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03, 2006

枕草子选(1)

卷一
第一段 四时的情趣
春天是破晓的时候(最好)。渐渐发白的山顶,有点亮了起来,紫色的云彩微细的横在那里,(这是很有意思的)。

夏天是夜里(最好)。有月亮的时候,这是不必说的,就是暗夜,有萤火到处飞着,(也是很有趣味的。)那时候,连下雨也有意思。

秋天是傍晚(最好)。夕阳很辉煌的照着,到了很接近了山边的时候,乌鸦都要归巢去了,便三只一起,四只和两只一起的飞着,这也是很有意思的。而且更有大雁排成行列的飞去,随后变得看去很小了,也是有趣。到了日没以后,风的声响以及虫类的鸣声,也都是有意思的。

冬天是早晨(最好)。在下了雪的时候可以不必说了,有时只是雪白的下了霜,或者就是没有霜雪夜觉得很冷的天气,赶快的生起火来,拿了炭到处分送,很有点冬天的模样。但是到了中午暖了起来,寒气减退了,所有地炉以及火盆里的火,(都因为没有人管了,)以至容易变了白色的灰,这是不大对的。

第七段 御猫与翁丸
清凉殿里饲养的御猫,叙爵五位,称为命妇,非常可爱,很为主上所宠爱。有一天,猫出来廊下蹲着,专管的乳母马命妇看见,就叫它道:
那是不行的,请进来吧!但是猫并不听她的话,还是在有太阳晒着的地方睡觉。为的要吓唬它,便说道:
翁丸在哪里呢,来咬命妇吧!那狗听了以为真叫它咬,这傻东西跑了过去,猫出了惊,逃进帘子里去了。正是早餐时候,主上在那里,看了这情形,非常的出惊。他把那猫抱在怀中,一面召集殿上的男人们,等藏人忠隆来了,天皇所道:
把那翁丸痛打一顿,流放到犬岛去,立刻就办!大家聚集了,喧嚷着捕那条狗。对于马命妇也给予处罚,说道:
乳母也调换吧。那是很不能放心的。因此马命妇便表示惶恐,不再敢到御前出仕。那狗被捕了,由侍卫们流放去了。

女官们却对于那狗很觉得怜惜,说道:
可怜啊,不久以前还是很有威势的摇摆走着的哩!这个三月三日的节日,头弁把它头上戴上柳圈,簪着桃花,腰间又插了樱花,在院子里叫走着,现在遇着这样的事,又哪里想得到呢。又说道:
平常中宫吃饭的时候,总在近地相对等着,现在却觉得怪寂寞的。这样说了,过了三四天的一个中午,忽然有狗大声嗥叫。这是什么狗呢,那么长时间的叫着?正听着的时候,别的什么狗也都乱跑,仿佛有什么事的叫了起来。管厕所的女人走来说道:呀,不得了。两个藏人打一只狗,恐怕就要打死了吧!说是给流放了,却又跑了回来,所以给它处罚呢!啊,可怜的,这一定是翁丸了。据她说是忠隆和实房这两个人正打那狗,叫人去阻止,这才叫声止住了。去劝阻的人回来说道:
因为已经死了,所有抛弃在宫门外面了。大家正有觉得这是很可怜的,那天晚上,只见有遍身都肿了,非常难看的一只狗,抖着身子在院子里走着。女官们看见了说道:
啊呀,可不是翁丸么?这样的狗近时是没有看见嘛。便叫它道:
翁丸!却似乎没有反应。有人说是翁丸,有人说不是,各人意见不一,乃对中宫说了。中宫道:
右近应该知道。叫右近来吧。右近这时退下在私室里,说是有急事见召,所以来了。中宫说道:
这是翁丸么?把狗给她看了,右近说道:
像是有点像,可是这模样又是多么难看呀。而且平常叫它翁丸,就高兴的跑了来,这回叫了却并不走近前来。这好像是别的狗吧。人家说翁丸已经打死,抛弃掉了,那么样的两个壮汉所打的嘛,怎么还能活着呢。中宫听了,显得怜惜的样子。

天色暗了下来,给它东西吃也不吃,因此决定这不是翁丸,拿了镜子给看,那个狗在柱子底下趴着。我就说道:
啊,是昨天翁丸给痛打的吧。说是死了,真是可悲呵!这回要变成什么东西,转生了来呢?想那(被打杀的)时候,是多吗难过呵!说着这话的时候,那里睡着的狗战抖着身子,眼泪滚滚的落了下来,很出了一惊。那么,这原来是翁丸。昨夜(因为畏罪的关系)一时隐忍了不露出来,它的用心更是可怜,也觉得很有意思。我把拿着的镜子放下,说道:
那么,你是翁丸么?狗伏在地上,大声的叫了。中宫看着也笑了起来。女官们多数聚集了拢来,并且召了右近内侍来,中宫把这事情说了,大家都高兴的笑了。主上也听到了这事,来到中宫那里,笑说道:
真好奇怪,狗也有这样的(惶恐畏罪的)心呢。天皇身边的女官们也听说跑来,聚集了叫它的名字。似乎这才安心了样子,立起身来,头脸什么却还是肿肿的。我说道:
做点什么吃食给它吧。中宫笑着说道:
那么终于显露了说了出来了。忠隆听说,从台盘所里出来,说道:
真的是翁丸回来了么?让我来调查一下吧!我答道:
啊,不行呵,这里没有这样的东西。忠隆却说道:
你虽然这么所,可是总有一朝要发见的吧。不是这样隐瞒得了的。但是这以后,公然得到赦免,仍旧照以前的那样生活着。但是在那时候,得到人家的怜惜,战抖着叫了起来,那时的事情很有意思,不易忘记。人被人家怜惜,哭了的事原是有点,(但是狗会流泪,那是想不到的。)

卷二
第二七段 使人惊喜的事
使人惊喜的事是,小雀儿从小的时候养熟了的,婴儿在玩耍的时候走过那前面去,烧了好的气味的薰香,一个人独自睡着,在中国来的铜镜上边,看见有些阴暗了,身份很是上等的男子,在门前停住了车子,叫人前来问询。洗了头发妆束起来,穿了薰香的衣服的时候。这时虽然并没有人看着,自己的心里也自觉得愉快。等着人来的晚上。听见雨脚以及风声,(便都以为那人来了,)都是吃一惊的。

卷三
第五O段 在人家门前
在一户人家的门前走过,看见有侍从模样的人,在地面上铺着草席,同了十岁左右的男儿,头发很好看,有的梳着发,有点披散着,还有五六岁的小孩,头发披到衣领边,两颊鲜红,鼓的饱饱的,都拿着玩具的小弓和马鞭似的东西,在那里玩耍着,非常的可爱。我真想停住了车子,把他抱进车里边来呢。

又往前走过去,(在一家门口)闻见有薰香的气味很是浓厚,实在很有意思。又像样的人家,中门打开了,看见有槟榔毛车的新而且美好的,挂着苏枋带黄栌色的美丽的大帘,架在榻上放着,这是很好看的。侍从的五位六位的官员,将下裳的后裾折叠,塞在角带底下,新的手板插在肩头,往来奔走,又有正装的背着箭袋的随身,走进走出的,这样子很少相配。厨房里的使女穿的干干净净的,走出来问道:
什么人家的家人来了么?这样的说,也是很有意思的。

第六一段 秘密的去访问
秘密的去访问(情人)的时候,夏天是特别有情趣。非常短的夜间,真是一下子天就亮了,连一睡也没有睡。无论什么地方,都从白天里开放着的,(就是睡着)也很风凉的看得见四面。也还是话说不了,彼此互相问答着,这时候在坐着的前面,听见有乌鸦高声叫着飞了过去,觉得自己是明白的给看了去了,很是有意思。

在冬天很冷的夜里,同了情人很深的埋在被窝里,卧着听撞钟声,仿佛是在什么东西的响着似的,觉得很有趣。鸡声叫了起来,也是起初是把嘴藏在羽毛中间那么啼的,所以声音闷着,像是很深远的样子,到了第二次三次,便似乎近起来了,这也是很有意思的。


- No comments Not publicly viewable


Add a comment

You are not allowed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as it has restricted commenting permissions.

October 2006

Mo Tu We Th Fr Sa Su
|  Today  | Nov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Search this blog

Tags

Most recent comments

  • pub<–_ by confucian on this entry

Blog archive

Loading…
Not signed in
Sign in

Powered by BlogBuilder
© MMX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