洗衣机一应俱全。还配有微波炉和咖啡壶,随时招待他的各路人马。

与大哥拜了把子,小洋楼当然有我的份。我向大哥要楼顶的一间小屋。虽然冬寒夏暑,但是安静。关上门,即使楼下闹翻了天,也与我无关。我攻双语,功课重,不得不整日苦读。大哥对此没有二话,有谁要上楼找我,他还会替我挡一挡:找蓝天?什么事?不急的话先跟我说吧,我一定帮你转告。如此替我挡了三年。

有时候下楼找水喝。总见大哥在一大群人中间指点江山,宏论滔滔。看见我下楼,他扬手一挥,好象我也是他的手下:煮了你喜欢的蓝山。自己去倒。然后别过头去,继续他的高谈阔论。丁佳瑶依偎在他的身边,眼里都是崇拜,娇俏地笑。大哥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一只手用来抽烟。一支连着一支。烟熏火缭的,我闻不得那个味道,逃上楼去。

二年级的时候,大哥当选研究生会主席。他竞选的时候,我颇出了一点力。连着几个周末不曾回家,待在小洋楼里帮他写稿子、画海报。为了争取选票,还赴了几次鸿门宴,薄醉而归。大哥在小洋楼里气急败坏地冲我吼:不会喝你还喝!女孩子要自重自爱!你有没有自知之明!你嫌你招摇得还不够!你巴不得全校都知道我施正言没有你蓝天不行!是不是!是不是!

即使感觉迟钝,我还是被激怒了。我一言不发。掏出小洋楼的钥匙。放在他面前的台几上。转身走了。大哥牛脾气发作。我听到背后的门被重重摔上。

我们很快和好。因为隔了一天,大哥跑到外语学院,接我下课。他嘻皮笑脸地说:自家人没有隔夜仇。蓝天,一笑泯恩仇嘛!我没辙,只好握手言和。

那时候,我晚上到校外读托福。因此认识了中文系的吴敏儿。她不仅长得美,而且气质高贵。我竟然把她带到小洋楼,在小屋里聊了个通宵。

大哥知道后,长叹一口气:蓝天,原来你的禁区,还是有人可以进去的。不过只限女人。而且还得是美女。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吴敏儿,不肯落到别处。我骂他:花花公子。然后拉着吴敏儿去上夜校。

但是大哥看上了吴敏儿。他和丁佳瑶分了手,开始追求吴敏儿。大哥每天晚上到夜校报到。我们上课,他混进来霸个位子,看法学专箸。下了课,他请我们吃赤豆刨冰。大哥的家底殷实,请客吃饭乃家常便饭。所以他请赤豆刨冰,我从来不反对。

可是,才吃了两个礼拜的赤豆刨冰,我就发现我变成了电灯泡。吴敏儿体贴我,叫大哥到小洋楼去读他的书。大哥无不从命。我们由姐妹变为姑嫂,感情分外融洽。

二年级下的时候,托福成绩下来了。我只有二年级,读个托福,不过是对自己有个交代。但是吴敏儿临近毕业,她有出国的打算。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谈的这件事。反正吴敏儿有一天哭得象个泪人儿。我下楼去的时候,吴敏儿站在落地窗前,哀哀饮泣,纤瘦的背影看起来楚楚动人。大哥坐在沙发上猛抽烟。我在楼梯中央站着,不知道是走下去好,还是应该回小屋。

我还是走了下去。默默地把纸巾递给吴敏儿。吴敏儿没有接。她泪眼朦胧地望着我。望了良久。然后走了。

她没有再来过小洋楼。显然已经和大哥结束。毕业后,她去了法国,然后就没有了音讯。

三年级的时候,大哥的身边站着姚之韵。虽然我从不干涉他的私生活,但是这一次,我光火了。我一进小洋楼,就把他叫到一旁兴师问罪:施正言!兔子不吃窝边草。你已经成为文学院的采花大盗,现在又到外语学院来兴风作浪!

大哥完全当我是耳边风。他没心没肺地看着我:怎么?开始管闲事了?读大三了,有闲情逸致干别的了?

你上哪儿风流随便你,但是别搭上外语学院!

外语学院怎么了?你什么时候成了你们学院的家长了?就许你读外语,你未来大嫂就不能是读外语的?他吊儿郎当地靠过来问我。

施正言!你我一时词穷,他趁胜追击,怎么了?不是要兴师问罪吗?说说看,为什么我不能喜欢姚之韵?为什么?啊?

大哥!你肚子里有几根花花肠子,你当我不知道?!我气结。姚之韵是我同院、同系、同专业、同班、加同桌!你过几天把人家甩了,我还上不上课?!我还做不做人?!

大哥冷笑了一下。忽然板下面孔。你少管我谈恋爱的事!说完拂袖而去。

姚之韵正式进驻小洋楼。她温良贤淑,很快担当起了大哥的秘书、保姆和清洁工。她为他整理论文,打饭,买夜宵,洗衣服,铺床,打扫房间。还替他打毛衣。织完了,大哥就套在身上,穿了整整一个冬天。但是我知道,大哥不喜欢那件毛衣。他脱下来团成一团,随便仍在哪个角落,不当它一回事。那阵子,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他忙着在南京和上海之间穿梭,寻找合适的工作。

工作有了眉目。大哥回到小洋楼。他找我谈话,表情严肃。蓝天,告诉我回南京?还是留上海?

我低下头,认真思考。啊。南京的机会显然好得多。他有此一问,是因为姚之韵是上海人。但是姚之韵并不适合他。我是他的把妹。我不了解他谁了解他。他对她,比对丁佳瑶,对吴敏儿,更加漫不经心。迟早要说再见,何必为了一时的冲动留下来?

回南京。大哥。我清晰地回答。没有任何犹豫。好男儿志在四方。男人以事业为重。为什么留恋上海?上海太大了,机会就会相对地减少。你在南京的根基那么好,单是叔叔伯伯,已经坐稳当地的半壁江山。做律师这一行,没有这些是行不通的。况且,南京和上海之间,不过三小时的车程。想看姚之韵,还不是一会儿的事?多少上海人谈恋爱,从浦东赶到浦西,都得花上两个小时。

我滔滔不绝地说着,并没有注意到,大哥已经神色疲倦。他好象没有听完我说的话,就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 No comments Not publicly viewable


Add a comment

You are not allowed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as it has restricted commenting permissions.

April 2005

Mo Tu We Th Fr Sa Su
|  Today  | May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Search this blog

Galleries

Most recent comments

  • nice story by Jane on this entry
  • ADD ME AS YOUR GOOD FRIEND? may I? by vanessa on this entry
  • http://vanessaleeedward.spaces.live.com/default.aspx?owner=1 ??blog! ??!???! by vanessa on this entry
  • can i cite it in my blogTHX by ling on this entry
  • 18ËêÒÔǰϲ»¶¸ÖÇÙ£¬ÏÖÔÚϲ»¶´óÌáÇÙºÍÊúÇÙ£¬Èô±ðÈËÎÊÆ𣬻¹ÊÇ»á˵¡°¸ÖÇÙ¡±£¬ºóÃæµÄ²»ÐèÒªÈËÖªµÀ¡£Ç°ÕßÊÇÎÒÑÛ… by ling on this entry

Blog archive

Loading…
Not signed in
Sign in

Powered by BlogBuilder
© MMXXI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