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06, 2005

二十坪

她以为自己坐在一块礁石上,脚下是冰凉透明的湖水,侵蚀她的皮肤。其实她只不过是坐在家中的床上。是最普通的床。柔软粘腻的席梦思,脚下是一块灰蒙蒙的地毯,一脚踏下去可以感觉到无数小细菌的存在。

她的房间算是很大,放得下书桌,旋转椅,两张沙发,电脑,钢琴,衣橱,还有她最亲爱的席梦思床。她不太喜欢这张床,每次失眠时,它的柔软就成了累赘。夏天炎热,翻来覆去热得睡不着也是常有的事。但她却喜欢躺在上面,躺在这床上,眼睛睁开或紧闭,消磨时间。

夜里她听音乐,女孩床边的小桌上有一股很老式的CD机,兼放磁带和广播。没事的时候,她就拨一下小小的按钮,格登一声,这机器便发出无比神奇的声音,再格登一下,又没有声音了。她喜欢拨动按钮时的声音。有时她觉得自己喜欢这格登的声音多过喜欢音乐本身。每天晚上必听也许不是音乐,而是这格登一声。轻轻一拨,拨正她的心。

有时她在半夜里坐起来,在房间里踱步,蜷缩在沙发的一角,聆听流逝的音乐。她觉得这个女孩是被自己遗弃了。

有时候她会突然翻箱倒柜,把自己的衣裙一件件拿出来试穿。她有很多裙子,连衣裙:蓝色,粉色,灰色。不停换穿的时候,她的心情会变得很好。她面对镜子里的自己。换衣服的时候,她会在那短短的一瞬贪婪的看镜子里的裸体。她没有傲人的身材,乳房很幼小,臀部扁平,看起来是一株没有生气没有欲望的树干。有时她在镜子里端详自己的脸。一张平实的脸,一点不漂亮,没有特征。和她的身体一样,被看过一眼后即刻就会被遗忘。

有时她想自己是否一直这样下去,被看过一眼后就被忘了,一辈子如此。

晚上清醒的时候,多数是关着灯的。这样一来,不管是笑还是哭,自己都看不到了。
她酷爱半夜给人打电话,一直打到耳根发热,神志不清还是不肯挂。其实她比谁都怕寂寞。

她的房间算是很大,有二十坪。就在这二十坪的世界里,她随心所欲。赤裸裸的走来走去,赤裸裸的躺在床上。有时情愿清醒的闭着眼睛躺着,也拒绝挪动身体。
常常她以为自己在哭,但是一摸脸,什么都没有,没有眼泪。

房间只有二十坪,对她来说却多过一个世界。她对这个房间一点都不照顾,白天的时候甚至懒得拉起百叶窗,开窗透气。沙发上,地毯上,桌上,永远摆满了杂物,乱七八糟。但她并没有觉得对不起照顾房间。她所需要的只不过是夜晚躺在这个房间的床上,静静的聆听。然后她就听觉溪水流过的声音,冰凉冰凉的,直触她的脚丫。于是,她就裹紧毯子,开始哭。

她一直都在这里哭,只是没有眼泪。

她一直都躲在这二十坪里哭。


- No comments Not publicly viewable


Add a comment

You are not allowed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as it has restricted commenting permissions.

April 2005

Mo Tu We Th Fr Sa Su
|  Today  | May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Search this blog

Galleries

Most recent comments

  • nice story by Jane on this entry
  • ADD ME AS YOUR GOOD FRIEND? may I? by vanessa on this entry
  • http://vanessaleeedward.spaces.live.com/default.aspx?owner=1 ??blog! ??!???! by vanessa on this entry
  • can i cite it in my blogTHX by ling on this entry
  • 18ËêÒÔǰϲ»¶¸ÖÇÙ£¬ÏÖÔÚϲ»¶´óÌáÇÙºÍÊúÇÙ£¬Èô±ðÈËÎÊÆ𣬻¹ÊÇ»á˵¡°¸ÖÇÙ¡±£¬ºóÃæµÄ²»ÐèÒªÈËÖªµÀ¡£Ç°ÕßÊÇÎÒÑÛ… by ling on this entry

Blog archive

Loading…
Not signed in
Sign in

Powered by BlogBuilder
© MMXXI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