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2, 2007

Untitled entry


Untitled entry

Êý ѧ¿ÎÎçÐÝʱ£¬¾ÍºÍphdͬѧһÆð³Ô·¹¡£Æäʵ´ó²¿·Ö»¹ÊÇÔ­À´mscÁôÏÂÀ´µÄ£¬ËùÒÔ¶¼ºÜÊìϤ£¬Éç½»ÆðÀ´Óò»×Å¿ÍÌ×ÄÇÖÖ£¬±È½Ï×ÔÔÚ¡£¸Õ¸ÕÏ£À°´óÑ¡½áÊø£¬Îҵĵ¼ ʦÊÇÏ£À°Éç»áµ³£¨socialism)²ÆÕþ²¿³¤µÚÒ»ºòÑ¡ÈË¡¢¹ú»áÒéÔ±£¬±Ëʱ´ó¼Ò¶¼ºÜµ£ÐÄ£¬ÍòÒ»Éç»áµ³»ñÑ¡£¨Éç»áµ³Ö´ÕþÒ²ÊǶþÊ®ÄêÇ°µÄ¾ÉÊÂÁË£©£¬ÕâôºÃµÄÀÏ Ê¦¾ÍҪͶÉíÕþÖÎÁË£¬ËùÒÔ´óÑ¡½á¹û´«À´£¬ºÜ¶àÈËËÉÁËÒ»¿ÚÆø¡£ÕæÕý¹ØÐĵģ¬»¹ÊÇÇÐÉíµÄʼþ¡££¨»î˵»ØÀ´£¬ÕâÑùµÄÑ¡¾ÙÌåϵ£¬Òª·Åµ½Öйú£¬Æäʵ²»ÊÇÒ»¸öΨһÕþµ³µÄ ÎÊÌ⣬¹Ø¼üÊÇÎÒÃÇÏÖÐеÄȨÀû²¿ÃŽṹ¸ù±¾¾ÍÊÇÒ»µ³ÖƵĽð×ÖËþ£¬ËûÃÇÄÜ°ÑËþ¼â»»µô£¬ÎÒÃDz»¿ÉÄÜ°ÑÕû¸öËþŲ¿ª¡££©

ÆäʵÊǾõµÃÅ·Ö޵ĺ¢×ÓÁÄÕþ ÖΡ¢ÃñÖ÷£¬Óе㸡¿ä£¬Ëµµ½µ×£¬ÃñÖ÷µÄ¶¨Ò廹²»´óÁ˽⣬Ïà¹ØÈËÃñÉú»î״̬µÄÊý¾ÝÒ»¸ö¶¼ÎÞ£¬¿ª¿Ú±Õ¿Ú¾ÍÊÇdemocracy, liberal£¬socialism,¾ÍÎÒÕâÖÖÒâʶÐÎ̬ÉÏÃæºÜÄÑÂòÕ˵ÄÈËÀ´Ëµ£¬¶¼ÊÇÏ·¾çЧ¹û¶à¹ýÏÖʵÂß¼­£ºÏȸøÎÒÃ÷È·µÄÕ³̺ͳ¤¶ÌÆÚÄ¿±êÒÔ¼°ÌáÒéʵÏÖÄ¿±ê µÄÊÖ¶Îѽ£¬²»Òª¿Õ¿Ú˵°×»°¡£µ±È»£¬ÎÒÊÇÖйúÈË£¬±ü³ÐºÃ¼¸´úÈËÔ¶ÀëÕþÖεĽÌÓý£¬ËùÒÔÒ²ÊÇȱÉÙÕýÔÚµÄÁ˽⣬×öÅжÏҲΪʱ¹ýÔ磻°´ÕÕRiccardo£¨ÒѾ­ºÍÎÒ ¾öÁÑ£©µÄ˵·¨£¬¡°Ö÷Ò塱ÏÈÐÐÓÚÐж¯£¬Äã¿´¿´¸ÊµØ...

ÁíÍâÒ»¸öÊ£¬9ÔÂ8ºÅ£¬Òâ´óÀûµÄÒ»¸öÏ·¾çÑÝÔ±²ß»®ÁËV-DAY£¬¹úÄÚºÜÉÙÓÐÏà¹Ø±¨ µÀ¡£ËûºÅÕÙÃñÖÚ²ÎÓëÕþÖΣ¬ÒªÇó¸ü¶àµÄÃñÖ÷£¬Õþ¸®µÄ͸Ã÷£¬ºÍһЩÈËȨ¡¢ÕþÖÎȨÀûµÄÁ¢·¨£¨¾ßÌåµÄÎÒҲûÓÐÌ«¶à×ÊÁÏ£©¡£Õû¸öÊÂÇ飬ÒòΪȱ·¦ÕûÌ塢ϸÖµÄÐÅÏ¢£¬¸ù ±¾¾Íû°ì·¨×öÆÀÂÛ¡£µ«ÊÇÍËÒ»²½¿´£¬¾ÍÏñÎÒ¸úÒâ´óÀûͬѧ˵µÄ£¬Ëü±¾Éí´ú±íÁËÃñÖÚµÄÕþÖÎÒâʶ£¬´ú±íÁËÔڹ㷺Éç»á½×²ãÖмä¶ÀÁ¢µÄºÅÕÙ±ä¸ïµÄÉùÒôµÄ¿ÉÄÜÐÔ£¬ÆäʵÎÒ ÏÛĽµÄÊÇÕâ¸ö¡£Öйú×ÔÌì°²ÃÅʼþºó£¬»¹ÓжàÉÙÇàÄêÓÐÕþÖμ¤Ç飬ÒÔ¼°ÏàÓ¦µÄÍ·ÄÔ£¿

LualÊÇÂíµÂÀïÀ´µÄÅ®º¢¡£ËýÔÚ³ÔÊíÌõµÄͬʱ£¬·ß·ßÅúÆÀÎ÷ °àÑÀÕþ¸®ÔÊÐíÖÇÀûµÄRafaµÄ×游ĸ£¬¼¸Ê®ÄêÇ°µÄÎ÷°àÑÀÒÆÃñ£¬¾ÓÈ»»¹ÄܲμÓÎ÷°àÑÀ´óÑ¡¡£¡°ËûÃÇÏþµÃ¸öʺµÄÎ÷°àÑÀµ±½ñµÄÉç»á£¡²»¹«Æ½£¡Ì«²»¹«Æ½ÁË£¡¡±ÍÛÀ²ÍÛ À²ÍÛÀ²¡£ÎÒÖ»ÊÇÏë²å¾ä»°Ëµ£º¡°¹«Æ½²»¹«Æ½ÊÇ¿´·¨ÂÉÉ϶ÔÄÇЩÈ˵Ĺ«ÃñÉí·ÝÈÏ¿ÉÓë·ñ£¬²»¹ÜºÏÀí²»ºÏÀí¡£¡±½á¹ûÊÔͼÁËn´Î£¬ÓÐn-1¶¼±»ËýµÄ¼¤Çé´ò¶Ï¡£×îºó£¬×ø ÔÚÎÒÉí±ßµÄFede°´ÕÕÎÒµÄÂß¼­£¬Ç¿Ó²µÄ¶ÔLual˵£º±Õ×죬ÈÃÎÒÏÈ˵Í꣬¾Í¿ªÊ¼ËýµÄ±çÂÛ£¬ÌÏÌϲ»¾ø£¬Ò»¿ÚÆø˵ÁË5·ÖÖÓ£¬Òâ´óÀû¿ÚÒô¼ÓÉϲ»´óÃ÷Á˵ÄÄÚÈÝ×è Ö¹£¬ÔÚ×øµÄÁù¸öÈËÖ±ã¶ã¶µÄ¿´ËýµÄÁ³£¬²»ÏþµÃËýµ½µ×Ҫ˵ʲô»¨ÄÇô¶àʱ¼ä£¬¿ÉÊÇ¿´ÉÏÈ¥ÄÇôÓÐÆøÊÆ£¬×îºó²»µ«Lual°²¾²ÁË£¬ËùÓеÄÈ˶¼°²¾²ÁË¡£ÓÚÊÇÌÖÂÛ½á Êø£¬Îç²Í½áÊø¡£ÎûÎû£¬´ó¸ÅÕâ¾ÍÊÇÕþÖμû½âºÍÕþÖÎÐû´«µÄ×÷ÓÃÇø±ð¡£


October 12, 2006

上帝与你同在

刚刚搬来时,我对linda说,我们可以超近路呢,后面有一个很大的garden,既能节省体力,还可以呼吸新鲜空气。上了课,新同学告诉我,那不是garden,亲爱的,多可怕的国际玩笑,那是个公墓好不好。我说呢,当初自己一个人找房子时,举着地图走过一条特别阴森幽静的绿色通道,心里美滋滋的,觉得好中意那个地方的环境,后来再去走,把脑袋转过90度,鲜花是满眼的鲜花,但是涂了白漆的十字架林林总总的也有很大一片。那天是午后,看了之后,心里也没觉得害怕,反而特别平静,让人眷恋的静谧。死人不会害人,不会兴风作浪,他们只享受绝对的安宁。

可是,如果晚上11点过后,即将午夜的时分,一个人经过占据了几乎半条街面的公墓,心里很发毛,想象的,都是电影或者小说的情节,比如对面打着大灯行驶过来的英国甲壳虫式的出租车,会不会是高科技,无人驾驶呢。这样一想,连眼角的余光都马上被收拢了;一路上不停想,如果那样的情节发生在我身上,我会不会抓狂。

小的时候,和家人一起上山祭拜,坟一座座的散落,不像公墓那样整齐划一。妈妈领着大家走,前前后后绕过别人的墓地,她都会停下来,双手合十的告一声道歉,请安静休息的人原谅我们的借道;我就跟在她后面做,心里很平安。现在一个人经过西方人的墓地,佛教道教的礼节也不适合,所以边走边默念着,愿上帝与你同在,那样的话,这些休息着的人统统到了天堂,不会无缘无故来吓唬我这样老实本分的普通人。

拐过弯,公墓对面是家超大的pub,死的安静和生的欢乐,只是一街之隔啊,我又禁不住自己笑起来,看看深蓝的天,说了句大概圣经里面都找不到的话:上帝与民同乐。


October 03, 2006

辛夷坞

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王维


一片油菜花地

一、春夏的交替
几个最大胆的女生一起约好同一天要开始穿裙子的时候,天气就慢慢从春天变到夏天了。早上醒来,枕头边是一块暗黑的血迹,高兴的想,流了鼻血呢,今天会是轻盈的一天了,于是穿了姑妈做的大红色白点的衬衫,和表姐的一条藕荷色连衣裙,就去上学了。从家到学校,一路上都是油菜地,这个时候,油菜长的比三年级的小孩还高,青绿笔直的茎和大而长的叶子粗糙里面带着优雅,刚刚和它顶部一串黄色小花搭配起来,从远处看,满眼的灼人的娇黄,那么热情,那么灿烂,让人看着看着就想跳进去,想溶入其中了。田边的小路上,两个男青年在冲我吹口哨,还叫着小妹妹,这儿,这儿!我吓了一跳,稍稍抬了一下眼角看他们的手舞足蹈,有点紧张生气的涨红了脸,低下头加快脚步走掉了。

一大早的冲击还没有消退,中午回家吃饭,妈妈说妹妹去打点酱油来,又拎着瓶子走到小卖店去,刚刚走到店门口,忽然一群男孩飞奔过来,大喊着看疯子啦!,我好奇的探出头张望,不一会,看见一堆男孩围成一个稀疏的圈子,里面站着一个高大的赤裸的长发女人!那是怎样的感觉啊,我怀着像犯罪一样的心情,想挪开视线,又觉得恋恋不舍;那女人的黑发沾着汗水贴在脸上,像过度繁衍的水草,让人慌乱的生命力啊,脸上还带着大块的污迹,但是浑身皮肤散发着暗棕色紧绷的光泽,那和我完全不一样的高耸的爱猫扑.爱生活啊,两个暗红色的乳晕化开在乳头周围,修长健美的大腿,我见所未见,只是觉得好美,可是这美让我晕眩,那两腿之间是让我心慌的罪恶的污秽,那种颜色,是早晨枕头上发现的颜色,可更黑更硬;女疯子喃喃自语拨弄自己的头发,一边挪动着步子往前走着,浑然不知自己带动了身边的一大群半大的男孩,像朝圣者的引路人,领着他们往远处去了。

二、养蜂人
当油菜花盛开的时候,桃花、梨花、杏花都已经谢了。山里的养蜂人也因此出山,来到平原的油菜花地。他们征得主人同意之后,就在田地边的一块空地扎个茅草棚子住下来。那个小小的茅草棚像化大了的百宝箱一样吸引着我,养蜂人从里面搬出一个个蜂箱,一个个盛蜂蜜的罐子,烧饭用的煤油炉,热水壶,小饭桌,小板凳,每人一顶带面纱的斗笠,一副副袖套,和一个长得很好看但是沉默的男孩。虽然是差不多的口音,但却已经是完全的外乡人了,所以那男孩才不和我说话吧。我站在他妈妈的身边,看她从蜂箱里面拿出一块块的板子,上面密密麻麻的爬着一堆蜜蜂,我有点毛骨悚然的退回去,她妈妈笑出声来,于是男孩回过头来看我们一下,嘴角轻轻的动一下,又回过头去做自己的事情。我霎时觉得阳光整个的明媚了。

三、1块8毛
周一起早有人砰砰的敲早自学的门,大家吓了一跳,一个农民伯伯气的手足无措的跑进来,让人想起前不久课间活动,冲进操场的一头大黄牛,老师马上让大家回到教室,关紧所有的门窗;这次不一样的是童老师走过去问为什么。原来他的油菜地在学校旁边,星期天被两个男生砸倒一大片。大家的眼睛齐刷刷的投向庄听松和宋柏青,像背景音乐一样,那农民伯伯还在喊:一大片啦,都结籽啦,两个人打架啦,比赛谁踩的快啦,我要卖钱的啦,要他们爹娘赔啦.

几天以后,庄听松的妈妈陪他到学校来。这是第一次看见他妈妈,很年轻,比听松姐姐还漂亮,穿着时髦的紫红色外衣,拉着听松跟童老师说话。声音轻轻细细,我们都没有听见;只觉得庄听松在他妈妈面前乖的几乎是可爱了。后来听说他妈妈给童老师1块8毛钱。我坐在教室第四排,发狂一样的想,拳打脚踢的弄倒一大片比自己还高的油菜,然后什么都不管的闭上眼躺在小黄花和青叶子上面,是件太爽太爽的事情吧。(那种狂乱的热望,现在还能感觉,忽然一下又想起老Queen的Bohemian Rhapsody;或者只是这名字的缘故。)

四、油菜花痴
大舅家离得很近,所以我经常和雯雯一起玩。二舅家的雅雅以前想跟着我们去,所以我们把她也带到油菜花地,一起开始做走田埂的游戏,其实很简单,就是在油菜花地的田埂上面走来走去,想象自己在走平衡木而已。雅雅很快就厌倦了,我和雯雯还是隔三岔五的去。爸爸说,不要再走了,再走就成油菜花痴了。

关于油菜花痴,爸爸的解释是,在油菜花地里面待的时间长了,人会忘了自己是谁,忘了自己正常的样子,男人会脱光了衣服追旁边偶尔经过的女人,女人会望着别人吃吃的傻笑,然后转身跑到菜花深处。我和雯雯都是女人,我们会变成那样么?很傻的样子啊,可是油菜花那么漂亮,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东西,比春天刚长出的嫩草,比二月大哥放的风筝都要漂亮。风一吹,淡黄的油菜花粉飞扬起来,又把我们吸进去了;后来和雯雯商量了一下,觉得应该冒一冒险,哪怕变成了女花痴,每年我们还是要去油菜地里走走田埂,只要我们在一起就能出来,并且恢复正常。

五、家里的陌生人
星期六大家出完黑板报,一起骑刚刚学会的自行车去长山。山上埋着我的太太,爷爷,二爷爷,其他同学也是一样,所以我们特别喜欢那座山,还一起笑着说,现在那些老人们做了邻居啦,一起加入了黄泥大队;反正他们那么热闹,我们是过墓门而不祭的,大家关心的,是能不能足够运气采到大把的映山红和白色的栀子花,可以拿在手里的花,因为遗憾的油菜花只能长在地里才好看。男生都没有女生高,所以他们骑车很吃力,只能在横档下面踩半个圈,被女生落下太多的时候,男生就在后面齐刷刷的喊救命啊,救命啊!

来回10几里路,高兴,但是很累。所以男生决定上庄听松家喝水,因为他家最近。走进那个小小的楼房,安安静静的楼下没有人。大家于是放心的四散拿碗倒水喝。庄听松上了楼,忽然大家听见一个男人在楼上骂了一句小畜生,庄听松就从楼上下来了,脸色有些铁青,但是没有说话。遇到家长不欢迎,大家总有些讪讪的。过了一会,楼梯又吱咯吱咯的响了,走下来一个肥肥的穿着油腻的外套的男人,他站到楼下,用眼光在一堆小孩里面搜到庄听松,狠狠的看了他一眼,拎了一拎自己的裤腰带,又骂了一声小畜生的转身,不屑的走了。房间里这时安静的有点尴尬,女生更不好意思,悄悄问男生,那是他爸么,很凶的样子;男生白了一眼过来,说那不是他爸爸啦。接着,庄听松的妈妈也下楼了,头发有点热烘烘的凌乱,还是那件紫色的外套,我忽然有些不喜欢那衣服了,上面有块油渍,她没有洗干净就穿上;她稍稍招呼了一下大家,但是和庄听松相互避着眼光,大家觉得没意思,就都出来了。


枕草子选(1)

卷一
第一段 四时的情趣
春天是破晓的时候(最好)。渐渐发白的山顶,有点亮了起来,紫色的云彩微细的横在那里,(这是很有意思的)。

夏天是夜里(最好)。有月亮的时候,这是不必说的,就是暗夜,有萤火到处飞着,(也是很有趣味的。)那时候,连下雨也有意思。

秋天是傍晚(最好)。夕阳很辉煌的照着,到了很接近了山边的时候,乌鸦都要归巢去了,便三只一起,四只和两只一起的飞着,这也是很有意思的。而且更有大雁排成行列的飞去,随后变得看去很小了,也是有趣。到了日没以后,风的声响以及虫类的鸣声,也都是有意思的。

冬天是早晨(最好)。在下了雪的时候可以不必说了,有时只是雪白的下了霜,或者就是没有霜雪夜觉得很冷的天气,赶快的生起火来,拿了炭到处分送,很有点冬天的模样。但是到了中午暖了起来,寒气减退了,所有地炉以及火盆里的火,(都因为没有人管了,)以至容易变了白色的灰,这是不大对的。

第七段 御猫与翁丸
清凉殿里饲养的御猫,叙爵五位,称为命妇,非常可爱,很为主上所宠爱。有一天,猫出来廊下蹲着,专管的乳母马命妇看见,就叫它道:
那是不行的,请进来吧!但是猫并不听她的话,还是在有太阳晒着的地方睡觉。为的要吓唬它,便说道:
翁丸在哪里呢,来咬命妇吧!那狗听了以为真叫它咬,这傻东西跑了过去,猫出了惊,逃进帘子里去了。正是早餐时候,主上在那里,看了这情形,非常的出惊。他把那猫抱在怀中,一面召集殿上的男人们,等藏人忠隆来了,天皇所道:
把那翁丸痛打一顿,流放到犬岛去,立刻就办!大家聚集了,喧嚷着捕那条狗。对于马命妇也给予处罚,说道:
乳母也调换吧。那是很不能放心的。因此马命妇便表示惶恐,不再敢到御前出仕。那狗被捕了,由侍卫们流放去了。

女官们却对于那狗很觉得怜惜,说道:
可怜啊,不久以前还是很有威势的摇摆走着的哩!这个三月三日的节日,头弁把它头上戴上柳圈,簪着桃花,腰间又插了樱花,在院子里叫走着,现在遇着这样的事,又哪里想得到呢。又说道:
平常中宫吃饭的时候,总在近地相对等着,现在却觉得怪寂寞的。这样说了,过了三四天的一个中午,忽然有狗大声嗥叫。这是什么狗呢,那么长时间的叫着?正听着的时候,别的什么狗也都乱跑,仿佛有什么事的叫了起来。管厕所的女人走来说道:呀,不得了。两个藏人打一只狗,恐怕就要打死了吧!说是给流放了,却又跑了回来,所以给它处罚呢!啊,可怜的,这一定是翁丸了。据她说是忠隆和实房这两个人正打那狗,叫人去阻止,这才叫声止住了。去劝阻的人回来说道:
因为已经死了,所有抛弃在宫门外面了。大家正有觉得这是很可怜的,那天晚上,只见有遍身都肿了,非常难看的一只狗,抖着身子在院子里走着。女官们看见了说道:
啊呀,可不是翁丸么?这样的狗近时是没有看见嘛。便叫它道:
翁丸!却似乎没有反应。有人说是翁丸,有人说不是,各人意见不一,乃对中宫说了。中宫道:
右近应该知道。叫右近来吧。右近这时退下在私室里,说是有急事见召,所以来了。中宫说道:
这是翁丸么?把狗给她看了,右近说道:
像是有点像,可是这模样又是多么难看呀。而且平常叫它翁丸,就高兴的跑了来,这回叫了却并不走近前来。这好像是别的狗吧。人家说翁丸已经打死,抛弃掉了,那么样的两个壮汉所打的嘛,怎么还能活着呢。中宫听了,显得怜惜的样子。

天色暗了下来,给它东西吃也不吃,因此决定这不是翁丸,拿了镜子给看,那个狗在柱子底下趴着。我就说道:
啊,是昨天翁丸给痛打的吧。说是死了,真是可悲呵!这回要变成什么东西,转生了来呢?想那(被打杀的)时候,是多吗难过呵!说着这话的时候,那里睡着的狗战抖着身子,眼泪滚滚的落了下来,很出了一惊。那么,这原来是翁丸。昨夜(因为畏罪的关系)一时隐忍了不露出来,它的用心更是可怜,也觉得很有意思。我把拿着的镜子放下,说道:
那么,你是翁丸么?狗伏在地上,大声的叫了。中宫看着也笑了起来。女官们多数聚集了拢来,并且召了右近内侍来,中宫把这事情说了,大家都高兴的笑了。主上也听到了这事,来到中宫那里,笑说道:
真好奇怪,狗也有这样的(惶恐畏罪的)心呢。天皇身边的女官们也听说跑来,聚集了叫它的名字。似乎这才安心了样子,立起身来,头脸什么却还是肿肿的。我说道:
做点什么吃食给它吧。中宫笑着说道:
那么终于显露了说了出来了。忠隆听说,从台盘所里出来,说道:
真的是翁丸回来了么?让我来调查一下吧!我答道:
啊,不行呵,这里没有这样的东西。忠隆却说道:
你虽然这么所,可是总有一朝要发见的吧。不是这样隐瞒得了的。但是这以后,公然得到赦免,仍旧照以前的那样生活着。但是在那时候,得到人家的怜惜,战抖着叫了起来,那时的事情很有意思,不易忘记。人被人家怜惜,哭了的事原是有点,(但是狗会流泪,那是想不到的。)

卷二
第二七段 使人惊喜的事
使人惊喜的事是,小雀儿从小的时候养熟了的,婴儿在玩耍的时候走过那前面去,烧了好的气味的薰香,一个人独自睡着,在中国来的铜镜上边,看见有些阴暗了,身份很是上等的男子,在门前停住了车子,叫人前来问询。洗了头发妆束起来,穿了薰香的衣服的时候。这时虽然并没有人看着,自己的心里也自觉得愉快。等着人来的晚上。听见雨脚以及风声,(便都以为那人来了,)都是吃一惊的。

卷三
第五O段 在人家门前
在一户人家的门前走过,看见有侍从模样的人,在地面上铺着草席,同了十岁左右的男儿,头发很好看,有的梳着发,有点披散着,还有五六岁的小孩,头发披到衣领边,两颊鲜红,鼓的饱饱的,都拿着玩具的小弓和马鞭似的东西,在那里玩耍着,非常的可爱。我真想停住了车子,把他抱进车里边来呢。

又往前走过去,(在一家门口)闻见有薰香的气味很是浓厚,实在很有意思。又像样的人家,中门打开了,看见有槟榔毛车的新而且美好的,挂着苏枋带黄栌色的美丽的大帘,架在榻上放着,这是很好看的。侍从的五位六位的官员,将下裳的后裾折叠,塞在角带底下,新的手板插在肩头,往来奔走,又有正装的背着箭袋的随身,走进走出的,这样子很少相配。厨房里的使女穿的干干净净的,走出来问道:
什么人家的家人来了么?这样的说,也是很有意思的。

第六一段 秘密的去访问
秘密的去访问(情人)的时候,夏天是特别有情趣。非常短的夜间,真是一下子天就亮了,连一睡也没有睡。无论什么地方,都从白天里开放着的,(就是睡着)也很风凉的看得见四面。也还是话说不了,彼此互相问答着,这时候在坐着的前面,听见有乌鸦高声叫着飞了过去,觉得自己是明白的给看了去了,很是有意思。

在冬天很冷的夜里,同了情人很深的埋在被窝里,卧着听撞钟声,仿佛是在什么东西的响着似的,觉得很有趣。鸡声叫了起来,也是起初是把嘴藏在羽毛中间那么啼的,所以声音闷着,像是很深远的样子,到了第二次三次,便似乎近起来了,这也是很有意思的。


枕草子选

卷五
第八三段 懊恨的事
懊恨的事是,这边做了给人的歌,或者是人家做了歌给它的返歌,在写好了之后,才想到有一两个字要订正的。缝急着等用的衣服的时候,好容易缝成功了,抽出针来看时,原来线的尾巴没有打结,又或者将衣服翻转缝了,也是很懊恨的事。

这是中宫住在南院时候的事情,(父君道隆)公住在西边的对殿里,中宫也在那里,女官们都聚集在寝殿,因为没有事做,便在那里游戏,或者聚在厢廊里来。中宫说道:
这是现在急于等用的衣服,大家都走拢来,立刻给缝好了吧。说着便将一件平织没有花纹的绢料衣服交了下来,大家便来到寝殿南面,各人拿了衣服的半身一片,看谁缝得顶快,互相竞争,隔离得远远的缝着的样子,真像是有点发了疯了。

命妇的乳母很早的就已缝好,放在那里了,但是她将半片缝好了,却并不知道翻里作外,而且止住的地方也并不打结,却慌慌张张的搁下走了。等到有人要来拼在一起,才觉得这是不对了。大家都笑着嚷嚷道:
这须得重新缝过。但是命妇说道:
这并没有缝错了,有谁来把它重缝呢?假如这是有花纹的,(里外显然有区别,)谁要是不看清里面,弄得缝反了的话,那当然应该重缝。但这乃是没有花纹的衣料,凭了什么分得出里外来呢?这样的东西谁来重缝。还是叫那没有缝的人来做吧。这样说了不肯答应,可是大家都说道:
虽是这么说,不过这件事总不是这样就成了的。乃由源少纳言、新中纳言给它重缝,(命妇本人却是旁观着的,)那个样子,也是很好玩的。那天的晚上,中宫要往宫里去的时候,对大家说道:
谁是最早缝好衣服的,就算是最关怀我的这个人。

把给人家的书简,错送给不能让他看见的人那里去了,是很可懊恨的。并且不肯说真是弄错了,却还强词夺理的争辩,要不是顾虑别人的眼目,真想走过去,打他几下子。

种了些很有风趣的胡枝子和芦荻,看着好玩的时候,带着长木箱的男人,拿了锄头什么走来,径自掘了去,实在是很懊恼的事情。有相当的男人在家,也还不至那样,(若只是女人,)虽是竭力制止,总说道:只要一点儿就好了。便都拿了去,实是说不出的懊恨。在国司的家里的,这些有权势人家的部下,走来傲慢的说话,就是得罪了人,对我也无可奈何,这样神气,看了也是很懊恨的。

不能让别人看见的书信,给人从旁抢走了,到院子里立着看,实在很是懊恼。追了过去,(反正不能走到外边,)只是立在帘边看着,觉得索性跳了出去也罢了。

为了一点无聊的事情,(女人)很生了气,不在一块儿睡了,把身子钻出被褥的外边,(男人)虽是轻轻的拉她进来,可是她却只是不理。后来男人也觉得这太是过分了,便怨恨说道:
那么,就是这样好吧。便将棉被盖好,径自睡了。这却是很冷的晚上,(女人)只是一件单的睡衣,时节更不凑巧,大抵人家都已睡了,自己独自起来,也觉得不大好,因了夜色渐深,更是懊悔,心想刚才不如索性起来倒好了。这样想,仍是睡着,却听见里外有什么声响,有点恐慌,就悄悄的靠近男人那边,把棉被拉来盖着,这时候才知道他原是假装睡着,这是很可恨的。而且他这时还说道:
你还是这样固执下去吧!(那就更加可以懊恨的了。)

第八八段 九品莲台之中
中宫的姊妹们,弟兄的公卿们和许多殿上人,都聚集在中宫面前的时候,我离开了他们,独自靠着厢房的柱子,和另外的女官说着话,中宫给我投下了什么东西来,我捡起来看时,只见上面写的:
我想念你呢,还是不呢?假如我不是第一想念你,那么怎么样呢?
这是我以前在中宫面前,说什么的时候曾经说过的话,那时我说道:
假如不能被人家第一个想念的话,那么那样也没有什么意思,还不如被人憎恨,可恶着的好了。落在第二第三,便是死了也不情愿。无论什么事,总是想做第一个。大家就笑说道:
这是(法华经的)一乘法了。刚才的话就是根据这个来到。把纸笔交下来,(叫我回答,)我便写了这样一句:
九品莲台之中,虽下品亦足。松了上去之后,中宫看了说道:
很是意气销沉的样子。那是不行呀。既然说出了口,便应该坚持下去。我说道:
那可是不好。这总要第一等人,第一个想念我才好呀。这样的说了,真是很有意思的事。

第九五段 南秦雪
将近二月的晦日,风刮得很厉害,空中也很暗黑,雪片微微的掉下来,我在黑门大间,有主殿司的员司走来说道:
有点事情奉白。我走了出去,来人道:
是公任宰相的书简。拿出信来看时,只见纸上写着(半首歌)道:
这才觉得略有
春天的意思。
这所说的和今天的情景倒恰相适合,可是上面的半首怎样加上去呢,觉得有点儿麻烦了。乃询问来人道:
有什么人在场么?答说是谁是谁,都是叫人感觉羞怯的,(有名的人物,)怎么好在他们面前,对宰相提出平凡不过的回答呢,心里很是苦恼,想去给中宫看一看也好,可是主上过来了,正在休憩着。主殿司的员司只是催促,说道:
快点,快点。实在是(既然拙劣,)又是延迟了,没有什么可取,便随它去吧,乃写道:
天寒下着雪,
错当作花看了。寒颤着写好了,交给带去,心想给看见了不知道怎样想呢,心里很是忧闷。关于批评的事想要知道,但是假如批评得不好,那么不听了也罢,正是这样的想着。左兵卫督那时还是中将,他告诉我道:俊贤宰相他们大家评定,说还是给她奏请,升作内侍吧。

第一O三段 画起来看去较差的东西
画起来看去较差的东西是,瞿麦了。樱花。


原来就是这样的(1)

1. 仙女还要上厕所么
有一天,我从一里地外的外婆家回来,走过带股臭味一片金黄的油菜花地,走过幼儿园小朋友聪岳的家,走过经常混进去看看能不能骗点吃的东西,又只能闻着菜籽油香出来的粮站,正悠闲恍惚的走着,忽然感觉想上厕所!好小孩不能随地大小便!可是还要走过一座桥两座桥,走过钱棚家的杂货店,走过黑洞洞的烧饼铺,走过塔楼一样的萝萝姐姐的家,才能到自己家!到了家,还要走过前门奶奶的拷边店,还要走过院子,到了中央间的大房,然后走进房里,又得穿过大衣橱,五斗橱,写字台,才能到达马桶!可是,马桶被伪装在一把大太师椅里面,小孩子上厕所,要很费劲的打开沉重的椅面,然后我才能七手八脚的爬上去方便
还要多久才能到呢?我的思想越来越不能被分散了。如果我是仙女就好了,仙女们就是什么烦恼都没有的人,她们肯定成天把自己弄得香喷喷的,而且完全不用上厕所,那身上也就用不上张爱猫扑.爱生活了吧?到底她们上不上厕所啊?

2. 鸡是女的,鸭是男的;猫是女的,狗是男的(一);
我是女的,吉儿是女的,阿立胖头是男的,聪岳是男的,妈妈是女的,爸爸是男的,哥哥也是男的,可是阿娜姐姐是女的:一开始就是这样。可是幼儿园的阿姨都让阿立和聪岳站着小便,但是一定要我和吉儿蹲下来;为什么要蹲下来,怪累的,我也要站着。
不行,你一定要蹲着小便! 园园阿姨教训我。
为什么?
你是女小孩,他们是男小孩呀!
等园园阿姨走了,我站起来,学男孩把两只手放在前面。我也能和他们一样嘛!可是,过了一会,我的裤子湿了,而我被阿姨拎起来,屁股上还吃了两个巴掌!

3. 鸡是女的,鸭是男的;猫是女的,狗是男的(二);
奶奶养了一群鸭子和三只鸡,都是白色的;他们来的时候都是很小很小,等到他们长大了,奶奶就把他们褪了毛煮给大家吃;鸭子养在家外一块草地上的草棚子里,棚上还缠了南瓜的藤,那是奶奶买了南瓜的籽种的,籽发了芽,慢慢就长大了,不知道怎么着,它就爬上了鸭棚,我想,有可能是因为鸭棚是用打过了稻子的稻草做的,和南瓜藤很亲厚的吧,反正大家都是从庄稼地里长出来的;可是奶奶说花里面小小的,只有一个芯的是雄的,雄的是不能结南瓜的,只有多多的,大大的才是会结南瓜的雌花;我每天早上都要去数一数,是不是又开了一朵会结南瓜的雌花;
三只鸡被关在家里的小院里;她们也有一个家:爸爸用几块旧木板给她们搭了窝;每天早上,她们老是很热闹,吵的我睡不着觉,因为我的小床的窗户正对着外面的鸡窝和三棵高高的水杉树,爸爸说那些水杉树是等我长大了,给我做嫁妆的,我还不知道嫁妆是什么,但是爸爸的意思好像是很好的东西呢;每天早上除了三只鸡,还有很多树上的麻雀;她们开始叫的时候,声音好像是一大片一大片密密的东西向我包过来,然后我就醒了;我从床上爬起来,把小窗户打开来,经常看到绿绿的树和草和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和橙红色的太阳光,我觉得心里暖暖的,特别想蹦跳起来;所以我走到奶奶那儿,她也起床了,她说,
侬这么早起来了呀!
我说,是啊,鸡叫了,麻雀也吵了,我就晓得她们来叫我,天亮了,所以我就起来了。
奶奶笑了,说侬真是个乖囡!我听了心里很欢喜。


原来就是这样的

4. 鸡是女的,鸭是男的;猫是女的,狗是男的(三);
我家后面是胡绍基家,我叫他公公;他的老婆有点疯疯癫癫(这是我听大人们在说),奶奶很讨厌她,老叫她老疯子,不过我觉得她还可以,她从没骂过我,见到我还非得给我说几句话呢;我和妈妈说话的时候提到她,我叫她后头阿婆;这个阿婆养了一只大黄猫,有一天她告诉我,大黄猫生了六只小猫。我和阿娜姐姐过去看,大猫和小猫都被放在一只大竹筐里;小猫好小,还闭着眼喵喵的叫,她们身上都是一块白一块黄的。我说,小猫的爸爸呢,也不来看她们,是萝萝姐姐家的狗么?头上忽然吃了一个爆栗,阿娜姐姐说:什么,狗能生出猫么;
为什么呢,我们家的鸡和鸭是一家啊,鸡就是女的,鸭是男的,他们很像,可是又不一样;那狗和猫也是一样的嘛,狗很大很凶,就是男的,猫叫起来轻轻的,小小的,比狗漂亮,她在他们家里,就是女的嘛。
阿娜姐姐说:猫自己就有男的猫和女的猫,不用要狗的;狗里面也有男有女的;每样东西都是这样的。
我有点难过,原来后头阿婆家的猫和萝萝姐姐家的狗不是一家人,我两个都很喜欢,多希望他们在一起啊!
一只苍蝇飞过来,停在大猫的鼻尖上,弄到她一直很痒的样子,挤眉弄眼的想弄走那只苍蝇,可是因为我和阿娜姐姐蹲在竹筐旁边看她和她的孩子,她很警戒的看着我们,一动都不敢动;我想她真可怜,难道不知道我很喜欢她么?我伸手帮她赶那只苍蝇,可是她比我更快,我看都没看清,她的爪子忽然伸出来,我的手被抓了一个大口子,又痛又深;阿娜姐姐刚好转过身了,我把手藏起来,这件事谁也没告诉;以后我还是很喜欢老猫,但是觉得她有点傻。

5. 2 2得4
阿姨刚刚教的,22得4,23得6,还说要考试的,我很紧张考试,所以我很用功。下课了,我去爸爸的车间玩,那里有很多叔叔阿姨,他们问我会不会唱歌跳舞,我说我知道22得4呢!他们都称赞我,我就重复的背了一会,背多了,爸爸说,好了,可以了,不用再背了,我就停住了。我的作业本上还抄了很多遍。我很喜欢我的作业本。园园阿姨发给每个小朋友,在上面写下:×××小朋友。我的作业本上还有很多小红花,因为每天小鸟把我叫醒以后,我都要先翻开作业本检查一遍,看看有没有做错的,这样才放心的放进书包去交给阿姨;妈妈这个时候重要骂哥哥,因为他已经去大学校读1年级了,但他从来不在家做作业,连书包也不拿回家;他说反正第二天还要拿过去的话,还不如就放在那里算了。我想妈妈比较喜欢他,所以也不太说什么,但是我知道那是不对的,因为妈妈每天都把做好的泡饭轻轻的放在写字台上,让我检查完了作业再吃饭;所以我从来不学哥哥。

可是一天早上,我的作业本找不到了,我着急的都哭了。爸爸很烦,他说那你用本新的不一样么?没办法,我只能用本新的了;我把前天晚上的作业再写了一遍,然后要爸爸模仿园园阿姨的笔迹,在本上写上我的名字;可是写完一看,我又哭了,园园阿姨写的是‘敏敏’,不是一个‘敏’。都怪你,我的小红花没有了,我迟到了,都怪你!妈妈看到爸爸挨骂了,很开心的在旁边笑。爸爸的脸都红了,他瞪了我一眼,说,你还去不去幼儿园了,不去我自己上班了!每天都是我坐在爸爸的肩膀上去幼儿园的,所以他这样说,我就不敢再抱怨他了。

6. 放屁药
我不知道哥哥在大学校里干什么,我只去过一次,那还是我吵了很多遍,妈妈才央求哥哥带我去的。那里面有一个很大的操场,一个高高的旗杆和三根毛竹;操场两边是一高一矮的两排房子。里面的房间都是一格一格的,窗户和门都是那么整齐,和家里很不一样;房间里坐着很多大孩子,他们都拿着一本书大声的念着;可是哥哥不在里面。他们一年级的教室是校门口的一个黑房子,看上去像奶奶做饭的地方,黑洞洞的,屋上还有一根烟囱,屋角有一个水缸。哥哥带我进去,让我站在水缸旁边不许动就走开了,还想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因为有几个跟他要好的男孩问他,哎,是你姐姐来了么?我比哥哥矮好多的,他们故意说我是他姐姐,我看得出这让他觉得很没面子。过了一会,他们都走向自己的位置坐好;我躲在水缸后面;一个坐在最后面的个子又高又大的女孩看见我,朝我走过来,还凶巴巴的问我是谁,我不敢说,哥哥还不来帮我,那个女孩就把我推到外面,还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我就哭着回家了。
哥哥放学的时候,和那两个男孩一起来的,他们买了两包粉,用一张黄纸和一张红字包着的。哥哥说好不容易在大桥下的老头那儿买到,5分钱一包呢,可以泡水喝的。他们拿来两个杯子,正商量着尝一尝,我跑过去说,我能喝点么?哥哥说,不行,其实那是放屁药,女人是不能喝的,女人老放屁太丑了。我说那好吧。过了一会,他们还没有开始喝,我有点着急,我走过去说:能不能给那个高高的女人喝点呢?哥哥说好吧,就给她喝点。

7. 凉开水
马路对面有一个楼叫友谊楼,里面有三个穿着白色制服、戴白帽的女人,她们是卖棒冰的,白糖的牛奶的都有。他们每天都很开心,妈妈说他们生意很好,她们卖的很出名,大家都去那里买。我没有钱,但是每天我从幼儿园回来都会经过她们。每次她们看到我,就会叫我,哎,小孩,过来!其实我不太喜欢她们,她们老是笑的那么大声,但是她们觉得我好看,每次我过去,她们总是逗我一会,然后就给我吃一根冰棍,有时候是白糖的,有时候是奶油的,我一边吃一边回家了。

后来我和哥哥说,我们也赚钱吧,他说做什么呢,我说,没有冰棍,可以卖水吧!我们家有一个很好看的凉水茶壶,是蓝白的,还有透明带小花的玻璃杯。我和哥哥商量,白开水一分钱一杯,茶的话要两分钱,因为我们还要从奶奶那儿要来茶叶,然后让爷爷帮忙用滚开水冲茶呢,这样每天如果卖两杯茶或是4杯白水,我和哥哥就能买两个白糖冰棍了!
哥哥说好吧,他找到一张很大的白纸,在上面写:
凉开水1分1杯,
茶2分1杯
然后我们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一张很大的凳子上;那张凳子像一张小桌子,夏天的时候我和哥哥都抢着坐它,因为坐在上面又自在又凉快;不过现在为了赚钱,我们都不抢了。可是,慢慢的,我们发现生意不太好,很少有人来喝茶,我和哥哥放学后搬了小板凳坐在大凳子后面,一直等也没有人来。所以我们决定只卖凉开水了。到了后来,我们想反正没有什么人,我们干脆装自来水卖好了;这个时候,有个大哥哥骑着自行车来了,他看见我们的纸,停下车,说你们在卖茶么?因为刚刚换了自来水,哥哥脸红了不说话。我说:是的啊,不过现在茶没有了,只有凉开水,很便宜的,一分钱一杯。他说,好,给他倒两杯。一口气喝完,他从衬衫的表袋里掏出一张两分钱的纸币给我们,就骑着车走了。我和哥哥摊开那张钞票,看了又看,真高兴啊。

8. 艰苦朴素
妈妈说,小孩子都要懂得艰苦朴素的,所以我都穿哥哥小时候的衣服;晚上睡觉要熄灯,所以爸爸给我和哥哥买了一人一根白蜡烛,他说我们晚上脱衣服或是做自己的事情时,可以点;每一个礼拜结束的时候,他要检查两个人的蜡烛,蜡烛长的那个就艰苦朴素。其实我比哥哥小好多,所以我上厕所怕黑,花的时间又长,每次都是我比哥哥不艰苦朴素;除了这样,我们还要自己叠被子,自己倒痰盂。痰盂我不想倒,因为太脏太臭了;可是妈妈说一定要倒,因为艰苦朴素的小孩子都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的,不然就不是好小朋友。我没有办法,只好端起痰盂去倒了。可是过了一会,我想起来哥哥躲在妈妈身后没吭声,为什么他也不自己去呢?我倒好,回去把痰盂放到地上,妈妈一看,问道:为什么没有倒完呢?我说,那些是哥哥的;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所以现在轮到哥哥了!妈妈没有办法,只好让哥哥去了。


有谁比你更神经??

借了39级台阶,躺在书桌上,看看它,又发会呆。小学一年级造句作业用词语电视:第一,我在家里看电视,第二,我在家里看电视机。无明显语法错误,情景假设不自然,仍然值得满分;仍然值得,造句,相当于可是但是宁可依旧却还,是橡皮毯子拉伸延展表面积盖住越多越好转折断裂矛盾分化。一夜风流是克拉克盖博,不是任何别的人的,讨厌。讨厌两个字里有多少欲求不满呀我笑起来嘴角歪斜的像他。奇怪风流一夜怎么够,只求质量不求数量是句屁话,谁不想n求其美呢。如果要求证明我勇于提供反例一个就是我自己前提是命题需真也就是逆否成立。学习需要持续。学语言就会推荐白衣女人,不是恋爱中的女人;小王子是超出范围的,哈姆雷特又是另外一回事,难么也简单。are you guys following me, 那次我说这句话为了掩饰忘记台词这回事,声东击西。东西其实搞不清楚。小女人迷茫是可爱的老女人迷茫是可怕的。教授是食古不化的,那他们每天夜里上床还干吗,打住打住,再说下去就不礼貌。不礼貌就不礼貌,不礼貌的重要性是产生了不礼貌这个词语嘛。他们明白表示语言是工具你可以选择短暂放弃使用。闭嘴有什么不好。我们分析同性恋在社会伦理中被评价的变化以显示个体精神意志自由宽容尺度。爱情是什么管那么多干吗。七嘴八舌空气里有声音所以变满了。因此请适当提取标本用每个人长着的自己的脑袋,理解其他人判断背后的动机和理由是:累,无聊,自我凌虐及欣赏,五味杂成,害怕,捉弄,自娱自嘲,愚昧绝缘体,寻找同情,一场滑稽戏,摆脱不了的原始。影响是难免的。捶胸顿足是没有用的。水来土掩。
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至爱的三个字,它力量庞大是推动人类文明的首要因素。嘻嘻,其实问号才不能忽视。它支架我们第i人格存在。文明眉头紧皱无可奈何就像精子卵子结合控制是可以控制的可是你控制控制看看呀。唉,发音节时应面色凝重双眼直视压低声线且带点磁性身体微微前倾:对你有兴趣呀亲爱的我们遵守行为规范好不好,你不回答是混不过去的至少你要说我不知道。不会放过你。瞥一瞥周围。暧昧。混乱。荷尔蒙。磁场。暖床。美好只是一瞬间。遗忘是被强迫的选择。天天看sohu。陈红和倪萍哪个比较不触目惊心。女人,男人。好么。强暴呀,要享受的话做出些抵抗的姿态来来就够了。我害怕。心里应当有迷城适当时候可以进去躲一躲。躲是什么滋味?迷城。卡夫卡怎么能说是文学母体。母体。母体。母体。敬畏以及无话可说。默哀三分钟之后。为什么要用之后呢,斩钉截铁的要选择时间序列,断点还是连续,时间滋养一切可笑发生在时间里面自我消亡。周期也是强大的词好在我能够抵抗一些了像喝过中药汤剂。是汤剂的效果么,傻话。它无药可救也无药自愈。迷离的飘荡的愚蠢的虚弱。就是神经分裂。罗贯中早说过了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三国呀,现代神经病理学理论先驱你们大家都不知道么。嘘,版税累计到了GDP很多倍支付的话地球也会破产,享受它给你的治疗吧但是不要出去声张。

这是神经垃圾。


October 2019

Mo Tu We Th Fr Sa Su
Sep |  Today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Search this blog

Tags

Most recent comments

  • pub<–_ by confucian on this entry

Blog archive

Loading…
RSS2.0 Atom
Not signed in
Sign in

Powered by BlogBuilder
© MMX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