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03, 2006

枕草子选

卷五
第八三段 懊恨的事
懊恨的事是,这边做了给人的歌,或者是人家做了歌给它的返歌,在写好了之后,才想到有一两个字要订正的。缝急着等用的衣服的时候,好容易缝成功了,抽出针来看时,原来线的尾巴没有打结,又或者将衣服翻转缝了,也是很懊恨的事。

这是中宫住在南院时候的事情,(父君道隆)公住在西边的对殿里,中宫也在那里,女官们都聚集在寝殿,因为没有事做,便在那里游戏,或者聚在厢廊里来。中宫说道:
这是现在急于等用的衣服,大家都走拢来,立刻给缝好了吧。说着便将一件平织没有花纹的绢料衣服交了下来,大家便来到寝殿南面,各人拿了衣服的半身一片,看谁缝得顶快,互相竞争,隔离得远远的缝着的样子,真像是有点发了疯了。

命妇的乳母很早的就已缝好,放在那里了,但是她将半片缝好了,却并不知道翻里作外,而且止住的地方也并不打结,却慌慌张张的搁下走了。等到有人要来拼在一起,才觉得这是不对了。大家都笑着嚷嚷道:
这须得重新缝过。但是命妇说道:
这并没有缝错了,有谁来把它重缝呢?假如这是有花纹的,(里外显然有区别,)谁要是不看清里面,弄得缝反了的话,那当然应该重缝。但这乃是没有花纹的衣料,凭了什么分得出里外来呢?这样的东西谁来重缝。还是叫那没有缝的人来做吧。这样说了不肯答应,可是大家都说道:
虽是这么说,不过这件事总不是这样就成了的。乃由源少纳言、新中纳言给它重缝,(命妇本人却是旁观着的,)那个样子,也是很好玩的。那天的晚上,中宫要往宫里去的时候,对大家说道:
谁是最早缝好衣服的,就算是最关怀我的这个人。

把给人家的书简,错送给不能让他看见的人那里去了,是很可懊恨的。并且不肯说真是弄错了,却还强词夺理的争辩,要不是顾虑别人的眼目,真想走过去,打他几下子。

种了些很有风趣的胡枝子和芦荻,看着好玩的时候,带着长木箱的男人,拿了锄头什么走来,径自掘了去,实在是很懊恼的事情。有相当的男人在家,也还不至那样,(若只是女人,)虽是竭力制止,总说道:只要一点儿就好了。便都拿了去,实是说不出的懊恨。在国司的家里的,这些有权势人家的部下,走来傲慢的说话,就是得罪了人,对我也无可奈何,这样神气,看了也是很懊恨的。

不能让别人看见的书信,给人从旁抢走了,到院子里立着看,实在很是懊恼。追了过去,(反正不能走到外边,)只是立在帘边看着,觉得索性跳了出去也罢了。

为了一点无聊的事情,(女人)很生了气,不在一块儿睡了,把身子钻出被褥的外边,(男人)虽是轻轻的拉她进来,可是她却只是不理。后来男人也觉得这太是过分了,便怨恨说道:
那么,就是这样好吧。便将棉被盖好,径自睡了。这却是很冷的晚上,(女人)只是一件单的睡衣,时节更不凑巧,大抵人家都已睡了,自己独自起来,也觉得不大好,因了夜色渐深,更是懊悔,心想刚才不如索性起来倒好了。这样想,仍是睡着,却听见里外有什么声响,有点恐慌,就悄悄的靠近男人那边,把棉被拉来盖着,这时候才知道他原是假装睡着,这是很可恨的。而且他这时还说道:
你还是这样固执下去吧!(那就更加可以懊恨的了。)

第八八段 九品莲台之中
中宫的姊妹们,弟兄的公卿们和许多殿上人,都聚集在中宫面前的时候,我离开了他们,独自靠着厢房的柱子,和另外的女官说着话,中宫给我投下了什么东西来,我捡起来看时,只见上面写的:
我想念你呢,还是不呢?假如我不是第一想念你,那么怎么样呢?
这是我以前在中宫面前,说什么的时候曾经说过的话,那时我说道:
假如不能被人家第一个想念的话,那么那样也没有什么意思,还不如被人憎恨,可恶着的好了。落在第二第三,便是死了也不情愿。无论什么事,总是想做第一个。大家就笑说道:
这是(法华经的)一乘法了。刚才的话就是根据这个来到。把纸笔交下来,(叫我回答,)我便写了这样一句:
九品莲台之中,虽下品亦足。松了上去之后,中宫看了说道:
很是意气销沉的样子。那是不行呀。既然说出了口,便应该坚持下去。我说道:
那可是不好。这总要第一等人,第一个想念我才好呀。这样的说了,真是很有意思的事。

第九五段 南秦雪
将近二月的晦日,风刮得很厉害,空中也很暗黑,雪片微微的掉下来,我在黑门大间,有主殿司的员司走来说道:
有点事情奉白。我走了出去,来人道:
是公任宰相的书简。拿出信来看时,只见纸上写着(半首歌)道:
这才觉得略有
春天的意思。
这所说的和今天的情景倒恰相适合,可是上面的半首怎样加上去呢,觉得有点儿麻烦了。乃询问来人道:
有什么人在场么?答说是谁是谁,都是叫人感觉羞怯的,(有名的人物,)怎么好在他们面前,对宰相提出平凡不过的回答呢,心里很是苦恼,想去给中宫看一看也好,可是主上过来了,正在休憩着。主殿司的员司只是催促,说道:
快点,快点。实在是(既然拙劣,)又是延迟了,没有什么可取,便随它去吧,乃写道:
天寒下着雪,
错当作花看了。寒颤着写好了,交给带去,心想给看见了不知道怎样想呢,心里很是忧闷。关于批评的事想要知道,但是假如批评得不好,那么不听了也罢,正是这样的想着。左兵卫督那时还是中将,他告诉我道:俊贤宰相他们大家评定,说还是给她奏请,升作内侍吧。

第一O三段 画起来看去较差的东西
画起来看去较差的东西是,瞿麦了。樱花。


- No comments Not publicly viewable


Add a comment

You are not allowed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as it has restricted commenting permissions.

October 2006

Mo Tu We Th Fr Sa Su
|  Today  | Nov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Search this blog

Tags

Most recent comments

  • pub<–_ by confucian on this entry

Blog archive

Loading…
Not signed in
Sign in

Powered by BlogBuilder
© MMXIX