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02, 2005

–炖牛肉的故事

从前有一家饭馆,虽然档次不高,但价廉物美,且老板跑堂个个亲切可掬,便吸引了不少客人。有一个呆子,一次误打误撞进了餐馆,喜欢那里的菜,更喜欢跟老板和跑堂聊天,渐渐成了熟客。呆子智商不高,每次去吃饭只知道点一个菜,不管刮风下雨,雷打不动是他点的炖牛肉。炖牛肉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在厨师的精心烹饪下,尽显原味精华,妙在“自然”二字,每每炖锅上桌,揭盖热气扑鼻,肉香四溢,汤滑肉嫩。呆子没有见过什么世面,这炖牛肉在呆子的眼里可谓是人间美味了。

因此这呆子每次去饭馆,只知闷吃炖牛肉,对周围的事物不太留心。

饭馆薄利多销名声渐远,不久扩大规模,也转手了老板,挂同样的牌子,从个体户变成股东制的连锁店,管理日趋有条有紊。

话说这呆子之傻,饭馆变了风格也不曾注意,依然每去都闷吃炖牛肉。虽然也看到跑堂的换了人,却不多想别的,只想着那碗香浓的炖牛肉,终究是不变的。

餐馆的生意盛极而衰,新老板绞尽脑汁更新变革,试图力挽狂澜。牛肉汤换了菜系,逐渐改走清淡路线,不复当年的香浓。

然而这呆子,竟然是这样呆,什么区别也没吃出来,还是每来每点他的炖牛肉,闷头吃这样快。

生意清淡,饭馆为迎合顾客改走西餐路线,实行跑堂承包制,服务到位,管理慎密,唯独没有了当初那份火辣真挚的热情。老顾客纷纷作鸟兽状散去,新顾客逐渐被吸引上门。

只有这个呆子,还是常常光顾,继续吃他的炖牛肉,并且吃得很开心。

直到有一天,呆子发现,碗里的炖牛肉已经变成了银盘中的牛排。

呆子这才抬起头,左看看,右看看,发现自己坐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目光所到之处,没有一样熟悉的人和物。

饭馆还是同样的名字,然而菜谱已经换了好几番了。

呆子对着牛排,拿起银盘边的刀叉,愣了一会儿。

呆子哭了,他不会用刀叉,也不爱吃牛排。他只想要那一碗又香又浓的炖牛肉。

那种肠胃被温暖的味道,再也回不来了。


June 29, 2005

放假啦

又有月把未更新,最初开这个博客的热情似乎已经过去,在MSN上又另创一区,茶馆,茶舍,茶香三头都还未露脸,我是网络忙人,对网络的激情却在巨幅跌减……
对各位挂念我的茶友,报安先,考试一切OK,戒网略有成效,咬一口原本就不是上进的人,对成绩也是很容易满足的。

现在学年已结束,我人回到了维也纳。
这两天正无所事事,等待假期工的开始。
同时,终于有时间有心情好好静下心来看些东西了(真的是“终于”!在经历了两个多月不碰课外书的文化旱灾后!),目前的我,正在尽情享受维也纳的暇逸生活。
调整几天后,也有些写东西的冲动,有几篇一直盘算着动笔的,今夏应该会开写。但太久不练笔,真担心自己变身文盲,写出来的东西自己都不忍看。可能会先写些随感暖身。不说别的,看了一整年的红楼,也该写几行自己的看法来的。哈,我看红楼的偏重点,确实跟多数人不太一样,口味怪僻吧。

先聊到这里,我继续去茶馆,茶香和茶舍灌水去……任重而道远啊………


June 06, 2005

悲天悯人的可怜人

写“海阔天空”的时候,写到孝尔向罗琅的求婚,像家常一般,罗琅的答应,也是跟家常一般的,好像“结婚是洗碗拖地似的平常事”。

结婚是如此,那么告白呢?

潜意识里,是否向往着孝尔与罗琅间平淡的爱情?

6月4号星期六,有人对咬一口说了一句话:跟我交往,好吗?

我站在学校LG的大门外,靠着车看他,阳光洒下来,打在他身上,三两成影。

“OK.”

没错,这就是我的回答,两个音节,比罗琅更简洁。

见对方欢呼雀跃的离去,转身才发觉,原来这就是了。

没错,这就是了,我的第一次恋爱。

平平淡淡的一声OK,我成了一个男人的女友。

左手是戴着婚戒,右手是实用方便,没有回转余地的情况下,多数人会砍掉左手。

--除非,你是个左撇子。

现世除了现实二字,没有别的。

可悲可悲,世界真可悲。

咬一口在凌晨两点,写下段伤春悲秋的牢骚话。

啊呀,咬一口也好可悲哟。


June 03, 2005

抽风何解?

抽风,近来时髦用语,风靡中国大陆各省份。现给各位港澳台同胞讲解下抽风的含义与用途。

抽风就是指,一个人在正常的情况下干出了非正常的事,有了非正常的想法,举止怪异,旁人看来不可理解,本人事后可能也觉得不可理解。但在那一刻,那人还就是认定了一个死理,疯子一样干超级傻事。换句话说,就是大脑短路了,大脑秀逗了,发神经病了, 这些都是抽风的代名词。不过所有这些用语中,仍以抽风一词最为贴切,好用。首先一个“抽”字,就突现了当事人的思维状态――抽在一团,混沌不清;再一个“风”字,说明此人是上风了,着凉了,癫疯了,大家无须置理。

抽风讲解到此为止。

几天前,有一个叫咬一口滴筒子,抽了一次不大不小的风。

哈哈哈,真好笑。


May 02, 2005

01–05

飞扬的日子过得总是那样快,曾经的爱情如今被遗落在哪里?曾经的梦想又在何处?

岁月飞短流长,那些自视珍贵的回忆,总以为被珍藏得很好,却不知不经意间,记忆早已蒙上了灰,久不叩启,渐渐遗忘。
直到有一天,尘封的盒子由于种种机缘巧合,突然被打开了。面对那些熟悉又生疏的画面,无法自已,泪流满面。

原来也曾经这样不求回报的用力爱过;原来,也曾经这样由心的放声大笑过,那些单纯快乐的岁月,转眼已经离自己那么远?
那么远,那么远,再如何伸长了手,也触不到了。

我们走过了岁月,隔着时光回头看自己,就象对着一面失真的镜子,镜中人胖了瘦了,或美些丑些,总是跟镜外的那个不太一样。再照几下,可就该伤起心来了。

英国难得的艳阳天,我独自坐在学校的piaza晒太阳,听周杰伦的“晴天”。变了,变了,全都变了。Jay的女友都从蔡同学变成了侯主播,我们如何不变?
不敢多坐,因为一时太多回忆涌到眼前,只怕再坐,会管不住泪腺。

小时候最瞧不起爱哭的女生,自己确实也很少哭。
而今,变得这样善感,并非是我脆弱,只怪人生太多遗憾,太多变迁,又如何能回首而不伤感?

于是,坐在石砖上晒太阳的功夫,我匆匆在练习纸记下了这段胡言乱语。


April 12, 2005

ciao ciao~~~

Um Gottes Will bin ich wieder mal schlaflos…Ich glaube ich kann nimmer vor 4 schlafen gehen…
Morgen, eigentlich heute, ist der letzte Tag in Wien.
Irgendwie fällt es mir nicht leicht von der Stadt zu verabschieden, schwerer als damals, als ich nach England umzog.
Einige Sachen checkt man erst dann, wann man schon dort ist.
z.B. Wie schwer das Loslassen ist.

April 11, 2005

半夜失眠的梦呓

看眼钟,五点了。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的失眠的恶习,好像三点以前再也睡不着觉了。

一个朋友告诉我,失眠三个月一上就是病了。那我这样失眠了一年,算不算已经是精神分裂?

本来今天两点钟上床睡觉了,竟然依旧翻来覆去睡不着,听了会儿音乐,还是打开灯把剩下几页“围城”给看完了。好书。

我的习惯向来是看书助长失眠,越看越睡不着,这下好,索性爬起来上网。已经不知第几次凌晨五点从床上爬起来上网了。哈,再持续一年这样的生活,我的眼角就会布满鱼尾纹了。

又过一个钟点,哦也,周公是否眷顾?上床去试试运气……


April 10, 2005

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怡人回到家,已经半夜了。

她往床上一跳,笔笔直躺着,什么都不想,好像一个白痴。

近来大脑常呈真空状态,什么都懒得想,认为什么都不值得去想。

怡人二十方出头,大学尚未毕业,却已觉得人生无大意思。真可悲。

怡人记得过去的自己,向来大情大性,如今怎落得如此百无聊赖?

她翻一个身,忆起往事来。

怡人出生在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家里发不了横财,也绝饿不死。怡人从小爱上进,万事精益求精。碰巧她天资不赖,小时成绩便很好,这样一直保持到高中毕业。

不过,她有一句口头禅,从小讲到大。

“你不要管我!”

这句话最初用来冲撞父母,后来用来冲撞男朋友,碰到碎碎叨的闺中密友,嘴上不便说,心里也会默念此话。

而今倒好久没说这话了,因为根本再没人管她。

怡人活到这么大,最讨厌被人管束。

十四岁时,她跟父亲争吵,死不道歉,活活被掴十几个巴掌,双腮肿到说不出话,仍不肯认错。父亲盛怒之下,丢过钥匙,叫她滚出家门。怡人一句不吭,门一开,头也不回就走出去。外套都没披,大冷天在街上走一整晚。

其实,若父亲没有以此要胁,倒可能早道了歉了,她本来并非不明事理。但现在,觉得认错就是慑于父亲的威严与暴力,她最痛恨被威胁。

叛逆的时候真叛逆,怡人记得年少的自己,数度离家出走。最久的一次,拿走了身份证和银行卡,一走便是一星期毫无音讯。学校,家中统统为她急成热锅上的蚂蚁,想不通那么好的孩子,究竟为了何番突然不告而别。其实她并非有心事,只在外省某村头晒了一个礼拜太阳。回来见到担心的父母,师长,和朋友,怡人不仅没有内疚,反而有种畅快淋漓的胜利感。

怡人的父母并没做错什么,她的老师,同学也没有。怡人出走,想挣脱的,不是他们,而是由他们织成的那道无形之网。即使他们被换作别人,怡人还是一样会走,她酷爱狠狠划破那道网给她带来的快感。

高中最后几年,怡人在家呆得很不自在。父母在同辈人中已算开明,可她终究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只觉得那一张网,愈裹愈紧,紧到透不过气。于是早早提出大学去外地念,父母知是拗不过她,只得应允。

如今终得美梦成真,独自在外数年,过得纵是滋润,却郁闷那张网,忽又变得无边无际,不知何从破起。

怡人自小辗转各地,数度搬家,让她练就一套自来熟的本领。但凡初次见面,无论长辈同龄,她热心多话,给人印象总是好。因此结交朋友很容易,走到哪里,也不愁会孤单的。

只是朋友也有熟人知己之分。每每搬离一个城市,让怡人最挂心的,还是那三两知己,往往放心不下,临行千叮万嘱。到了新地方,总试尽一切办法保持联络。但密友间的那分默契,又岂是电话电邮可以替代的。有时在新环境里太过沉浸,猛一回首,恍觉昔日友人已个个面目模糊,怡人不免疾心痛首。

渐渐怡人已懂得,是朋友就无需将他们死死捆在身边,该走的是捆不住,不该走的不捆也逃不掉。再好的朋友无法陪她一世。知道他们都在就好,无需太挂念。

怡人交友,层面甚广,三教九流,无所不有。她待人无偏见,成绩,智慧,以及涵养,不是她衡量一个人的标准。她的朋友,只共性心善。做人最基本一条,这是怡人从小信奉的真理。

因多次迁转,又及朋友遍布天下,怡人年龄不大,该见识的却也几乎都见识过。早些时候,父母对她管束甚严。可一个人想要做什么,又岂是旁人管得住的呢?家人眼中似小公主般纯洁的她,只是他们心中的美好幻影。不过,她倒也没做什么世人眼里所谓的“坏事”。至少,她到现在还是个异性恋者,吸毒,她试过大麻,但只一两次,她只跟自己喜欢的男人做爱,偶尔一夜情,只在她单身时。

但,她依然爱异性是因为她不爱女人,她不吸大麻,因为她受不了那个味道,她对性还尊重,因为她觉得性爱是个人隐私。不做,不是因为世道不允许,是因为自己选择了不做。

她独身一人,家人远在千里之外,朋友,男友都管不到她。不知哪天早上醒来,心血来潮将“不”改为“是”,也全是她的自由,绝没人来谴责她。怡人甚是享受这份权利。

今晚外出,是和初恋情人。

怡人过去,对爱情很是在意。人间三种情感排个顺序,在她那里,爱情绝对拨得头筹。初恋,真正轰轰烈烈爱了一回。爱恨交加,为那个男人分分合合,命都不要,也不知在心里死几次了,。

当初为他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今夜再见,竟然无寸毫伤心。心静得像潭死水,功力炉火纯青。

彼时受伤,皆因用情太深。怡人决心再不对任何男人投入百分百的感情。她此后的男友,无不是主动出击,使出浑身解数紧追不舍,她才松口答应。

怡人不是没有过欣赏的对象。能让她有好感的,或才学过人或英挺潇洒,都是俊才。只是,她也深知,英杰难弄,她自己并不算漂亮,那点小聪明,也上不了台面的。真正出色的男人,不会第一眼就看上她,而如果他们不朝她看第二眼,她断是不会再主动看他们第二眼了。

数一数,她过去的几个男友,对她真的好,不过,怡人也没有亏待他们。她做人女友,向来一心一意,不会脚踏两船,不会无理取闹,不随便干涉男友,也不让男友干涉自己。分手记录,几次是她甩人家,几次是她被甩,不管是甩人还是被人甩,怡人都不曾过度伤心。原本她就只投入百分之五十,伤心的指度,自然也不会高于这个数目了。

只可惜,谈恋爱,伤心指数和快乐指数向来成正比。伤脾闹肺的时候是少了,由心快乐的时光却也跟着递减。恋爱淡如白粥,不到饥不可耐,怡人亦不会碰它。

过去的怡人十分好强,爱情学业,样样力争最好。十几岁时的冲劲真个谁都拦不了。

人这一辈子,兴许只在十几岁时才那样意气风发吧?

怡人高考成绩优异,进入一流名校深造。进了大学,原本束得一把紧的骨头就一连叠松垮下去。上课时有缺席,论文拖至最迟,作业草草了事,期末考试,问别人借来笔记,疯啃三天三夜了事。怡人不求名次,她各科成绩不一,但凡及格就好。既是名校,同系同学或天资过人,或勤奋刻苦,无不力求上进,环顾四周,甘愿混迹大流泛泛其中者,竟只自己一人。若自己早年就露出现在这般懒相,恐怕今生与此高校无缘。

也并非是笨,怡人心里也清楚,如果上进些,前几名中能找到自己的位置。可惜她贪慕安逸,年少的锐气早已被磨光了。一百分也是读,七十分也是读,真懒得用大把时间去换那三十分。省下的大好时光,怡人用来看闲书,四处乱走,淘影碟,发呆,睡觉,她的生活毫无计划,完全随性。

过去怡人总不肯认输,难得输一把,非要憋一口气,下次一定赢回来。而今,这些对她全没了意义。她已不在意输赢,生活怎样来,她便怎样过,不想不问不争不怨。

家里给她寄生活费,数目不少。有时她自己给报社写稿,也赚得一些。怡人不是奢侈之徒,不刻意追求生活质量,不过手头宽裕时随性一些。她不会算帐,兴致好,亦出入一些高档夜吧。有时帐上过不去,一连数日以粗茶淡饭果腹,平淡的日子,也是有的,怡人并未觉得不妥。钱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有,就好好的享受,没有,则另寻乐趣,世界并不因此变化。

怡人十几岁的时候,家中经历了几件大事。自那以后,怡人将生死也看得淡了。人这一生,真心快乐的时光也许只是短短一刹,却已觉得满足,而真正生不如死的悲痛,也不过是一瞬而已,还未来得及仔细消化,它就已经随着岁月的车轮,消散在风中。

有时死亡贴得那样近,怡人早已细细打量过它的模样。她常想,如果死亡在下一秒就到来,自己会不会后悔。因此,她的生活没计划,没目标,总是一时兴起做事,抱着第二天就会死的想法过活。

人归根结底是孤独的,没有任何人能陪自己一生一世,怡人已经深谙此道。她像个路人般,冷眼清看她的家人,她的朋友,她的恋人。她爱着他们,就像附庸风雅的诗人爱着初秋的月光,技巧纯熟的琴师爱着斯坦威的三角钢琴。那种爱,是锦上的花,而不是雪中的炭,是随时可以抽身而退,而毫发不损的。

所有那些功利名誉,不过是虚空一场。所谓的理想与目标,也都是人生的假象。就像米兰.昆德拉说的,生命不过是一场玩笑。是做戏。怡人身在其中,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却因为太明白这是一场戏,而再体会不到个中笑泪的精彩。

最后一次放声大笑以及嚎啕痛哭的经验,离怡人很远,她的感官已经渐渐被麻痹了。再没有什么能感动她,没有什么能让她心底的死水再起波澜。

想到这里,怡人觉得一阵凄凉。她从床上爬起来,在黑暗中摸去浴室洗脸。

她拉亮洗手池边的灯,用冷水给自己擦了把脸。白花花的灯光刺得她睁不开眼,她眯着眼打量镜子里的自己。凌乱的乌发衬着白皙的脸,嫩滑的肌肤上没有一丝细纹。青春还在咄咄逼人,但她却觉得自己已经老了。

她伸手,触摸镜中的脸,搓过无数条臆想中的皱纹。生命淡得像一杯白水,又轻如一羽鸿毛,悄悄一吹,便消逝在风中,不值一提,无法承受。


April 08, 2005

咳咳,今日更新

哈,我发现博客真是个好玩的东西哈,每天都想出点新花头来,论文都不想写了。

今天受了一点启发,新增了“茶友佳作”这一栏,搬了一些好贴来。现清点如下:鞋跟杂文两篇,蓝天的“大哥”分两次贴了,花花的胡扯两篇,十二的忽悠一篇,还有一篇十九的旧文。

比较头疼的是老方,她的小说都太长了,要分成一段一段的贴,实在没那个耐心,可除了小说好像老方也没写太多其他的东西,老方最精彩的还是她的小说。

我发觉博客这东西只适合写日记,杂文,不适合登小说,因为篇幅一长,就很麻烦。

白人日记也更新啦,哈哈。


忽悠罗贯中-悲情十二

作者:悲情十二

民间俗语:少不看水浒,老不读三国.大概意思是说水浒都是流氓哲学,三国都是阴险狡诈.少年读了水浒,难免玩点流氓假仗义,发点豪杰大侠、打家劫舍的勾当,当然也少不了什么杀富济贫和兄弟仁义。不说这水浒在文学角度是个什么位置,是四大名著也好,还是流氓哲学和厚黑学的开山之作也罢,我们要扯的不是它,要忽悠的也不是它,我要忽悠的是《三国演义》,就是中国千古第一奇书,出自罗贯中先手之手的《三国演义》。我不是金圣叹,也不是名人,咱不能用批,只能有扯和忽悠,或者说是平民三国,就是小市民的三国,就是谁看都能明白的三国。雪村那厮敢玩音乐评书,小子就敢弄它个平民三国,为的是自己看着乐了,大家看着也乐了。

话说罗先生一辈子都是个郁郁不得志的落魄书生,一般中国古代文人到了罗先生那个年纪还没有升官发财,甚至连一个漂亮老婆都没有弄到的文人,到底也就是一肚子的龌龊和一肚子的酸水。可罗先生虽不在庙堂之高,也不是高门大户的重要幕僚,偏偏就有家国天下之心,更有纸上文章千古之力。于是他就寻摸着三国这个好题材,既然找到了创业的好思路,就得造品牌,找明星,于是罗先生就为三国定下了主旋律:忠君爱国,仁义无双。于是,诸葛亮、刘备、关羽和赵云成了堂而皇之的正面一二三四号男主角,曹操、司马懿、董卓和吕布变成了反面教材的一二三四号。而三国中曾经地位最高,家族势力最大的高干子弟一流袁氏,却被罗先生整的大哥袁绍在事业颠峰被曹操大败于官渡,老二袁术最后连口蜜水都没喝上就闭眼了。

在小子看来,罗先生的创作思路还是和他个人有巨大关系的。我查考了一下元史和明史,以及相关书籍,里面描述的罗贯中是个文武全才,好结交江湖好汉,也曾有过一统山河的准备,也想做卧龙,可惜没有一个成功。所以,一个平民出身又有点流氓气质的伟人就在这部千古大作中玩了二千年前另一帮伟人一把。诸葛亮是肯定要歌颂的,他是罗先生的偶像,因为他也是落魄一族,遭遇和罗先生大体相同,唯一不同的是诸葛亮娶了个难看但是家里有钱的老婆黄氏,又找个好岳父黄石公。这黄家在荆州是个名门望族,刘表的二房蔡夫人是黄石公的侄女,也就勉强算是诸葛亮的小姨子了。诸葛亮出身低微,少年时就以样貌俊美闻名,后加黄石公点拨和提供资财四处游历才成了大才。甚至那提点了刘备的水镜先生司马徽也是黄石公多年的好友。可见罗先生对诸葛亮是又仰慕又嫉妒,所以要让孔明成大事,但也不能让他善终。所以孔明隆中对三分天下,后却落得病死五丈原,也是罗先生以笔报仇的狭私之举。

再说罗先生对曹操,那是真的恨之入骨。若说袁绍和袁术还算笔下留情,对曹操可就半点不留情面了。第一,曹操还不算是官宦之后,乃是宦官收养之后。这可是犯了文人的大忌,这肯拜于太监门下的,就比那无根之人还要无耻万辈,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娃娃会打洞。曹操就属于臭虫的后代,那绝对是要严打,什么坦白从宽啊,抗拒从严啊,就都没了,罗先生一撇嘴:"没政策!"第二,曹操属于依靠亲属势力玩家族团练起家的,罗先生独门独子,无依无靠,就是恨自己没多自己堂兄堂弟,而且曹操在他眼中属于暴发户类型。诸葛亮尚且被写死在了五丈原,摆了七星阵都都被魏延把灯踢了,曹操那更得是不得善终。所以罗先生大笔一挥,先有逃命青州,又有曹丕夺美甄氏,再有兵败赤壁靠着关公才捞得老命,二之马孟起逼得是割须弃袍,最后还要被左慈戏耍,临死前是每战必败,处处碰壁,可谓晚年凄凉,最狠的是死了死了,罗先生在回目中还补了一句"奸雄数终"。最后这定弦之音,让曹操遗臭万年。

上面两个例子来看,罗贯中为人不但不厚道,而且还刻薄尖酸,杀人于无形。但偏偏这么一个小人对关羽和赵云都大加赞赏。关羽名传千古,死后还可为神,赵云虽未成仙得道,但罗先生对他是倾慕有加,爱惜万分。无论是长坂坡七进七出,后也是拒赵家嫂子于后,最后还是落得善终。说句大不敬的话,若吕布三姓家奴,那赵云也差不了多少。投靠了公孙家,见了刘备就动心要跳槽,这和吕布杀了丁原去董卓门下区别也不甚大。但是说书的嘴,不如写书的笔。赵云这个流氓出身,打家劫舍的土匪,就堂而皇之的成为了伟大的人,虽然还是个家奴,但地位却卓然在三国数千人物之上了。可见罗先生对于武林人士和黑道豪强是情有独钟,这符合了他好武好交之性。

现在我们似乎可以为罗贯中盖棺定论了,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估计是容貌不好,没有玉树临风的派头,也没有潘安之俊,喜欢武功,好交接黑社会人士,有很大的报复,憎恨官宦和高干子弟。心胸略有狭小,比写三国志的陈寿顶多算是一丘之貉,强也强不到哪去。基本上算是个很普通的中国古代文人,有些流氓气质,想造反但没机会,心理上有点畸形也是被当时的统治者压迫的。如果罗先生也能如孔明般得遇名主,听听他心中的三分之策,隆中绝对,也许三国演义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将是另外一番景象。

当然历史是不可逆转的,也是无法重复和更替的,这样才决定了它会给后代留下无限的假设和忽悠的余地。正如罗先生在开篇所做一词中写道:"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古今成败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第一句表明了他的态度,归隐田园,高山流水,对世事已洞若观火。说什么做什么已无所谓,无非是一天过了又一天罢了。后一句什么成败论英雄,都是笑谈。写出来的东西,就是娱乐产品,大家笑笑,茶余饭后的娱乐无极限罢了。既然他已经抱定了这无所谓的流氓精神,再加上有点耍无赖又玩命忽悠的精神,我想我也不必客气,借着他三国演义的东风,拉拉我的小艇,也笑谈笑谈,此语于东北人口中就是忽悠,所以小子就从忽悠罗先生开始。若他泉下有知,定是敲棺而起,拍我的肩膀大呼:"知己,知己。"


October 2019

Mo Tu We Th Fr Sa Su
Sep |  Today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Search this blog

Galleries

Most recent comments

  • nice story by Jane on this entry
  • ADD ME AS YOUR GOOD FRIEND? may I? by vanessa on this entry
  • http://vanessaleeedward.spaces.live.com/default.aspx?owner=1 ??blog! ??!???! by vanessa on this entry
  • can i cite it in my blogTHX by ling on this entry
  • 18ËêÒÔǰϲ»¶¸ÖÇÙ£¬ÏÖÔÚϲ»¶´óÌáÇÙºÍÊúÇÙ£¬Èô±ðÈËÎÊÆ𣬻¹ÊÇ»á˵¡°¸ÖÇÙ¡±£¬ºóÃæµÄ²»ÐèÒªÈËÖªµÀ¡£Ç°ÕßÊÇÎÒÑÛ… by ling on this entry

Blog archive

Loading…
RSS2.0 Atom
Not signed in
Sign in

Powered by BlogBuilder
© MMX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