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entries for Sunday 10 April 2005

April 10, 2005

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怡人回到家,已经半夜了。

她往床上一跳,笔笔直躺着,什么都不想,好像一个白痴。

近来大脑常呈真空状态,什么都懒得想,认为什么都不值得去想。

怡人二十方出头,大学尚未毕业,却已觉得人生无大意思。真可悲。

怡人记得过去的自己,向来大情大性,如今怎落得如此百无聊赖?

她翻一个身,忆起往事来。

怡人出生在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家里发不了横财,也绝饿不死。怡人从小爱上进,万事精益求精。碰巧她天资不赖,小时成绩便很好,这样一直保持到高中毕业。

不过,她有一句口头禅,从小讲到大。

你不要管我!

这句话最初用来冲撞父母,后来用来冲撞男朋友,碰到碎碎叨的闺中密友,嘴上不便说,心里也会默念此话。

而今倒好久没说这话了,因为根本再没人管她。

怡人活到这么大,最讨厌被人管束。

十四岁时,她跟父亲争吵,死不道歉,活活被掴十几个巴掌,双腮肿到说不出话,仍不肯认错。父亲盛怒之下,丢过钥匙,叫她滚出家门。怡人一句不吭,门一开,头也不回就走出去。外套都没披,大冷天在街上走一整晚。

其实,若父亲没有以此要胁,倒可能早道了歉了,她本来并非不明事理。但现在,觉得认错就是慑于父亲的威严与暴力,她最痛恨被威胁。

叛逆的时候真叛逆,怡人记得年少的自己,数度离家出走。最久的一次,拿走了身份证和银行卡,一走便是一星期毫无音讯。学校,家中统统为她急成热锅上的蚂蚁,想不通那么好的孩子,究竟为了何番突然不告而别。其实她并非有心事,只在外省某村头晒了一个礼拜太阳。回来见到担心的父母,师长,和朋友,怡人不仅没有内疚,反而有种畅快淋漓的胜利感。

怡人的父母并没做错什么,她的老师,同学也没有。怡人出走,想挣脱的,不是他们,而是由他们织成的那道无形之网。即使他们被换作别人,怡人还是一样会走,她酷爱狠狠划破那道网给她带来的快感。

高中最后几年,怡人在家呆得很不自在。父母在同辈人中已算开明,可她终究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只觉得那一张网,愈裹愈紧,紧到透不过气。于是早早提出大学去外地念,父母知是拗不过她,只得应允。

如今终得美梦成真,独自在外数年,过得纵是滋润,却郁闷那张网,忽又变得无边无际,不知何从破起。

怡人自小辗转各地,数度搬家,让她练就一套自来熟的本领。但凡初次见面,无论长辈同龄,她热心多话,给人印象总是好。因此结交朋友很容易,走到哪里,也不愁会孤单的。

只是朋友也有熟人知己之分。每每搬离一个城市,让怡人最挂心的,还是那三两知己,往往放心不下,临行千叮万嘱。到了新地方,总试尽一切办法保持联络。但密友间的那分默契,又岂是电话电邮可以替代的。有时在新环境里太过沉浸,猛一回首,恍觉昔日友人已个个面目模糊,怡人不免疾心痛首。

渐渐怡人已懂得,是朋友就无需将他们死死捆在身边,该走的是捆不住,不该走的不捆也逃不掉。再好的朋友无法陪她一世。知道他们都在就好,无需太挂念。

怡人交友,层面甚广,三教九流,无所不有。她待人无偏见,成绩,智慧,以及涵养,不是她衡量一个人的标准。她的朋友,只共性心善。做人最基本一条,这是怡人从小信奉的真理。

因多次迁转,又及朋友遍布天下,怡人年龄不大,该见识的却也几乎都见识过。早些时候,父母对她管束甚严。可一个人想要做什么,又岂是旁人管得住的呢?家人眼中似小公主般纯洁的她,只是他们心中的美好幻影。不过,她倒也没做什么世人眼里所谓的坏事。至少,她到现在还是个异性恋者,吸毒,她试过大麻,但只一两次,她只跟自己喜欢的男人做爱,偶尔一夜情,只在她单身时。

但,她依然爱异性是因为她不爱女人,她不吸大麻,因为她受不了那个味道,她对性还尊重,因为她觉得性爱是个人隐私。不做,不是因为世道不允许,是因为自己选择了不做。

她独身一人,家人远在千里之外,朋友,男友都管不到她。不知哪天早上醒来,心血来潮将不改为是,也全是她的自由,绝没人来谴责她。怡人甚是享受这份权利。

今晚外出,是和初恋情人。

怡人过去,对爱情很是在意。人间三种情感排个顺序,在她那里,爱情绝对拨得头筹。初恋,真正轰轰烈烈爱了一回。爱恨交加,为那个男人分分合合,命都不要,也不知在心里死几次了,。

当初为他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今夜再见,竟然无寸毫伤心。心静得像潭死水,功力炉火纯青。

彼时受伤,皆因用情太深。怡人决心再不对任何男人投入百分百的感情。她此后的男友,无不是主动出击,使出浑身解数紧追不舍,她才松口答应。

怡人不是没有过欣赏的对象。能让她有好感的,或才学过人或英挺潇洒,都是俊才。只是,她也深知,英杰难弄,她自己并不算漂亮,那点小聪明,也上不了台面的。真正出色的男人,不会第一眼就看上她,而如果他们不朝她看第二眼,她断是不会再主动看他们第二眼了。

数一数,她过去的几个男友,对她真的好,不过,怡人也没有亏待他们。她做人女友,向来一心一意,不会脚踏两船,不会无理取闹,不随便干涉男友,也不让男友干涉自己。分手记录,几次是她甩人家,几次是她被甩,不管是甩人还是被人甩,怡人都不曾过度伤心。原本她就只投入百分之五十,伤心的指度,自然也不会高于这个数目了。

只可惜,谈恋爱,伤心指数和快乐指数向来成正比。伤脾闹肺的时候是少了,由心快乐的时光却也跟着递减。恋爱淡如白粥,不到饥不可耐,怡人亦不会碰它。

过去的怡人十分好强,爱情学业,样样力争最好。十几岁时的冲劲真个谁都拦不了。

人这一辈子,兴许只在十几岁时才那样意气风发吧?

怡人高考成绩优异,进入一流名校深造。进了大学,原本束得一把紧的骨头就一连叠松垮下去。上课时有缺席,论文拖至最迟,作业草草了事,期末考试,问别人借来笔记,疯啃三天三夜了事。怡人不求名次,她各科成绩不一,但凡及格就好。既是名校,同系同学或天资过人,或勤奋刻苦,无不力求上进,环顾四周,甘愿混迹大流泛泛其中者,竟只自己一人。若自己早年就露出现在这般懒相,恐怕今生与此高校无缘。

也并非是笨,怡人心里也清楚,如果上进些,前几名中能找到自己的位置。可惜她贪慕安逸,年少的锐气早已被磨光了。一百分也是读,七十分也是读,真懒得用大把时间去换那三十分。省下的大好时光,怡人用来看闲书,四处乱走,淘影碟,发呆,睡觉,她的生活毫无计划,完全随性。

过去怡人总不肯认输,难得输一把,非要憋一口气,下次一定赢回来。而今,这些对她全没了意义。她已不在意输赢,生活怎样来,她便怎样过,不想不问不争不怨。

家里给她寄生活费,数目不少。有时她自己给报社写稿,也赚得一些。怡人不是奢侈之徒,不刻意追求生活质量,不过手头宽裕时随性一些。她不会算帐,兴致好,亦出入一些高档夜吧。有时帐上过不去,一连数日以粗茶淡饭果腹,平淡的日子,也是有的,怡人并未觉得不妥。钱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有,就好好的享受,没有,则另寻乐趣,世界并不因此变化。

怡人十几岁的时候,家中经历了几件大事。自那以后,怡人将生死也看得淡了。人这一生,真心快乐的时光也许只是短短一刹,却已觉得满足,而真正生不如死的悲痛,也不过是一瞬而已,还未来得及仔细消化,它就已经随着岁月的车轮,消散在风中。

有时死亡贴得那样近,怡人早已细细打量过它的模样。她常想,如果死亡在下一秒就到来,自己会不会后悔。因此,她的生活没计划,没目标,总是一时兴起做事,抱着第二天就会死的想法过活。

人归根结底是孤独的,没有任何人能陪自己一生一世,怡人已经深谙此道。她像个路人般,冷眼清看她的家人,她的朋友,她的恋人。她爱着他们,就像附庸风雅的诗人爱着初秋的月光,技巧纯熟的琴师爱着斯坦威的三角钢琴。那种爱,是锦上的花,而不是雪中的炭,是随时可以抽身而退,而毫发不损的。

所有那些功利名誉,不过是虚空一场。所谓的理想与目标,也都是人生的假象。就像米兰.昆德拉说的,生命不过是一场玩笑。是做戏。怡人身在其中,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却因为太明白这是一场戏,而再体会不到个中笑泪的精彩。

最后一次放声大笑以及嚎啕痛哭的经验,离怡人很远,她的感官已经渐渐被麻痹了。再没有什么能感动她,没有什么能让她心底的死水再起波澜。

想到这里,怡人觉得一阵凄凉。她从床上爬起来,在黑暗中摸去浴室洗脸。

她拉亮洗手池边的灯,用冷水给自己擦了把脸。白花花的灯光刺得她睁不开眼,她眯着眼打量镜子里的自己。凌乱的乌发衬着白皙的脸,嫩滑的肌肤上没有一丝细纹。青春还在咄咄逼人,但她却觉得自己已经老了。

她伸手,触摸镜中的脸,搓过无数条臆想中的皱纹。生命淡得像一杯白水,又轻如一羽鸿毛,悄悄一吹,便消逝在风中,不值一提,无法承受。


April 2005

Mo Tu We Th Fr Sa Su
|  Today  | May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Search this blog

Galleries

Most recent comments

  • nice story by Jane on this entry
  • ADD ME AS YOUR GOOD FRIEND? may I? by vanessa on this entry
  • http://vanessaleeedward.spaces.live.com/default.aspx?owner=1 ??blog! ??!???! by vanessa on this entry
  • can i cite it in my blogTHX by ling on this entry
  • 18ËêÒÔǰϲ»¶¸ÖÇÙ£¬ÏÖÔÚϲ»¶´óÌáÇÙºÍÊúÇÙ£¬Èô±ðÈËÎÊÆ𣬻¹ÊÇ»á˵¡°¸ÖÇÙ¡±£¬ºóÃæµÄ²»ÐèÒªÈËÖªµÀ¡£Ç°ÕßÊÇÎÒÑÛ… by ling on this entry

Blog archive

Loading…
Not signed in
Sign in

Powered by BlogBuilder
© MMXX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